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笑剧三昧  

2010-11-26 20:52:12|  分类: 相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云式生存

世上本没有相声剧场,从业人员多了、杂了,也便有了剧场。

相声艺人最初是在庙会上、闹市里谋生,演出形式是撂地,“画锅”圆上粘子(招揽听众),就开始说了,经营和组织形式都很松散。中国的行业大多崇尚独家、喜欢控制规模,这个行业内在的维系形式就是师承,师父收徒并不多收,没有合同,死走逃亡一概不管。到袁文会1940年创设兄弟曲艺团,以常宝堃为团长,相声的组织形式始一变,尽管是被流氓组织起来的,毕竟有了组织。后来的国家曲艺团、文工团时代,演员一跃而国家干部、现役文职军官,不少著名的相声演员出任这些大团体的要职,大概因为说学逗唱是担任行政领导的四门功课。

郭德纲的团队是在相声已经式微,多数曲艺团体名存实亡的年头里崛起的,当业内人士惊呼换了人间的时候,人间真换了。这几年的相声,是过去的“名门正派”反过来暗暗追赶“左道旁门”的几年。德云社几年来连续出现的几起人事变动,总把它推到八卦一线,在我们看来,它大概是又要变了。据娱乐新闻说,郭德纲准备近期将德云社转为“企业化管理”,且暗示早在两年察觉有些人“不对劲”时已萌生了规范管理的想法。新闻的亮点是德云社重新签了演员合同,违约金是“一百万”——国内航空公司起诉违约飞行员的赔偿金大概是200-300万元,倒也不是说相声演员就顶不上半个飞行员,但是……是吧?

郭德纲的话当然可能被断章取义,但能说明他承认之先的德云社管理不规范,更不是个严格意义上的企业。什么是现代化管理的文化企业?这个话题太乏味。我只知道,有师父有徒弟的,断不会是现代化企业,以师徒名分管理,在经济上明算要约和承诺,恐怕具有内在的拧巴难以调和。如果真要现代化,必须承认自己和所谓“弟子”的多方面平等。

旧有的戏班或剧团模式原本就是人情、生意的奇怪结合,然而它又是和戏剧曲艺的内在属性一致,在似乎不合理无原则的管理下,倒能很从容地组织起相当精彩的阵容和演出。很多戏迷说,文艺没必要盲目追求“现代化”,变科班制度为戏剧学校,正是戏曲演员水平下滑的重要原因,这话对不对无从验证,因为我们对旧文艺的改造未免太彻底了一点儿。

唯一可供郭德纲借鉴的成功范例当然是本山传媒,但相声和二人转不一样,郭德纲之于相声和赵本山之于二人转更不一样。赵本山虽然致力推广振兴二人转,但他旗下的拳头产品仍旧是舞台小品和影视。即使在我们东北,二人转从业者依旧相对边缘化,有朝一日列入赵本山的门墙,绝对算“暮登天子堂”。为利益而单飞,结果几乎一定是连现在的利益都保证不了,赵本山的弟子多是带艺投师,明白利弊的权衡,深知江湖的疾苦,懂得什么叫妥协,这大概是他的弟子不大敢“造反”*的一个原因,再加上多年来积累下来的人脉资源,赵本山自然能从容运作日益庞大的二人转帝国。与之相比,体制夹缝中的郭德纲至多只是占山为王,不时要听听四面楚歌。

 我不知道德云社现在的演出质量如何,访问一位资深相声听众,他王顾左右而言他,推说我最近也不大去了,不适应剧场里的那种环境和观众的新风尚,我只是想听相声而已——相声不必非说教,也不必强迫不说教的说教。

我不是郭德纲所谓见不得他好的“同行”。我总相信相声有了郭德纲比没有的时候好,无论你怎样评价他和他的德云社,他至少提供了一个新的可能,感谢王小波普及了罗素的话“参差多态是幸福的本源”,感谢德云社带给我们的话题和参差多态。**

*赵本山的事情,是我说不清、说不好的,我只有一种很坏的感觉而已,却并没有确凿的证据,也大概没有文娱媒体愿意趟这滩浑水。

**在郭德纲搞得几次发布会上,我看到一位说话做派都让我觉得很别扭很做作的青年男演员,后来听说他叫岳云鹏,算是如今社里的中坚力量,这让我对德云社的整体实力有点儿不看好,有位朋友说“帅卖怪坏,岳云鹏占个忠字”,谑而不虐,还是很厚道的。

 

为何云伟的志向喝一声“噫~~ *

也不知道是我食古不化还是格调低下,近来代表着相声界欣欣向荣的三件事,都叫我觉得怪不是滋味儿:

