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 61  

2010-07-05 07:00:45|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冠中

我不懂画,可能懂吴冠中的画也不容易,好像他的画有点儿像水墨的印象派。我对吴冠中仅有的了解来自他的两本散文小册子,一本大概叫“谈艺录”之类的名字,读另一本是因为看完了这一本。吴的文字很清秀,中国人天天说中国话,想问题清楚、有一定修养,写一笔好散文不难,真正的科学家作文也都可观,包括杨振宁。画家里能写的也不少,黄苗子(算画家么?)也不错,范曾我倒觉得不怎么样,故弄玄虚,那种笔法李泽厚可以耍弄,而在他则是露怯了,吴冠中在这些不错里也是很不错的,所以我记得清楚。我自信比较容易从文字中看出一个人的性情乃至某种品质,只要他不是很专业的写手。再有就是吴冠中的相貌很朴实,像个老者而没有老留学生、老艺术家、老干部或者老流氓的做派。

他在文中提到周庄大概是他发现的——没有炫耀的意思,而是慨叹在周庄的旅游价值被开发出来之后,不仅无度的游客潮破坏了那里的构图,而且当地做了很多焚琴煮鹤包西施馅儿包子给长城贴瓷砖之类的事情,比如在一座古桥上修了两个铁皮房子。他不能欣赏这些,他如果能欣赏这些,就不仅仅是一个水墨的印象派,而是一个水墨的行为艺术家,一个水墨的共产党员。

天上人间和雍正

我总是自豪地像炫耀自己拥有某样东西一样到处吹嘘说我没有有线电视。

所以《新版红楼梦》没看到,看过的人都说黛玉像是八大胡同里的那种“黛玉”,怡红院像是八大胡同里的那种“怡红院”,这不怨电视剧的制作人员,他们都是刚刚暴发,连贾雨村的眼界都不如,只见识过八大胡同,不可能有机会见到百年以上的望族。这个年代除了央视春晚或夜总会,也没有什么其他形式的奢华。

我对“红学”是持冷漠态度的。我印象里关于曹雪芹的家道败落,有这么两种针锋相对的说法:其一以周汝昌最为著名的,坚信曹家卷入了康熙时期废太子一派及乾隆时的夺位阴谋,而两度沦落,作家刘心武的“秦学”探佚也是基于这个判断。另一种则认为曹家的败落只是一般的官场现象,不过是长期亏空没有堵上不幸赶上整顿吏治。要命的是,两派的论点是出于对大致相同的史料的不同解读,所以“红学”不像学术而像是夫妻拌嘴。双方都拿出来的论据之一,就是雍正的“请安折朱批”,叮嘱曹家不要“坏朕名声”,不知道该干什么就去问怡亲王。周汝昌认为这是雍正的虚伪阴鸷,而另一派则认为这正说明雍正没有阴谋,我记得应该是老版《红楼梦》电视剧编剧之一的周岭说过“已经作了皇帝,还有必要虚伪么?”——至少从我的经验来说,即便作了皇帝,依然是有必要虚伪的。那个天朝本来就是以虚伪治国么。

这还要涉及雍正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即位的时候已届中年,做人和从政的风格早就固定了下来,史书中的种种正面侧面描写,实在看不出这是位坦荡荡的皇帝或者直截了当的暴君。当然说他虚伪也不全对,他更主要的大概是一种心理和人格上的病态。比如刊刻《大义迷觉》的行为,就是很典型的精神病案例。

——逛八大胡同,花巨资请来小黛玉、小宝钗和小湘云,只能是意思意思,毕竟人家只是客串,看《新版红楼梦》,不应该没有这种宽容。又及,我们这里,最近好多洗浴中心都突然关张了,有些还直接转让和出兑,不知道那些黛玉们都到哪儿去了……

拳匪

很多人所操的马克思主义史学实在是一种不太高明的东西。中国历史学研究恐怕要彻底摆脱这条缠脚布才能回到正道上来。普通人的受害,大概学完中学历史也就告一段落了,但是对历史会生出轻慢之心——觉得历史是和思想政治一样不配算作什么学科——或许有些聪明的人就会有那么点儿犬儒,如袁腾飞老师那样戏说这三五千年。但是,那种事事往自己身上套看上级眼色的史学观只是其中的一种罢了。

如果能向普通中学生推荐一册历史教材,在四个月的时间里讲完,吕思勉的《中国简史》或许不错,但恐怕他开篇短短几页也可以纠缠上四个月。比如第二节的三句话,“民族和种族不同”,“(民族)同者虽分而必求合,异者虽合而必求分”,“一国的民族不宜过于单纯亦不宜过于复杂” ——文化大于种族,这本该是常识才对,却很难在四个月里跟一些人说清。

