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伪娘,恶邻  

2010-06-02 09:12:20|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能辨我】

我猜,快男选手刘著在童年难免经历过这样的不愉快:当年,我们这些男孩儿的天性残忍而好奇,班上有个男生很阴柔,只喜欢和女孩儿们厮混,我们就以研究他为乐,为了围观他小便,还募捐了很多汽水逼着他喝。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向这位同学认真地道一次歉。我看过一位专家阐释网络低俗的表现,说以异性倾向和异装示人就是低俗,在当下,“低俗”不仅是评价而且是被清理的依据,这话相当于报官。“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不是说这路专家又是说谁呢?

异性癖和反串是不同的,不少反串演员喜欢强调自己在性的认知上毫无困扰。我看反串总有一种不舒服,觉得暗含的性意味大过娱乐上的需要,这可能是我格调低下,才看什么都往下流方面去理解。有位叫李玉刚的反串演员和梅葆玖就“男旦”问题争执过几回,前两天新闻说“冰释前嫌”了,我觉得从李先生的表演水准上来说,还真没必要冰释。我不懂京戏,但彪形大汉、一顿能开一个肘子的程砚秋上台就能化身为青衣而使戏迷们陶醉,这种艺术和星光大道和夜店里的秀肯定是有本质区别的。

鲁迅是连男旦也不喜欢的。他爱他家乡质朴的社戏,不大爱看“罩上玻璃罩”的京戏,他赞颂戏台上凄厉的“女吊”,对男旦则说过很多不客气的话。他对于男旦的认识是“男人扮女人。这艺术的可贵,是在于两面光,或谓之‘中庸’!男人看见‘扮女人’,女人看见‘男人扮’,表面上是中性,骨子里当然还是男的。”从他的杂文和书信里来看,他绝对不粉梅兰芳,尝以“梅博士”揶揄之。有人说四九年以后文艺界的纪念鲁迅研讨会,梅兰芳也是向来不参加的。严格说来,鲁迅真正不喜欢的是“梅党”,他明确说过这些士大夫们最爱夺取民间宠爱的艺术,按照他们的旨趣,打扮得骄矜可怜,是一种文化上的病态。

士大夫的这种病态还有不少痕迹。他们评判“美丈夫”的标准有两类,一种是要有一部大胡子、体态胖长,和刚刚归案的强奸嫌犯宋山木有点儿像;一种完全是男生女相,娇弱无力,羞怯可人,像魏晋时的潘岳、何晏、卫玠。诗文杂剧里的佳人也喜欢这后一种文弱美男,大概因为他们没力气打老婆。袁枚在《子不语》里记述了一个案例,说一个男子因为生有女相,学了种江湖邪术,装扮成女子混进大宅门去诱奸女眷,袁枚在文中叹息把那个假女人留在身边做个男宠该多么好。士大夫为什么爱美少年以及爱些什么,这算一点儿证据。

中国文化的病态,过去是男旦式的病态,缺少生机,起码还有技艺上炉火纯青,现在是“伪娘”似的病态,只要胆子大、策划新,就能博得眼球。然而低俗和病态只是个相对概念,人人都有低俗和病态的权利,就如同任何成人都有穿异性服装参加选秀节目的权利,这是常识。

 

     缘起这件事儿后来终于有了呼应,发完几天,刘著上了一档节目,说起他上公厕确实也很困惑,一般都要憋着回家——我就知道。当时想名字的时候想了两个,一个叫《安能辨我》,一个叫《我是雌雄》——后一个有点儿歧视嫌疑。我早晚要露马脚,所以不乔装政治正确,我确实看异性化的人从来没有过不顺眼,说话缺德实在是一贯的毛病。所谓病态,并非说男子穿女式衣服,而是说对此类扭曲和反差热衷的心态。当然我也不歧视病态,只是看病态有点儿不顺眼。

 

