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通信一则  

2010-12-08 10:23:11|  分类: 姑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莱夫老师好:(网络互不相识,姑且这么称呼了)

很久就从宋石男的围脖来,潜水看你的文章。今天看到家乡一条旧新闻如下:齐市首个农村城镇化改造新社区开工http://qiqihar.dbw.cn/system/2010/04/12/052448182.shtml

问题就来了,我十分难以理解,一个人口不到60万,却有58万靠农业过活的小县城,如何就搞起城镇化来?并且还要作为黑龙江省农村城镇化改造的样本?

我追根溯源查了查,按理百度这个坏公司啥都知道,可这个改造项目的开发商,加格达奇彭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却叫人知不道。从岳氏兄弟以一个注册资金仅1000万的房产公司捐款2000万,到以另一个名不见注册的房产公司回头做开发,官商是否勾结似乎一目了然了,我不想问。

我来信只想知道,您对现在黑龙江正在搞的如火如荼的农村城镇化改造的一些看法,把农民硬拉到一起居住后人人关系如何重建?楼房超出平房的高额居住费用农民从何得来?远离了土地生存靠什么?难道一个传统农业县,前不着城市,后不着山水,这能发展旅游业和工业?好多好多问题想问,一打字不知从何问起了,只盼您回复!

        

 

网友 homly

 

 

Homly老师好:

 您提到的这个问题,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但是挺感兴趣,而且有一点儿直觉。由于我对自己的观点没有把握,我过几天把您的信和我的一些回复放到我的博客里,看有没有其他人能有更专业的观点和确凿的论据,您意下如何?

对这类正在沸反盈天的“推进”的事情,我和您的疑虑是差不多的。当然,我既不在这类事情中间,也没有接触过客观的数据资料,至多只是盲目和多事儿的疑虑。如您所知,我们获取真相的途径不受官方提倡,获取的正规新闻多半不是真相,打开电视机,能看到很多感激涕零的受访农民(不幸的是,这样的采访对象很容易找到,不用启发就会说出令记者感到满意的话),这只增加了我们的虚无感。而表示不同意见的媒体,都被孔庆东教授骂化了——这点儿疑虑不仅是多事儿,而且有被全国人民起诉的风险。

即使是处于事件中的人的个人感受,也未必有广泛的论证价值。虽然很多中国农民已经不再热爱土地和土地上的生活方式,比如我有一位远房亲戚,很多年前卖掉了在农村的房子,用那笔钱在城里租了一套楼房,他的理由是“死之前一定要住住楼”,但我相信一定也有很多居民不欢迎自己的生活方式的被动改变,他们有应当被尊重的理由。从与人为善的角度出发,假设制定一项政策真的完全出于善意,为什么偏偏不把这种善意建立在对相关权益人的选择和意愿的尊重上?何况,从技术细节上来说,向来没有让公众知情和被监督的习惯的人做起事来,即使是办奥运会,也一样会充满小花絮和小麻烦。奥运以前,北京一位被拆迁的老大爷成为了感动人物,在电视上,他含泪又兴奋地讲述自己的心路历程,我不知道他能不能代表所有被拆迁户,还是他是被选出来为落后群众做示范的——为什么拆了我的房子,还要组织我学习典型,这是我搞不清楚的事儿。从中国国情出发,我很怀疑所谓的善意:几十年来,类似围绕产权、所有制和分配形式的变革,鲜有不伴随着或明或暗的掠夺的。您一定非常熟悉我国国有企业改革,我觉得,改革开放来到这个世上……

各级领导一开口总说,“当前国内国外经济形势严峻”,于是,轮到了农村。农民手中最有价值可变为资本的是土地(严格说来是土地承包使用权),有一些商人和经济学者认为,农民手中分散的土地不利于谈判和运作,他们希望这些土地被收归到一起进行开发和经营。从对小产权房的政策态度来看,国家打算亲自做这件事情。土地所有权向来是政策设计的最底线,被认为是个“大是大非”问题。

撤并自然村应该是到了“发展小城镇”时期开始运作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这个旗号起初或许没有这个旨趣,我当时的印象是要原地改善村容村貌。集中建立城镇化居民住宅楼应该在全国各地都在进行,其热情和执行效率大概是只有大笔利润出现时才会有的。我在山东沿海某景区下面看到一个非常整洁富庶的村子的家家户户墙外都有个“拆”字,相关联体别墅的楼盘广告已经迫不及待地竖起来了。

倒不敢说那家开发公司是四兄弟坐庄就一定如何如何。不知道您注意到没有,那伙兄弟中有一个是拄拐的,从小我就被邻居的流氓大哥教育过:“在外惹事,远离瘸子”,一点儿题外话。

黑龙江新近以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试点工程”为号召,各地市都急于树立典型,先飞的往往是这类比较偏远弱小的县(按照我的印象,在全省66个县里,拜泉应该在50名以后),因为那里的事情会更好办一些(有点儿特殊的是,黑龙江的农业生产权重在农垦,垦区农场和森工林场都有自己的小城镇)。相对于全国,黑龙江这里的事情也更好办一些。

即使他们不考虑农民的感受和生活质量,这种设计会不会收到预期的经济效益?这个事儿我不太懂,我猜各地的想法是:把农民集中起来,把商招进来,把经验材料写出来,没有不腾飞的道理,本届之后的事情,也是不大操心的。黑龙江要解决的是发展体制和环境、项目前景乃至气候运输等很多问题,光靠把土地腾出来,把路修起来,招来的大多是这类七侠五义十三太保四兄弟的商。看吧……

最近遇到的一位回国探亲的美籍华侨(恰好也在美国政府工作)说,中国一大发展优势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决策能够迅速的实施,比美国的效率高很多。可惜的是无法让他留下被大事办几年,以便他对决策和实施进行重新体验和评价。

这是我的一点儿个人的感受和猜度。真正有价值的评价,我盼望鄙博客的访客们能够不吝赐教。我们俩感谢他们。

此致

 

敬礼

 

阿莱夫

2010-12-8

  评论这张
 
阅读(13867)|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