头一件是新近聆听了一段“酷口”相声**,来自冯巩门下一对青年演员的创新,我没想到冯巩那难以归类的春晚作品已经俨然发展为一种新的相声流派,逗哏的女演员水平很不错,假以时日,甚至能赶上周涛。第二件事是同“酷口”相声一起参加今年央视春晚语言类节目初审的相声演员里,赫然有何云伟、李菁二位。第三件,在何李创建的星夜相声会馆开业之际,何云伟在采访中指出,新的会馆将致力于推出健康优秀的传统段子,去掉脏包袱、臭包袱,不给观众提供起哄的机会,何云伟强调,以前个别相声剧场的少数观众爱喊“噫~~”和接下茬,很不文明,希望广大观众今后争做文明欣赏相声的典范,让不文明行为在这里消失……我也是个不太惮于以恶意推测曲艺界的,总觉得这三件事情之间很微妙***,可发一“噫~~”。

过去的曲艺演员响名之后,可能发展出一些怪癖奇行来,不知道是从前过于压抑引发出的病态,还是一种曲折的心计:狂热崇拜演员的人可能有受虐倾向,做偶像的有义务配合一下。但其中发宏愿要改造和培养一批观众的并不多,老艺人往往取那种傲岸的谦卑姿态,尽可能少地去干涉观众,保持距离。能有此番抱负的,恐怕也只有青年人。

我只觉得,演员应当坚持自己确信的艺术方向,但没必要对观众提什么希望和要求,这本是一种自然而然的默契,什么样的演员自然招来什么样的观众,说出来反倒容易让人不快,甚至产生逆反心理。星夜相声会馆绝对有权利不欢迎观众喊“噫~~”,甚至可以把这条算作买票入场的约定条件,一经发现,便行清退。我只是觉得有点儿不值得而已,如此一来,肯定会损失票房——既然已经认为观众到了不整顿不行的时候了。说着个体私营的相声,又何必去操有关部门那颗良苦的心呢?

新闻报道引述的介绍说,“噫~”的叫好是天津听众给鼓曲演员表演荤口的专利,我专门向几位天津曲艺迷询问,他们的说法不同:起初,那就是对表演到“裉节”的一种赞赏,正音是“嘿~”字,声音拉得极长,听起来就像“噫”,“我们还给荤段子发明个叫好法,有病?”我听过那种悠长的喝彩,到了不迟不早的那个刹那,真像一根丝带从观众席里抛上去,与台上的说唱构成某种和谐,连演员都是感激和佩服的,引为知音而分外地“上”,实在听不出什么不雅味道。只是这种叫好在天津都快成了广陵散了,北京的相声剧场里压根儿没听过,此起彼伏的“噫~~”声多数都是猎奇和玩闹,我个人觉得有点儿闹得慌,假如台上的演员不喜欢,我特别能理解。

不过还是那句话,这是演员和观众双方的问题,是没必要一定要说开了才解决的问题。我不觉得相声演员必须首先立场坚定或起个字号才能有新进境,有些事情暗暗地去做,去努力,才符合相声在艺术和生活智慧上的那种含蓄。

*说来您或许不信,这篇评论本不是针对何云伟的。听了他的新闻,我的第一反应是“倒霉孩子让坏人利用了”,和那些人比,郭德纲都不算是坏人。但最后编辑做了很大调整,还改了我连篇的错字。我承认,这个调整还是必要的。

**“酷口”相声去视频网站搜索一下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算是冯巩的女弟子贾玲等人对他的孝敬,为了写这篇儿,我特地搜索了来听,MSN上有人夸贾行家敬业、有人说为了仨瓜俩枣你可真至于。

***何云伟离开德云社以后,需要一个新的开端或者说依靠,但是这件事要慢慢策划,太快的急转身会让人觉得好笑。这是我的一点儿意见。

 

有关周立波

我和上海这座城市有一点儿私人恩怨,或许有一天我会讲出来。所以提到上海,我经常说一些狭隘的傻话,让一些朋友觉得刺耳,请你们原谅。但是周立波近日的言论似乎在开脱我的愚蠢。

周立波的话之拙劣,和孔庆东、李敖的那个儿子相仿佛,上得了《环球时报》。他这一次的精明打错了算盘,既然他热爱上海,更不应该在上海市民追求权益的时候抛出什么“良民”论,日本人走了以后,沪上大概不闻良民之声久矣了。

如果说我对郭德纲的态度已经非常有保留了的话,对周立波我是一向看不起的。一来我对上海文化圈的幽默不熟悉,二来他和董卿、朱军差不多,只是个搞朗诵的,一旦没有编剧和题词机,立刻就露出完全无法和郭德纲分庭抗礼的原形。

【大部分内容已用,平媒请勿转,多谢。】

 

  评论这张
 
阅读(389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