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 58  

2010-03-29 15:40:51|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海子

一位盲歌手再度发现了海子。他歌唱《九月》,把那首诗中最晦涩的一句“一个叫木(马)头 一个叫马尾”唱得明白无误,充满爱怜,上一个唱得如此之好的人是张楚。我每次戴上耳机都要听一遍。中国有很多敏感的人在写诗,其中的很多也一起癫狂了,但是我们只要一个海子,不要在春天复活的另外九个,他们多么不幸。

海子的力量是能令从来不读诗的人从来不醉酒的人听到他的一句话立即潸然泪下但无从知晓自己的眼泪从哪里来,这句话也许非常普通,也许完全不通顺。

前几天在网易博客首页读到海子的一个大学同学写得回忆文章,那篇评论独树一帜,作者现在是某大学的政教系教授,他说小查的诗是完全无意义的,充满了语病,真不理解他会那么有名,有些人不必读海子,因为他们为教授马克思主义原理而生,多么幸福。

都很好很好 谷歌走了,沙尘暴来了

    谷歌宣布退出大陆时,百度的李彦宏在自己的百度贴吧里发帖:大家说?百度应该进军香港么?

下面这段话比较能够代表李彦宏的支持者的言论和脑筋:为什么很多人责怪李彦宏小人得志,因为我们是一个崇拜虚伪的民族,一个被儒毒严重扭曲了思想的民族。谷歌在中国干什么?第一为了获取中国人创造的财富,第二,为了传播西方的各种文化(不管是什么颜色的)。总之,他们来不是为了让中国变的更强大而来,不是为了中国人民更加幸福而来。赶走了一个腐蚀侵害我们的敌人,小小得意下,有什么不可以的。——靠更贱赢过对手,起码不值得得意。得意只能证明一件事:李彦宏是个很贱的傻逼。

我并不爱谷歌,我只是希望自由。

成功举办大型活动的经验 真牛逼

世博会期间,可能会推行如下经验,有些已经变成现实:

一、电信部门对网络予以阶段性、有步骤的解禁,用户可以在活动期间登陆如推特、FACEBOOKYouTube等网站,现在还要加上香港谷歌。据悉,上海本地已经开始弛禁。同时,在部分报刊开始销售《花花公子》等低俗刊物(这事儿奥运期间有吧?)。这就是传说中的与民同乐。真牛逼。

二、实行“管制刀具和陶瓷刀具禁售”、“菜刀、大型水果刀等其他危险性刀具定点销售,凭身份证件购买”等安全管理措施,并鼓励市民积极举报有关的违禁行为。——不是我编的,上文来自上海市人民政府网站。我总认为,很少有打算实施点儿有组织、有预谋的恐怖行为的团伙还现置家伙的。这么逊的组织还怕他们干啥啊?真牛逼。

三、对乘坐地铁等公交设施的旅客实行搜身、搜包。已经实施了一段时间了听说,莫斯科新近的事情使上述行为有了更加合理的理由。据说,有些市民已经发出倡议,为了世博会,尽量不要带包坐地铁。这么知道疼人,真牛逼。

四、划定一个区域,作为请愿区。谁要是真去,是真牛逼。

尼禄死的时候,首都人民中真的有一部分人怀念他,他们树立了尼禄的雕像,尊重他的敕令。尽管他曾在入夜后带领卫队入室抢劫,尽管他很可能是市中心那场大火的纵火者,但他喜欢戏剧、和太监结婚、举办疯狂奢华的角斗,那些活动纵情声色,正是没有信仰和廉耻的罗马人的最爱,所以他们也爱尼禄。把随便一件很容易变成狂欢的活动都变得如此惹人讨厌,真牛逼。

误乐 电影

盗版DVD销售和贩卖业应该感谢国家。

情节简单、血浆贲张,像是小孩儿编出了的剧情,成了一大类美国新动作电影的标签:《处刑人1-2》、《赶尽杀绝》、《通缉令》等等,但是这类电影也并不难看,怎么也比《孔子》好吧。

