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辩护:车臣札记  

2010-03-31 12:45:15|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纸上历史的好处之一,是让人从更远的地方,重新看待似乎是非分明的问题——它使人暂时忘记了眼前息息相关的利益——答案更加模糊,不够坚强的人会干脆对人世丧失希望,掉头加入膜拜神祇的行列。

白兰度生就一副罗马雕像般的面容,1973年,他派一位印第安女孩替他登上奥斯卡领奖台,表明自己对殖民史和种族问题的立场。如今除了拍一部《阿凡达》和现实中的政策修补,无法清算这个提问,只能让答案继续在风中漫无目的飘荡,何况,相当多的印第安已经适应了那个飞速旋转的国度。

2.

血从来无法洗净什么,只能淹没一切。

张承志在一篇随笔里冷冷地评价《国际新闻》说:一个曾号称革命者的政权,使用熟练的语言批判“恐怖主义”,是滑稽的一幕。“恐怖”活动的滥杀和非理智遭到广泛的嫌恶,甚难辩护。其背后的对峙却错综复杂。

一场现代军事行动,可以被作为某种政治形式被容忍,虐杀战俘则是近乎恐怖主义的行径,美国人面对斩首视频的愤恨,和那些行刑者对他们渎神的愤恨一样。某个时代切下的一个创口,各自结了硬痂,摩擦而起的仇隙就比两个躯体更加痛切。大国能力将自己的战车和轰炸机部署到那些穷乡僻壤,打一场联合国认证的现代文明军事行动,这一面有的,只有雷管、晨祷、仇恨和妇孺。

没有拥有过那些记忆,没有体验过那样的生活,也许就不能仅仅认为他们是在疯狂地奔向教义中的天国。

3.

善于骑马的车臣人在高加索生活了六千年,几百年来,他们一直在与侵入家园的强敌对抗,他们拒绝各种同化,倔强地谋求自己的国土,其首府格罗兹尼的含义是“残忍之地”,他们只崇拜被视作“叛乱者”的英雄。因为对斯大林和大清洗的仇恨,车臣人曾大批加入入侵苏联的德军,战后,斯大林将全体车臣人流放西伯利亚,其中的半数死在流放地。

与我们这个驯顺、善于和记忆相处的民族不同,当他们回到高加索时,只变得更加桀骜不驯,他们中的一些,最后选择了袭击俄罗斯国土上无辜的平民,屠戮了别斯兰的儿童,“车臣人的面孔”在俄罗斯境内广受轻贱和敌视。

如果我是生活在那片绝望土地上的人,如果我是父兄和丈夫死于战乱除了血泪一无所有的“黑寡妇”,或许我就会不知道谁对谁错。

我们对待类似问题的通论是“解决民族和恐怖主义问题,最关键的是要让当地的经济获得发展”,这貌似通透的言论总忘了一件事:并不是所有人的廉耻和信仰程度都和我们一样,而我们真的是在发展当地经济还是在为另一种掠夺寻找托词?

4.

我只看到人们理直气壮地处决那些自己制造的疯狂者。

经济学家的自豪是只计算投入和产出,军人的自豪是只负责占领和守卫,通过无视人性产生自豪,这是社会化分工的新成就。

当马路和城区变成航拍明信片和夜景,我们忘记了那些曾为了家园而焚烧自己的人,或者在拆迁的时候就忘记了。他们的罪过是贫穷和不巧生活在这里。我们习惯容忍不涉及自己的罪恶,习惯众暴寡、强凌弱,用鞭炮和歌声掩盖哀求和哭喊。一方的选择是作恶与否,一方的选择是隐忍和反抗,“和谐”这本该向手握权力和拆迁队的人说的话,却往往奇妙地倒了过来。如果他的家人去焚烧这些城区,攻击当初下达命令的人或执行者,当他按照法律最后领受“惩罚”时,我不知道谁对谁错。

孟轲曾让几乎所有的君王都感到不快,“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再推一步,就是暴乱;“社稷次之,君为轻”再推一步,就是自主。他被一代代的犬儒视为不切实际的梦想家,他的话被一代代的流氓作为争夺皇位时的旗号。

假如没有解决和平息一切的能力,还真是不如不开始的好。

  评论这张
 
阅读(193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