【恶邻友好】

我记得有一年高考作文是以“三尺巷”为题,学生要是能提到构建和谐社会,就算是踩在“采分点”上了。好邻居不易得,我对门现在住着位老先生,自搬来那天,就在狭窄的楼梯口陈列了一只硕大无朋的木制文件柜,应该是他从单位弄回来的。文件柜里是各种旧物、陈年秋菜和他珍藏的纸壳子、易拉罐,上下楼的人都得从其旁小心地侧身而过,以免衣服被刮破。最堵心的是我,那只柜到了现在这个季节就开始散发恶臭,招来成团成团的苍蝇。我粗知《民法》里有“相邻权”的说法,也设想了从理性协商到放一把火的种种办法,然而“相打长伏弱,至死不入县”,最后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的美好民族传统。

在天津时,我见识了颇富争议的“瓷房子”。当地一位企业家用自己收藏的瓷器和石雕改建了一座洋楼,据说价值连城。迄今为止,我还没遇到第二样让我如此恶心的物件:那些瓷器拼成各种图案和英文字母,楼体盘着不可胜数的石头蛇,顶着颗南北朝的石首,其鬼魅真不该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说来也怪,单摆浮搁都不错的艺术品,经人家这么一组合,竟然这么可怖。打第二天起,我宁可多绕几条街,也绝不敢走近赤峰道那个街口。我一直琢磨的问题是,那位企业家有权装潢自己的私产,但是对像我这样缺乏鉴赏力的邻居来说,这么不凡的外观算不算是一种侵犯呢?比如我住在他的对门或隔壁,我一定不惜一切代价地搬家。

邻居可以选,但邻国不能选,只能靠战争解决问题。一个国家的命运往往受制于地理因素,兴衰荣辱决定于摊上一个什么样的邻居。弱小国家与霸主为邻,很难不沦为“后院”,甚至是争霸的战场。大国也如是,中国的发展,总摆脱不掉游牧民族的阴影,从戎狄到女真,骑马、善用弓箭的民族不时侵扰黄河流域,改变和参与着华夏的文明。中原强盛时,可以喊出现在的爱国青年津津乐道的“虽远必诛”,衰败时就只好拿公主、贡品和土地去换苟安。不只是我国,十五六世纪前的世界文明演进,几乎都以游牧民族对农耕民族的大举入侵为转折。

有些事情挑明了大家面子不好看,还是举邻里的例子。汪曾祺小说《黄开榜一家》里写道:黄家逢到揭不开锅,就“用棍子打老婆,吵架是吵给街坊四邻听的,告诉大家:我们家没有一颗米了。”于是大家就要凑米送去——这事儿如果出在法治社会,邻居的责任应该是去报警。如果有人反对说他家打老婆与我何干,那只是不通事故:他打老婆是说明他虽没办法讨生活,但特别有办法搅闹得四邻不安,是种示威,不送米来,就该轮到你家玻璃了。但是我们有美好的民族传统,又因为很多难言之隐而心虚,所以人家想在楼道里摆什么就摆什么,想把外墙装饰成什么就装饰成什么样。

我被瓷房子和所有者的另一处同样风格的酒楼吓过好几跳,写下来算是发泄了一点儿点儿。当然这件事儿不用说深了,我觉得,如果我们不理解朝鲜,就找不出更理解朝鲜的国家了。朝鲜和韩国的区别,应该可以回答什么因为文化传统和民族观念,所以不可能走某某道路的结论。又及,在没有选择的时候,你是无法比较什么人民观念的异同的。下图为天津瓷房子,实物比这还诡异,基本上就是部伊藤润二编剧设定,范冰冰、章小蕙联合主演的电影,宣传语是“我想做一个恶梦给你”。

伪娘,恶邻 - 阿莱夫 - 阿莱夫

 

伪娘,恶邻 - 阿莱夫 - 阿莱夫

 

  评论这张
 
阅读(189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