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北方刑罚  

2010-06-07 09:01:16|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牙儿专栏】

“当前汉时,还保有先秦的粗放,闾巷间的豪客游侠,把那些年头装点得恐怖艳丽,凶暴多情。“侠以武犯禁”,平民中的武士,兴起而裁决执行,为了无关于己的恩仇,将生命像骰子一样掷出。司马迁曾痛惜侠客为儒墨显学所轻贱,遂立下《游侠列传》。其后两千年,在黑龙江一座小城,有这件支离破碎的事。”——我本来是本地最没有资格讲述此事的人才对,我对这案子一无所知,我仅仅知道它确实发生过而已。鸣谢第二编辑部,按照时下说法,“对此文有贡献”。

 

再也不会有人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了。最后一次枪响过后,他干净利索地从上千个搜捕的警察视野里消失掉,所有的线索突然中断。从北京来的专案组,曾把整座小城像个破布口袋一样里外翻了几遍,取了每个成年男子的指印和血样,便衣们日夜在街上布控蹲守。但那个人仍以不紧不慢的速度,像解开一个绳扣,像设计一个棋局,像打一局斯诺克,不紧不慢地取走了一个个警察的性命。在江那边的省城里,警方的声誉丧失殆尽,强硬和鲁莽曾经是他们最可标榜的美德,如今他们变为被某个人捕猎的对象,竟然在白天都不敢穿着警服。当这场瘟疫一样的连环谋杀戛然而止时,他们被长久地羞辱着:不再有新的发案,也就无法将那人现行抓获,他们被彻底打败了。只有漫长的时间,能让这件事慢慢褪色,让人们不再眉飞色舞地讲述这个年头……

二十年后,我遇到的所有呼兰人都声称直接或间接地认识某个被害人,他们的讲述或者离奇到随意的程度,或者自相矛盾,可确定的情节极其有限。

呼兰是从哈尔滨北面走的一个县,如今被划作了一个区,哪里和绝大多数县城一样,凋敝,阴冷,街道破落得毫无尊严,那里的人给人的印象是坦率而懒散,像街区一样自暴自弃,他们对“法律”知之甚少,也不期待正义。这样的地方有两类恶棍:开着豪华汽车,三五成群地控制某种产业的中年人,或者是在街上游荡的少年,随时可能掏出尖刀,像群秃鹫一样地扑向某个仅仅望了他们一眼的陌生人。你知道,有这样歹徒的地方,警察会是什么样。二十年前,他们的权力无拘无束,纵横于乡野,把人塞进摩托车的斗里带回所队,他们哪儿有一整套逼供招数,能用被塑料袋里的辣椒把人呛成肺炎,或者在十几秒里用电棍把一个男人彻底变成废人。

第一个被杀的是于铺乡派出所的所长。“那家伙早先横行乡里,严打时老牛逼了,”小董在省城的生意发展得很成功,虽然从不返乡,但为了土地还保留着农村户籍,案发时还是个少年,他说,“派出所后面是大野地,尸体是第二天发现的,就一枪,把脑盖儿周掉一块儿。死尸上放张纸儿,写着:‘呼兰大侠’。我那时候正看《水浒传》呢,我寻思,这不就是武松么?!”

我的一个呼兰籍大学同学断然否定了他的记忆:“不对。第一个被杀的是派出所所长,可不是一个,是全家。连老婆和儿子都杀了,就留了女孩儿一条命。用的是攮子(匕首),那时候‘呼兰大侠’没有枪,枪是这回杀完人才抢的。”据他的讲述,警察赶到现场时,看到的是这样的景象:一条狗和几只大鹅被锁在屋里,在血泊里相互追逐,吵成一团,它们踩在三具尸体上,现场被弄得乱七八糟,难以勘查。“呼兰大侠”四个字是写在墙上的。

“我就是呼兰人。我们学校一个女生她爸就是89年被‘呼兰大侠’杀的,后来还算是烈士了呢还,高考加分。我告诉你,呼兰大侠没有灭过门,他不杀女人和孩子,杀得都是警察,而且是该死的警察。他的枪是从县公安局偷的,用的一直都是同一把五四,要不怎么确定是他干的不是别人模仿呢。在这之前,我爸的枪都放在家里,那支枪响了之后,他们的枪都被收上去统一锁起来,晚上巡逻蹲坑的时候才发。都紧张得不行。”

对于几个月后的另两起警察被杀案,警察和官员更加恐慌,他们遇到了一个说到做到的疯子。县领导出入身边都有几个从武警支队借来的战士,天一擦黑,就钻进办公楼前的丰田大吉普,飞快地朝江桥开,驶回省城的家里。有人说自己见过“呼兰大侠”,身高体壮,在三电厂的高墙上跑过去的;有人说“呼兰大侠”是小个子,在小酒馆儿和他面对面说过话:说警察别想抓到他,他杀够一百个就会自杀。他们被省公安厅找去后,都承认是因为兴奋而胡说八道。警察对全县人口进行排查,老师要小学生见到可疑生人就向学校举报,那些注意力涣散的孩子等到下课铃一响,就开始拍着手唱道:“呼兰大侠,走遍天涯,为民除害,专杀警察。”

1987年发案后的几年里,最邪乎的说法是,在这座三十万人的小城里,被枪杀的人多达三十多个,死者包括公检法和粮食、交通系统的干部,都是在夜间被从十几米外的暗处一枪毙命,伤口大多在脑部。杀人者没有留下过多踪迹,又与死者没有私仇,加之对地形十分熟悉,开完枪后立刻隐遁,是最疑难和危险的凶杀,确实很难调查。

多数人公认的版本是:被杀的警察是十一个,平均半年左右做一次案。被杀者多数四五十岁,都在文革后开始发迹,所以传说呼兰大侠的真实身份就是个警察。其时,公安部的精英和“专业队”已经进驻呼兰,从当地接过了案子的管辖权,调查取证岂止是挖地三尺,内部人能够藏身的可能应该是没有的。也抓过几个嫌疑人,但新的案子很快又出来了,最后一起案子发案后,那个专案组的头头终于怒不可遏,擎着两支手枪站在镇政府大门口,冲着四处喊叫,要“呼兰大侠”出来和他单挑。

几年前,有家外地电视台曾经想要采访此案,但没有成功,当年的公安由于顾虑和纪律,不愿意提及,而且物是人非,很多经办人或者退休或者入狱。呼兰经过发泄和震颤,早已回复了昔日模样,丧失了对草莽英雄的缅怀,人们争相用对时下的愤恨演绎这段旧案,任意漫漶真实。那位女记者曾见过一张据说是“呼兰大侠”的模糊照片,但她并不太相信它。她不止一次地设想过这样的场景:某个下岗工人模样的老头儿,每天傍晚时候出来遛弯,在公园歪着脖子看人下棋,走在这块二十年前叱咤过的地方,浓密粘稠的血色淡了,世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谁——她觉得这真是有一点儿浪漫。

  评论这张
 
阅读(185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