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隐修士的东征  

2010-03-29 09:21:53|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知道的最好的即时战略游戏至今仍然是《帝国时代2》及其资料片。萨拉丁的故事是由一个被俘的十字军教士讲述的,在他眼中,库尔德人萨拉丁具有西方骑士所不具备的雄略、学识和谦逊。他与狮心王查理风云际会,在占领耶路撒冷之后,受到了对手们的普遍敬仰。五年前,电影《天国风云》再次以这段历史为背景。帕慕克的《白色城堡》里,讲述一个威尼斯青年从海上被劫掠到伊斯坦布尔后的种种见闻,那可能是个有关文化的寓言。

在没有宗教信仰者看来,掀起十字军东征的历史狂热愚昧得不可思议,在今天的教徒看来,它仍然显得十足愚蠢,人类的智慧是一点点儿冷凝下来的,而愚蠢则一触即发。正在播放的美剧《爆炸理论》的第一季里,情商接近于零的理论物理学家萧顿建议,在沙漠里再建一座耶路撒冷解决这个历史宗教疑难问题,他觉得自己该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放在几百年前,几个敌对的教派都可能对他实施私刑。不过,这在我们看来倒是个好主意,对待三峡的移民就是如此。

 

在十字军东征没有被普遍视作疯狂和愚蠢的行动之前,隐修士彼得是名符其实的英雄。他以个人的狂热和虔诚,作为某种精神符号,出现在这场耗时近200年的战役开端,两百万欧洲人葬身其中,死亡和损耗无法估计,换回来的只是对巴勒斯坦地区一百年的统治,或许还有欧洲人在癫狂和剧痛过后对愚昧的一点儿反省。

西罗马帝国毁灭后建立的那一批蛮族国家,将欧洲拖回了文明的黑暗时代,而基督教在此时获得了极大的发展。到教皇的权势日隆,和各基督教王国君主们的关系也相当微妙。11世纪末,即将发起第一次东征的乌尔巴诺二世从前任那里继承了与德国皇帝亨利四世的矛盾,又与法王菲利浦一世反目。

那些年,从圣地返回的朝圣者不断带回糟糕的消息。这些朝圣者一面充满抱怨,一面又对痛苦乐在其中,他们相信在《启示录》中提到的一千年快要来临之际,上帝将要降临耶路撒冷进行最终审判,艰难的朝圣是赎罪的捷径。他们沿途饱受屈辱和危险,他们遭到占领那里的异族的抢劫和鞭挞,他们在城下要被收取一个金币的进城费。

隐修士彼得就夹杂在大批返回者中间。这个地位低下的亚眠僧侣时而沉静、时而狂热,即不癫狂更不清醒。彼得声称,他在耶路撒冷曾清晰地梦到:上帝本人向他允诺将庇护夺回圣地的行动。他为乌尔巴诺二世带回了耶路撒冷希腊教堂大主教的信,信中历数了基督教在东方的苦难,要求欧洲的基督徒拿起武器夺回圣地。乌尔巴诺二世经过权衡,授权彼得向所有基督教国家的君主和臣民为圣战布道。

目睹过隐修士彼得的人说,那是一个赤脚穿着深色袍子、不吃肉和面包的圣徒,他激昂慷慨的疯狂点燃了一个又一个村落,人们纷纷拔下他胯下驴的毛作为神圣的纪念品。与此同时,教皇深入法国腹地,以很快的速度决议开除菲利浦国王的教籍。在那里,这个当时最能言善辩的人发表了震慑基督教世界的致辞,宣布凡是参加东征的人,将在巴勒斯坦拥有土地,过去对上帝和他人的冒犯将被彻底原谅,债务人和在逃犯将领取一份赦令。彼时的贵族阶层,唯一的美德只有因为鲁莽而生出来的勇敢,当他们听说这一去的杀戮反倒能减轻罪过时,立刻攀比着加入了进来。而平民们则尚愿意相信教士,因为他们和贵族不同:他们毕竟许诺给他们平等的天堂,而且他们认识字。王公阶层也不反对这批渣滓离开自己的领土。