用了一天,把《星战前传》看完了。我确实才知道阿纳金的结局,确实有点儿忧伤。但是,这就是一个伟大的系列么,看不太出来啊……

黑泽明的《梦》看起来很省事儿,得到一些梦的情节也很容易,看起来省事儿的原因是因为黑泽明很厉害,他轻易做到的事儿,我国的很多大导演在折腾十好几年之后就放弃了。

段子 少林寺里办喜事

老师去给女儿开家长会,发现孩子同桌的爸爸声若洪钟,器宇轩昂,仔细打量了一番,阿弥陀佛,是个和尚。他记得他老人家曾经说过“出家人不生产人口,起码应该生产粮食,自食其力”,现在发现出家人也生产人口了,就有点儿迷茫,当做稀罕事逢人便讲。我介绍了鲁迅的名篇《我的第一个师父》的大意给他:平易近人的和尚大多是吃荤、想女人的,或者干脆娶了老婆,“和尚没有老婆,小菩萨哪里来!?”这句格言也算是一则禅宗公案。而且鲁迅以为,不近女色的和尚往往也不近人情,因为自己的修行而孤傲冷僻,也为了自己的修行愤愤不平郁郁寡欢。鲁迅在散文里通常是温暖的,他微笑着漫忆他的师父、师娘和那群小菩萨们,时时泛起人世间的光辉。

【千字文】之 脆弱的美好

《富春山居图》是黄公望的名作,问世以来,爱画者都希望能一睹真容。此画后来流落到宜兴一个吴姓人手里,吴某对此画爱若性命,临死前便起了歹心,非要亲眼看着把画烧了殉葬不可。吴的子侄从火盆里把已经烧断成两截的画偷了出来,小的一截就是《剩山图》,大的那截如今还在台湾。

唐太宗也爱书画,野史上,他先是指使人施计策,从和尚手里偷来了《兰亭序》——这个段子叫“太宗智取兰亭序”,意思是没有通过豪夺把文物收归“国有”,就算风雅了;临到他快“崩”了的时候,又下诏要搂着字贴往棺材里一躺,绝了后人观赏的念想。这位千年一帝性格中的流氓成分,倒不在玄武门之变,而是从这两件小事上。李隆基爱听一位歌手唱歌,却没有选入教坊,因为如此一来,民间就听不到了,仅从艺术品德修养上,就比他的先祖高出许多,不愧是梨园行的祖师爷。

艺术杰作的诞生概率,往往是连作者本人都不能控制的。创作出来之后,就成为时代、甚至超越时代的瑰宝,和势力、财富无关。迷恋并不能成为非分的占有甚至毁损的权力。老舍在抗战时期的一篇短篇小说《恋》,讲一个人舍不得所藏的字画被日本人没收,而不得已同意做了汉奸,末一句话说:恋什么就死在什么上。上面说的那位吴某人和太宗,比这汉奸还要差点儿,是恋什么,就让什么陪着一块儿死。和躺在病床上琢磨让老婆为自己守节的男人差不多。

迷恋什么艺术或器物,同时又能做到洒脱的拿得起、放得下,心里要有个绚丽丰富的世界,不需要死把着几件珍宝来证实自己的价值。沈从文当作家的时候,就爱收集和研究古物,随手购得,随手就送人,没有“价值”的概念。这点当初的消遣也救了他,郭沫若贴了大字报迫使他无法写作之后,他就只好靠研究文物和服装史活着,躲过了文革。名士张伯驹,曾用四万大洋买下了《平复帖》,为了不使国宝流落海外,又卖掉自家的大宅院换回《游春图》1955年,他一举将八件国宝全部捐了出来。在博物馆里,我们经常能看到的那些文物下,有一行小字标注着捐赠者的姓名,需知他们中的多数确实是出于自愿,因为他们有一个比珍宝更丰富的心灵世界。

而他们的命运如何呢?黄永玉记道:在莫斯科餐厅偶遇张伯驹,坐在一张狭小的桌前,点了个红菜汤,面包果酱和两小块黄油,小心地把汤舔光,用一块毛巾把面包黄油包裹起来,带回去给夫人潘素。彼时,张伯驹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日,插队返京,能领到文史馆开出来的一点儿生活费。他虽然早已荣辱不惊,但是与他相关的许多事情都在那年月里灰飞烟灭了。

美好的东西都太脆弱,或者说,丑陋的东西都太顽固了。

据旧日记增改,上文已用。

 

 

  评论这张
 
阅读(152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