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半自动微博几条  

2010-07-14 20:02:30|  分类: 姑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起网易微博“系统维护”了,这个事儿是有预兆的,几大门户的微博突然从正式版退化成了测试版就是一例。没了微博才发现不方便,缀补几条:

 

每次到常去的书店,都要抚摩一番如下几本书:孔庆东老师论鲁迅,释永信大师的集子,文怀沙老神仙的白话楚辞,最近又新增了王孺童先生的论语释义,扉页上说该书彻底纠正了千年来对论语的误读,翻开书是几张照片,都是王孺童先生探望季羡林的照片,照片上,两个人比赛着哪一个的表情更加行将就木——照片的注释就是“王孺童先生在干什么干什么”,估计他爸爸在家也得叫他王孺童先生才对。不多活几年,怎么能看到这么多新鲜事儿呢?这几位,应该凑成一个什么四大文化名家什么的。很久以前,和点线面说那个经常在机场书店里陈列的国学培训骗子时讲起过,我大概说南怀瑾也极不高明,点线面说南怀瑾人是好人,其实这是不相干的。这么说吧,凡是常在书架第一排上晃的,几乎都不高明。

 

熊阿姨盘点今夏读书时,有一句话是“昔日觉得那么牛逼的张悦然周嘉宁”,我当时就震惊了,她回复道“我初中的时候她们正红啊行家”,哦,对,话说我初中的时候,汪国真还没有完全退热,假如汪国真当时只有十五六岁,那真是不堪设想的一件事儿,真的,他没有赶上好时候。至少他是通顺的。

 

冯梦龙记元代事:松江大旱,有位道长法术高强,傲然而来施法求雨,每天焚烧蛇和燕子数只,毫无应验,于是趁月明星稀之际跑路了,一和尚写诗戏之曰:“谁呼蓬岛青头鸭,来杀松江赤縺蛇”。西南闹哄哄的事情,我也正是这么看。我对法律的一点儿印象是:处决效率和文明程度几乎是呈负相关系的。

 

世界杯期间除了“章鱼帝”,还有一位“未来哥”。大概二十年前,市面上流行过一阵诺查丹玛斯的预言,那时候的人们都有一种末日感,所以看到那本书分外同情,都很为这种恐怖的快感所痴迷,大家既然刚刚见识过怪事,就觉得再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儿了,大气功师既然可以用意念扑灭大兴安岭的火灾,十年后地球当然也会像个被吹爆的气球一样爆掉。现在的娱乐这么多,居然还有人信这种连点儿想象力都没有的帖子,我的第一反应是科普的必须,后来想想也不必,人民要科学干什么?

 

原来唐骏还试图收购新浪,看来他是真想从政。刚搜了一下,竟然没有成功,很遗憾,这种遗憾就像陈冠希没有和范冰冰搞到一起一样。

 

我小时候,左小祖咒还是个“新人”,是个小圈子里私下传来传去的人,可能和胡吗个差不多的意思,现在他是“摇滚大师”了,中国足球运动员好意思说谁是“大师”么除了在嫖娼方面?怎么摇滚乐颓废了三十年突然就出了大师了呢?

 

张艺谋的《英雄》和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应该是陈最好的一部片子)大概都因为听了一种说法:统一是最宏大的命题。这种说法按说是没错的,但是理解的层面不一样,陈凯歌起码理解到近乎于悲剧的冲突,张艺谋怎么理解的就不好说了,当然了,我要是见了张曼玉可能也容易神魂颠倒智商归零。最近在琢磨的一个事儿是“文化大于种族”,这个理论可以解释一些事情,能不能推出“趋势大于正义”?理论上说,趋势形成之后才解释为一种趋势,解释的过程中,“正义”也就在其中了。起码对于思想和文化,“统一”是僵化和桎梏的起点,这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为什么春秋的思想自由,因为是春秋,因为是封建,因为不是大一统,因为尚可以拔脚就走,你也不是齐狗,我也不是秦半两。秦始皇的不幸在于秦朝享国短,焉知不是在于他在接班人的问题上过于马虎?

 

说起来,群众的革命热情,可能就是“虎落平阳被我欺”的快感。

 

附:旧文一篇【百科全书的精神】

百科全书的存在,看上去像是对个人有限的认知和记忆能力的嘲讽。

中国人喜欢争第一,爱强调足球是我们发明的,我总不信现代足球和蹴鞠之间有什么血缘关系,我倒是知道,假如没有中国足球,就少了很多耻辱和经济犯罪。我们也说《百科全书》是我们发明的:证据充分——《永乐大典》。永乐皇帝精力充沛、毁誉参半的一生中,相信武力,崇拜宏大,对知识的态度也是如此霸王硬上弓,《大典》不过是座拥有一万册、四亿字的精装故纸堆,成书时间只有短短五年,除了防备火灾的副本,从未打算向民间开放。乾隆和他有某些共同点,要编本超过《大典》的《四库全书》,而《全书》的编撰过程,同时也是对民间知识和藏书的一次搜查和禁毁,这是不常被提及的。这两次辑佚,在精神上都和后来的《百科全书》完全不同。

在欧洲视隔离和封锁为安全的黑暗年代,阅读百科全书这样的书籍,需要一种求知欲驱使下的勇气,而冒大不韪的写作者也获得了某种权利:向充满好奇的读者讲述某件他们认识中的事物。欧洲的启蒙者们视无知为罪恶,宁愿造就论辩对手和怀疑者。当年,一个教会的敌人,刚刚走出万塞纳监狱的囚犯,由于生活窘迫,开始编写历史上最伟大的百科全书,他的合作者包括伏尔泰、达兰贝尔和卢梭,在最后一卷出版前二十年的某天,他拿到了第一笔定金,于是毫无把握地写下了第一句话,这句话对后继者来说,是某种神圣的传统:“A:字母表的第一个字母”。这个人叫做狄德罗。

以博学和怪异闻名的大作家博尔赫斯,在失明之前逐条阅读过《大英百科全书》,但他觉得《百科全书》的实用性和现实主义差强人意,他用了几个星期构思了小说《特隆·乌克巴尔》,那个故事以奇怪的情节对休谟和柏格森致敬:世上曾有个隐秘的学者组织,用了几代时间,致力于撰写一部长达40卷的百科全书,全书的内容是以严谨的知识虚构一个不存在的星球——对于思想者而言,叙述不存在事物更加艰难。后来,他们的虚构产生出现实中的事物。

中文《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曾经在中国引起了巨大影响,使第一代读者强烈地感到:尽可能的将科学化作常识,知道更多的真相,对每个人来讲都是安全的。我拿到这套全书时,刚好进入青春期,对字母S的一卷热情高涨,深感其中的性知识远远超过了在同学中散布的民政部门小册子,不遮遮掩掩含糊其辞,充满了知识该有的体面和坦诚。 

如今,网络上的的很多百科全书是开放的架构,迄今为止,我们尚可以访问《维基百科》的大多数词条,这些词条不仅供我们阅读,也允许我们自由编辑,这些知识在不停地修正和发展。它和从前的百科全书不尽相同,形形色色的参与者使它充满了偏见和错误,然而这正是它的魅力所在——知识获得了新的精神。

我以断言中国经济不会二次探底、房价一定得到调控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修改了此文。

  评论这张
 
阅读(199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