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两篇千字文  

2010-03-20 18:59:05|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字生字灭】

除非毛博士,是个人写字儿就比我好看,我深信天理报应,觉得写字难看是某种报应,所以如果练字,就是不敬畏神明。)

捉笔写张短笺,连着好几个近在眼前的字记不起笔画,想换个字代替,笔画又想不出,抓耳挠腮,既羞且怕。电脑用多了而提笔忘字,是流行病,用五笔的还只是书法的退化,用拼音的可能早晚要变成半文盲。我最有文化的时期是高中毕业应付高考,汉字能写出五千个,拼得出的英语单词也差不多是这个数量,个人素质的抛物线达到了人生顶点,理论上说,这个程度已经可以胜任很多岗位。等到大学毕业,一笔一划能写出来的字,连错别字也不到三千,就业前景反倒不比从前。

本来字不大会写好歹还对付着会念,但是这几年又新出了种火星文:一堆生僻字夹着星崩的日文、符码,像成片的违章建筑,感觉不是正经人写出来给正经人看的。用这种文字的多数是少年人,目的就是不希望成年人读懂,我遇到也就遵命不读了。但是家长需要从中破译早恋信息,以便把非主流的崔莺莺和穿着校服的张生掐死在摇篮里,那窍门其实很简单,那些字只读认得的半边即可。不认识的字读一半,猜着念,不算丢人。宋神宗年间,太学生周邦彦上了一篇主旋律文章《汴都赋》,皇上命右丞李清臣在大殿上朗读,这篇赋文采绚烂,奈何三坟五典,生僻字极多,也是满纸火星文。李清臣不愧是当丞相的,神色如常,遇上不认识的字就只念半边,读来一样声情并茂,抑扬顿挫。

字生字灭的原则很简单,遇情而生,用进废退。到博物馆里,青铜器具的名字,能认全的人少之又少,而车市上,什么朗逸轩逸、速腾迈腾,倒都知道指的是什么型号,卖多少价钱。还要说一件旧事:唐人段成式,博学多才,曾在寺中读一截上古石碑,接连遇到两个字不认识,坦然说:“这碑没用了,连我都不认得,还有什么用?”那两个字,确实是举世不识。学者的自尊和自负,就应该像这样。现在难了,《百家讲坛》的名家精心备课,还总被民间勘误。以学识而生出的真正霸气,已经成了知识界的广陵散。

既然文字演进自有规律,最好是能不动就不动,众人用的字,不能一小撮人高起兴来就改来改去。字在现代的大规模改革,一是标点和横写,一是汉字简化。很多人士至今对那变化感到不屑甚至愤慨,可惜,字已经不太可能再变回繁体了,就现在这简化字儿,我还隔三差五的不会写呢。还有一次叫“二简字”,简化得有点儿太甚,且推行时没有“一简”的强力,最后不了了之,我小时候满街卖大白菜的还都写做“大白芽”,就是二简字的遗迹。去年,教育部专家公布要修改44个字的规定,激起了民愤,群众对这类折腾已经忍无可忍了,不能总去调戏他们。最近,又有位状师提出,“妓”、“嫖”等字涉嫌歧视妇女,应该改成其他偏旁,他不是专家,只得了几个白眼,连被骂的资格都没有。

 

【那些作为禁忌的名字】

(修改自一篇旧日记。符合循环利用的经济导向,最近某位领导披露半数风能项目属于政绩工程,此一说半年前就听说了。革命浪漫乐观主义告诉我们,毕竟政绩工程由污染转向名义的环保是一种进步,进步在哪里?进步在名义上。)

通灵的说法里,人的名字含有其魂魄精气,不能随便叫。幼儿夜哭、惊梦,都是丢魂的病理特征,家里人要在子午时分起床去门外召唤,而且贴出一张告示: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求过往君子念几遍,游魂就能找回本体。我小时候,街上还常有这类告示,等我能把上面的字认全了,反倒看不到了。

直接称呼对方的名讳,被认为是不敬。所以孔子在电影里都不敢直呼徒儿的名字,要叫“子路”、“子贡”,虽说和《论语》里记的不一样,但是也有文化渊源。

造反派世家子弟桓玄,在酒席上听到其父桓温的名讳,立刻哀声大作,涕泗横流,闹得刚才一个劲喊温酒的王大不尴不尬,告罪离席。桓玄一边儿抹眼泪一边儿说:没事儿,老王大哥,我哭我们家的事儿,和你没关系。这在当时被认为是清通潇洒。潇洒至裸奔、拱进猪圈喝酒的魏晋,也不能把这避讳潇洒掉,相反遵守得更加严厉,这是人在那样一种时代里的特殊心理。

呼唤先人的名字,必然勾起思念,心里被哀思填满,必然食不甘味,不修边幅。可惜发于情的举止经常止于礼,一旦发展成五服、戒律和避讳,经常只余下形式空壳,哀仪好比情人节上的巧克力和玫瑰,越是规程圆熟距离天性就越远。但是,很少有人敢率先免俗,所以只好把戏演下去且越演越足。魏晋本来就是个演戏的年代,名士大多爱做表面文章,摆出一副超凡脱俗的样子,却用眼角余光时时打量着观者。

这种无聊连方正的韩愈都看不下去了。他曾劝李贺举进士,有好事者心怀鬼胎,窜闲话说李贺的爸爸叫晋肃,所以李贺考进士犯了父讳谐音。韩愈答道:“父名晋,儿子就不能举进士,那父名仁,儿子还不做人了么?”

帝王的名字不让叫,含义就深远得多了,这个发明打有皇帝时候就有,直接称呼君王的名字或者提到君王不另起一行顶格写的,都有大罪。这是君主自我神圣化的一个重要过程。况且,中国的念书人在高压下过了几千年到如今,最擅长影射攻击,要事先预防。但是既然他们擅长,只禁掉帝王的名讳就还是不够劲,他们还会编寓言、写歪诗,借古讽今,缺德主意多着呢,所以还要适时搞一点儿文字狱、株连法或者“腹诽”的案例出来,整肃一下学风。

读书人赶考的第一要务,就是答卷时绝对不能犯忌。逢到敏感字眼,照例换个字代替,或者少写一笔。清朝的皇上给儿子们取名,用得都是很生僻的字眼,算是体谅全天下躲着他们家的名字麻烦,这是大缺德中的小恩惠。

君王的心意,不大容易把握。活着的时候,知道全天下的人想忘掉他们都难,所以不喜欢自己的名字被人提起;一想到连自己也未免要死,又开始担心自己被忘掉了,就忙着树碑立传;然又怕正史不出门,野史传千里,只恨杀知识分子这事儿没法透支。我们不大明白:这些孙子到底要干嘛?

  评论这张
 
阅读(270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