抄几段其中论义和团的说法:“中国人吃外国人的亏不为不多……然而愤而不得其道。大众的心理以为:……外国人是可以拒绝使他不来的……而平话、戏剧,怪诞不经的思想又深入民间……所以有练了神拳能避刀枪之说……至于堂堂大臣,如何也会相信这种愚谬之说呢?”这本书里一直以“拳匪”称呼拳民就通不过审核。老舍写过一个不怎么样的剧本,好像叫《神拳》,他和八国联军有杀父之仇,他只不过是个作家。我总觉得一个政府想到利用义和团这样的群体事件来解决外交危机,也真是不亡没有天理。至于对这一历史事件的评价,我们家祖先里有义和团成员,我不表态。

官场小说

《官场现形记》本来是嘲骂大小官员的,但在当时就被作者做厌恨的那些猥琐官吏用来作为从政的范本加以学习,据说太后老佛爷还下过懿旨,叫查查这书里人物的原型都是谁,待到访查清楚了再查办——书接前段,大清国落到这么个人手里几十年,不亡国是没有天理的。

我在一些领导或志愿做领导的人的案头看过一摞摞的这类官场小说,封皮黑黑的,挺厚,名字总是俩字的居多,天什么或者地什么之类的,有一段时间很流行《驻京办主任》。电台连播小说“杜拉拉”,我听了几分钟,没听到什么比《新闻联播》有意思的段落。靠看这东西能指导现实生活么?他要是当上大官或者CEO,有闲工夫写本破书来哄你么?我瞧不起多数此类小说的作者,原因倒不是他们堕落,一个写字儿的堕落应该同情,而是他们的小说看多了,领导只会更像领导,破鞋只会更像破鞋。

发炎人

“发言人”大概是一个部门认可代表自己言论和形象的那个人吧。主管我们的显示屏的那个部门的发言人说,《感动中国》是高雅的,小沈阳是低俗的,而有关“凤姐”的节目应该咔嚓掉。这大概就是那衙门所自认的水准。作为纳税人,作为电视消费者,很困惑。作为错过了每一年的《感动中国》的观众,很羞愧。

有一点儿文化修养的人应该知道,判断一个节目“低俗”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二人转是否“低俗”并不像第一眼看上去那样简单,我看到一个人西装革履秃着脑门地打官腔,总先想或许他曾是个好人,然后琢磨他是如何堕落到这般田地的,并不像他一样轻易地胡下判断。比如东部人嘲笑西部人喜欢蹲着为粗鲁,殊不知那里不长树,南方人鄙夷北方人猫冬懒惰,殊不知那是地冻硬了之后唯一的选择,官家人批判电视台播写洒狗血的节目,殊不知这不行那不行为了吃饭不播这个那你他妈还让我播些什么?

真的,我暗暗觉得央视大楼那场火着的略早了一些……

恍然录

几周前,赖宝兄在SMN群里说他有大概十几天没合眼,开始分辨不出现实和幻想的界限。是从他那里看来的剧评,我才看完了《禁闭岛》(我特别不喜欢莱昂纳多,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没把高圆圆怎么样过其实),因为他无形中还是剧透了,所以在第一个镜头,我就警惕整部电影是某个人的幻觉视角而不是现实世界,我们对世界的认识本来就都是各自以为的真实,在这一点上和精神病没有什么区别,区别仅仅是精神病更坚强和忠贞。他就相信尽管自己吃不上喝不上只能和别人道路以目但仍坚信自己生活在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度里而那些生活富足想说什么说什么的人才是水深火热亟待解放谁敢跟他争论这个问题他就写举报信往外掏想象中的原子弹。

我也曾经有过大概十几天无法入睡,以一种醉鬼的清醒不停地找事情做,后遗症一直影响到现在:当时藏起来的很多东西始终没有找到。

迁怒和贰过,是我在长期艰苦卓绝的生活中形成的两大法宝。我不愿意承受痛苦本来的样子,即便当下,我仍然选择不接受,不原谅。

我是个愚笨迟钝的人,唯一的一点儿早慧是从很小开始就领悟死亡,逐渐对自己的死亡形成了淡淡的好奇,就像看一场电影,如果不是韩三平或是胡玫拍的那种国产大片,我并不期待它过早结束,但是我理解它的结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突然只是相对于没有准备而言的,当结局到来之后,与你已经无关了。魏晋的诗歌留给后世的一个传统,是在生命和青春的消逝中叹息这种消逝,诗人们的敏感总是无法承受这些,他们对美的感知比常人要强烈得多,这种叹息逐渐发展成一种最轻最不落痕迹的哲学思辨。但是由于爱迁怒的本性,我还是把生死的荒谬和无序归诸于某种并不存在的公正或者不公正——这两条决定了我对宗教信仰的懒散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153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