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千字文两篇  

2010-04-07 19:45:18|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勒死杨玉环

       我向来不喜欢杨贵妃的情史,所以也觉得华清池没看头,就是几个坑,其余的都是新修的楼台园林。在此间想象一个千年前的胖娘们洗澡,有意思么?大可直接前往兵马俑,看看同样是胡折腾的封建统治者,秦始皇是何等刚猛。
   
那段情史里血腥多,浮靡多,乱伦多,我可没看出多少浪漫来。一个轻浮老头儿,迷上了个极美的女子,一起干了不少荒唐事,最后把个强盛的国家差点儿给干没了,连累天下百姓也跟着吃了不少苦,涂了不少炭,仅此而已。

这段并不怎么美好的情爱让许多人唏嘘感叹,激发出《长生殿》那样绚丽的创作,可能是因为观众爱距离现实遥远的传奇。过去的皇上因为恋爱而招来祸患的不少,褒姒千金一笑,小怜玉体横陈,强烈有之,曲折则不足,都是荒淫一段时间,就“咔嚓”一声亡了国,没有回甘的后味。杨玉环万千宠爱,家属飞扬跋扈,盛极而遭遇变乱,香消玉殒,不许人间见白头,挺好看。唐明皇没遭到报应,居然又收拾起破碎山河,出卖了情妇后,又在哀思中愁肠九转,貌似有始有终,挺好看。曲终人散,似乎还有一抹哀愁,像空谷里飘散的歌声。

历史这个粗枝大叶的戏台,杨玉环并不需要多细腻的人格,她的价值不过有二:

第一是作为道具。君王那里,人的价值多数被物化,能臣和良将是良弓和走狗,弄好了也就是铜镜子。君王的宠爱像春寒秋暖,是最没准谱的,铜镜子魏征和太宗如胶似漆,死后不也连墓碑都被推倒过么?失势之后的杨玉环,更是不会被看做是人,勒死她的随意,就像劝人戒烟要把打火机扔掉明志。假如她被当做活人的话,起码要经过审判和质证,确认她犯有死罪才能执行。但我们至今没有这个习惯,行刑主要是为了证明:yes,we can,

其二,为一场错综复杂的错误埋单。根据记载,杨玉环或者受到指使,或者出于自发,确实直接干涉了政治事件,对政局施加过消极影响。但谁都知道,她的才干不可能和那些强悍的女政客相比,只是有点儿娇憨和无知而已。但男人们的拿手好戏之一,就是日常看不起女人,关键时刻又把责任全推给女人:没事的时候,告诉她们只要照顾好隆基同志的生活,就是对国家对人民最大的贡献;出了事,就说都是她们闹的。

出了事儿,杀几个女人,然后皇上承认个错误,大家上马去平叛,所以这种事情才总是周而复始。

据张岱记载:杨贵妃浴罢对镜梳妆,不甚走光,明皇边摸边说,真是“软温新剥鸡头肉”,安禄山在旁找补道“润滑犹如塞上酥”……如果我是马嵬坡上的将士,听到这仨人平日这般淫荡度日,也会丧失理智,也会忘了法治精神,不仅打算勒死杨玉环,还想连唐明皇也一起勒死。做好这两件事,就拍拍手回家,绝不会再为这些人去前线拼杀。

 

焚书

我焚过一回书。高考结束的第二天,在还没有把握需不需要复读时,我就把所有的课本、教辅和笔记堆在家里的旧铸铁浴缸里,划了根火柴焚之。在那次十足愚蠢的纵火中,还有几分残存的聪明,虽然火势很大,幸而离水源近,只有浴缸被熏黑的痕迹始终没有褪去。时至今日,倒也不觉得幼稚,这是我少有的几次浪漫行为。我只是想以此证明对高中和课本的感情。

博尔赫斯说,在人类浩繁的工具中,一切发明都是肢体的延伸,除了书,它是思想和记忆的延伸。也就是说,当一种有价值的书从世上消失,一段思想和记忆也就被斩断了,只能被重新发现和创造。他用那种似梦似醒的语气说,始皇帝焚书,或许是为了让历史以他为起点,或许是为掩饰其母的淫行,或许是为了抵挡死亡。我听过一次讲座,教授先生一再强调:始皇帝的焚书,还是留下了农工类的生产生活类书籍的,始皇帝的坑儒,目标也不是全体读书人,主要是那些用各种长寿偏方冤他的术士。不知道他的意思只是进一步澄清史实,还是在为始皇帝昭雪。方士是骗子,也罪不至死,谁叫皇帝先产生长生不老的妄想来着?焚毁一切形而上著述的罪恶行径,就更没有什么粉饰的必要了。始皇帝的政绩特点之一是规模宏大,负面效果强烈,长城虽然没有挡住过谁,焚书倒是确实让很多知识失传了。

始皇帝以外,中国历史上书籍的灾厄,明人胡应麟总结了截至南宋的十次,其后至今怕也不少于十次。除了自然消耗、虫吃鼠咬以及藏家过于珍爱以至于把书藏丢了以外,当权者禁毁和兵乱是主要原因。倡议禁毁书籍的,不都是粗野蛮狠的马上皇帝和丘八,王安石就下过烧毁反对党著作的命令,而且比始皇帝还彻底,连沈括等人的科学作品也统统烧掉了。

西方历史上的焚书,多数和教廷对付异端有关,不仅烧书,经常连异端本人一起烧,以至于喊出“笔、墨水和纸,是人类最邪恶的三个敌人”这种至尊版读书无用论。被教廷禁止出版的作家名单,基本上也是当时欧洲顶尖知识分子名单。焚书规模和文明程度是成反比的,书报检查制度正在逐渐式微。“治疗书报检查制度的真正而根本的办法,就是废除书报检查制度,因为这种制度本身是毫无用处的。”说这句唧唧歪歪话的不是我,是马克思。

文革时候,群众中间真正喜闻乐见的读物叫“手抄本”,题材和车站上的法制文学差不多,从侧面看,有性描写的地方明显比其他页数黑。这种书发现了不仅要烧掉,持有者还要受教育、被斗争。禁书不看也死不了人,但是精神和肉体都很饥渴的青年人总是把持不住,大概是因为可以不许百姓点灯,总难连天上的明月也一起查禁。 

千字文两篇 - 阿莱夫 - 阿莱夫

(附赠照片儿一张,是山西矿难所在地居民感谢国家照。把灾难演化得这么喜感,祝策划者春满乾坤爹满门。)

 

  评论这张
 
阅读(169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