在民间,传说着各类奇迹:每到夜晚,代表异教徒的星星纷纷坠落,圣贤的君王从坟墓里复活,天使频现人间……女人和婴儿的胸前被烙上了十字架标记,人们变卖田产购买武器,争相鄙夷对东征犹豫不决的庸人。远方的敌人使社会氛围疯狂地和谐起来,强盗不再抢劫,邻里不再怨恨。同时,由于对赎罪充满信心,人们也尽情淫乱和饕餮。整个欧洲大陆,到处都是在开拔的人群,有的队伍认为耶路撒冷有五万里之遥,有的队伍认为一个月就会到。

此时,作为发起人的隐修士彼得,成为毫无组织纪律的远征军中最知名的领袖将领。他统领着20万人,携带着冗赘的辎重和妇幼。他们途径匈牙利境内时,看到先头部队因为实施抢劫而被匈牙利人杀死,立即展开报复,血洗了塞姆林城,随后,又被匈牙利国王的军队击败,不计其数的农民十字军葬身摩拉瓦河。在尼萨,这支乌合之众再度与保加利亚公爵发生龃龉,掉队的妇女和小孩儿被俘虏,部队被冲散,到达君士坦丁堡的时候,大概剩下不到4万人。

一路上,隐修士曾试图利用自己脆弱的号召力规劝部署,但是他只有令人疯狂的能力。他的队伍烧杀抢掠,强迫异教徒信教。他的同路人杀死并肢解了无数的希伯来人,迫使大批大批的犹太人为了免遭凌辱而自杀,酿下了犹太人对基督教的绵延仇恨。他的残部在君士坦丁堡继续作恶,以纵火和拆毁教堂为乐。在前往小亚细亚途中,十字军内部勾心斗角,隐修士的部队分崩离析,他独自回到了君士坦丁堡。在前线,他的十字军终于与苏丹的队伍遭遇,两万五千人的部队被屠杀得仅剩三千,在隐修士的苦苦哀求下,君士坦丁堡的亚历克西斯皇帝派兵救出了幸存者,旋即带着极大的厌恶将这些人解除武装,遣返回国。与隐修士同时从欧洲出发的另外两支丢人现眼、十恶不赦的队伍,也没有一个人到达耶路撒冷。

在东征的下半段,具有军事才能、头脑相对冷静的军事将领成为了主导,他们建立起宗教迷狂和世俗精神并存的骑士制度,他们的名字后来被写进了《耶路撒冷的解放》。此时的隐修士只是军旅中的一名普通士兵,他的言行仍然偶尔出现在此后的记载中,他至少证明了自己尽管疯狂,但并不是懦夫或骗子。

两年后,他们真的来到了撒拉逊人占据的圣城之下,他们真的看到了耶路撒冷的塔尖和城墙,他们真的攻克了那里。十字军以屠城来宣泄自己的狂热,统军者并没有加以约束。仅在一座清真寺里,就有一万撒拉逊人遭屠杀。

十字军占领耶路撒冷后,城内的基督徒认出来,彼得就是几年前那个向他们许诺去欧洲求援的隐修士,如今他竟然实现了诺言。彼得的名誉重新达到了顶点,城内居民认定整个战争的胜利归功于他。关于彼得的结局,在当时看来是个庄严的传奇:有人说他留在了耶路撒冷继续传教,有人说他后来回到了法国,死在了他建立的修道院里,终年大概六十五岁到七十岁之间。

在他之后,每位教皇都将能否说服欧洲君王出兵东去流血作为巩固地位的保证,又进行了多次声势渐弱的东征。在教皇英诺森三世所盛赞的儿童十字军东征中,两个传教士诱拐了三万名儿童出海,一部分在意大利海滩遇上海难,一部分在非洲被拐卖。

或许我们对宗教信仰并不熟悉,但我们对一个时代的迷狂和愚昧绝不会不陌生。考察历史劫难的渊薮是艰难的,但那里总少不了充满魅力和感召力的时代英雄,对于置身事件中的人们来说,放弃冷静独立的理智,鄙视私人的幸福,去追求语焉不详、充满血泪的集体“梦想”,十有八九是悲剧的开端。

  评论这张
 
阅读(140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