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善战者服毛料  

2010-11-11 22:37:49|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族中最小的一个,大哥整整大我一代人,儿子大我半年。为了我们这儿的家事,他拖着痛风和腰间盘脱出的一架六十年的骨骼,奔了一千里来这里呆一天。我一年只喝这一次酒,他一天两顿,我喝完酒眼睛发黏,心理阴暗而沉郁;他挥斥方遒,勇往直前。一昼夜间,衡量着该商量的话说尽了,在他上飞机之前,守着盘饺子扯淡。

他不知道我暗暗想记录家族的历史,这个家里的事,其实只有他知道,我也故意不问他,兀自胡写,根据他的讲述悄悄修改。他说年轻人知道这些没有用了,又有点儿伤感祖宗们会像薄雾一样散去,只留下一些眉眼,在母系中逐渐紊乱。

咱家男人是不当兵的。我是跟着老爷爷长大的,他张口闭口总说‘说好男不当兵’。唯独老四当兵,老四是因为四叔死了以后没法管教,我和你大表哥抓不着,揍了一回没用。你爸把他送到部队上,现在看送去是对了。

六几年咱村有个人在部队当了团长,全村都奇怪,怎么了?那么偢、话都不会说的家伙怎么能带一千多个兵?人家说就他偢正好打仗行,楞,脑子里不想事情,不知道怕。上朝鲜,人一层层地死,他从班长升到副营长,冲锋时候端着枪第一个窜出去,下来以后身上连个枪眼儿都没有。他回村来坐小汽车,穿着军官服,说话还是偢,还是不识字。酒喝多了,突然把碗一丢,娘们似的哇哇大哭起来,先是骂,爹娘祖宗地乱骂,然后说这仗不是人打的啊。美国的机枪和飞机一层层压过来,给我的兵,一个冲锋,死了一半,后面的补上来,补上来的人根本没打过仗,不知道把头按在战壕里,号一吹,正好让人瞄准。我在前头,指导员端着机枪在后头,上去也是死,不上去也是死。打完了,一百来号人还剩三十,第二天就补齐了。多少后生啊,爹揍娘养活的啊。然后接着哇哇地哭。哭得大家觉得这位团长真的还不错,不像个团长。

供销社主任也打过仗。傍晚他自己拿瓢舀半瓢酒坐着喝,喝多了能说一点儿部队的事儿,和在小学课堂上的就不一样了。有一回说起打济南,国民党的子弹真和下雨一模一样,天是黑的。要说中国人杀起中国人的本事那是真没的说。他身边一个村出来的,一股烟儿就没了一个,一股烟儿就没了一个,指导员在喊,同志们,为了也不什么什么,一套一套的。他们真行,到了部队一天天开会,唱歌,叫“洗脑”啊,开得你也嗷嗷叫,不怕死也以为自己死不了。那天子弹把天打阴了的时候,他明白了。他运气好,只丢了一条腿。

咱家第一个差点儿参军的是你大爷。占了山东,完后一个村一个村地征兵,全村的男丁上县里,大队支书舍不得你大爷,他认识字能教学啊,就和他说咱不去了呗,你大爷说不去能行啊,行啊,进去我教你怎么着你怎么着。爷爷晚上在家,看你大爷回来,说咦你怎么回来了,你大爷说不叫我去,让我说眼睛不行,爷爷一拍大腿,坏了,咱家地没了。过俩月,咱家地就他们分了,逃避兵役,欺骗组织。那你大爷也没躲过去,当民夫,推车,抬担架,一走一年,抬过长江了,从南京回来的。因为谁都知道他逃兵役,到八几年快退休才入的党。他后来后悔,其实去当兵也不是不行,认识字的能安排文职,都活着回来了,干部啊。

那个大官儿啊就是奶奶家那头的亲戚,网上现在还有篇说是他的文章,是不是他写得不知道,我看过,说中国应该尽早拿下日本的,不是么?他们一家的弟弟说我哥那么个人儿没啥能耐能当那么大官儿?没有天理么。你爸和他有联系,部队欠你爸厂子飞机钱给不上,部里让厂里去要,要不出来。你爸琢磨和他也算乡亲么,就去找他秘书,说我和首长是同乡。第二天秘书接他去个宾馆,他一听说哎呀俺家和你妈家不到五十米么,就认下了,唠了一个小时,写了张纸条。告诉他地方上的事儿别找我,太乱,部队有事儿尽管来。第二天再去总参,态度就变了,笑嘻嘻的都说咋不早说咋不早说。以后他到哈尔滨视察点名见过几次。在家也就是寻常人,不好不坏的那么个人,仨人儿里都显不出来,也许是肉眼凡胎看不出。

还有个和我小时候一起的上过越南,是卫生兵。打起来不管你什么兵,都要往高地上冲,他捡起一个人背在背上,说我要送他下山,排长说他死了,扔下,你给我往上冲,他扯着脖子喊他没死,我知道他没死。排长寻思他是卫生兵,犹豫了一下,他拽着那死人就往山下轱辘,那天早上,山顶上去的一个也没下来。

 

一的姥姥有时候念叨,自己小时候有一簸箩首饰,趁着爹和几个娘午睡,她就对着顶箱柜旁的镜子,把首饰一件件戴起来。他们是突然被一群拿着棒子的人从院子里轰出去的,那时候她们正在做活,铰鞋垫,离开家时只有一身做活的破衣服,一把剪子。后来她在夜里围着已经不是自己家的院墙转过几次。她有时候想不通,自己家是好地主,乡亲们都知道。但想想就想通了,毕竟一家人活着,慢慢才死。她至今还惦记,那年秋天她做了几身新衣服,像预感到什么似的装在口缸里埋在了屋后,藏得很深,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2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