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 63  

2010-09-16 13:59:45|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疑是那谁落九天

斯大林同志在听到来自列宁遗孀康斯坦丁诺夫娜的批评后指示说,让那个“和列宁用一个马桶”的女人闭嘴,否则他就要“宣布她不是列宁的妻子”。斯大林是个语言天才,他炫耀的,不是处决一个家喻户晓的女人的能力,而是改变一切事实的能力。

李银河新浪博客标明“禁止转载”, 鄙文中不引用,请自行前往围观;还取消评论,欢迎回来评论。围观不评论,还不憋死谁?

说实话,我至今不知道李银河老师是怎么想的。我的第一反应是让驴踢了。五岳散人大哥与人为善,说她的第一篇讲重庆事儿的博文是“无间道”,但是她又写了第二篇,对其政治观念进行再动员、再部署、再号召。我呢,如东北人所说,“懵圈了”。博客多只能代表这个人此时此事的观点。即使一个学者,离开了自己的专业,难免要说些外行话,比如企业家可能去信道士,但我觉得社会学距离政治很近,如果看待政治问题的思维的这么清奇,应工的学问恐怕也会受影响。最重要的围观原因当然和王小波有关,虽然李银河一直很赞赏王小波的观点,但他的思维方式恐怕推不出这么两篇博文。放到十几年前,不知道王小波会不会拿起笔来批驳这个女人。珠帘寨主说得对:“等到重庆打击同性恋和卖淫的时候,没准儿她能有所醒悟。”

在微博的【短故事】

(要求@一个真实存在的用户名)

1《校园版》我的同桌@张小猫pdf 在高三那年终于撑不住在一堂英语课上当众疯掉了,趴在我的肩膀上说月亮很圆很亮,然后身轻如燕从窗户飞下去,在操场上做各种高难度的体操动作。半年以后,她胖了一圈回到学校一边儿接受治疗一边儿插班高二上课,她对半年前的事情忘得干干净净,直到趴在她的同桌肩膀上说你看今天的月亮多圆多亮……

2@王金牙儿 是趴在办公桌上犯的脑溢血,真正的因公殉职,抢救得颇热闹,多给了六千块钱抚恤金,大家满意,一辈子唯一的风光。打更的常见他半夜夹着沓东西在局长的办公室门前逡巡,想敲门又不敢,转到天亮。算卦驱邪不中用,影响了领导威信,某司机的主意倒奏效了:在他桌上放一张离岗休养享受正科级待遇的人事任免通知。怪遂绝。#短故事大赛

3@张娜拉 目睹了母亲和姐妹们一年接一年,一个接一个地疯掉。省城,上海,深圳,她越过了家族的那条年龄线,忘掉往昔般的笑着。如今,她的车停在村道外,除了更破落,这里还是老样子。她比自己希望的更冷静,她的手指自信,呼吸缓慢。她不再压抑这种自得的喜悦了,飞快地甩掉全身衣服,在众目睽睽下爬到村头的杨树上,放声唱了起来。

4@宋哥哥 当初在山上时还记得未?我与你总算是情投意合的,谁不知有你便有我?你担心我老娘,她便在路上被老虎吃了。我担心你的那些事,你却都没有个明白答复,女人哪里信得?我与你总算是有始有终的,那些东西里我只爱这毒酒,你最后总对得起我,一路走休,到那边儿或许我们便不怕为人知道了。逵字 年月日《李逵出柜,或,宋时忧伤》

5@素衣轩主 大人觉得这个王朝要操蛋到头了,他们将变成一堆丑角,索性也死于直谏算了。廷上,皇上默然不语,怆然泪下,连说卿且去罢,朕当闭门自省。次日他在宫中某处醒来,头疼得像被利斧劈开,床下一具光洁的女尸,血迹尽头远远抛着一团乌发,皇上翘着二郎腿坐在床头冷笑:就你这淫乱后宫的狂徒也想彪炳史册不成……侍卫何在?

6)男人抱那个女孩儿回家时,@白雀子 说这是我们唯一一次有机会拥有自己的孩子。她抚养这个通奸的产物,像缓缓咽下一口别人吐在脸上的痰。她把她打扮漂亮,开车带她去上钢琴课,为她重新装修了房间,直到那个女孩儿三年后死于白血病。

7)号里办假证的双峰人的脸色越来越差,放风的时候连墙都扶不住了。@生于82 看着稀奇,提他去医务室。大夫在片子里没看到那湖南人的肺,他那里烂得只剩下一个根子,出气进气顶得最后几个肺泡拼命开阖。老警察都说@生于82 多事儿,假如那人不知道,一定可以活到几天后的拘留期满。

 

博物馆

从一条新闻里知道四川有位商人叫樊建川,建了好几座博物馆,汶川地震博物馆、汉奸博物馆、文革博物馆。用意不能说不好,只是馆藏规模可能不乐观,比如最后一座,官方 不支持肯定得不到最有价值的文物,官方肯定不支持。巴金一再呼吁建立一座文革博物馆,估计呼吁得很多领导同志恼羞成怒,只是不好把他怎么样。对于有良知的文化人来说,崇高的名誉是一种常态下可以自保的甲壳。巴金的呼吁也得不到多少民意的同情,中国虽然有围观美德,却还没有博物馆文化。

千字文两篇

【上下几千年?】

文天祥说:“一部十七史,从何说起”,已觉得宋前的正史浩繁了,但是我们不嫌自己历史悠久。钱穆希望国人对历史怀有一种温情和敬意,不认为自己所处的年代最先进,不把当前国运的罪恶和弱点都推给古人。我尊敬他的观点,我也确实不觉得眼下这时代伟大,我还要冒昧地补充一句:对历史的敬意要祛除虚妄浮夸。

中国历史的记载是最完整严密的,但起点莫衷一是。古本《竹书纪年》记夏代,可以得到三千八百年,《尚书·尧典》所托年代,不下四千四百年,“诗三百”里有三千一百年。按照老尺加一、诈称百万的智谋,兼相信祖宗绝不会错的孝顺,翻开小学课本,自诩我们有五千年历史,问题不算大。但是西方学界普遍不买账,并不承认关于商以前的记载,只接受中国从前17世纪开始的文明,因为我们关于夏的证据“只是个传说”,没有过硬的考古发现支持。

小学课本上的“四大文明古国”的提法来自梁启超,现在看来不算确切。人类最初的文明形态一共有五个,其中,两河文明和埃及文明历史最悠久,拥有城市、行政体系和文字等文明的起码特征,历史都在五千年以上。然后是受二者影响的爱琴文明和印度河流域的哈拉巴文明,夏商周文明是最晚近的。如果一定要算“古国”的话,比我们悠久的就更多了。是不是只有我们的文明没有中断?拿小学课本对照“四大文明古国”,当然能得到肯定答案,但是详细考据,就是个可争议的问题了。

十年前,声势浩大的“夏商周断代工程”胜利结束,以“走出疑古时代”为号召,其实就是希望证明真有夏代文明,为五千年讨一个名分。最后,《年表》编出来了,但夏代的铁证还没挖到。(我个人还是有信心的,曹操已经挖到了,夏代还会远么?)不用说,国际学界对这份年表还没有通过。很多专家说,我们统一思想就行了,毕竟是我们的历史么,这样也好。据报道,《年表》已经编入《辞海》,并在高考中作为正确答案使用。

工程主持人在讲座中曾介绍过其研究方法的得意之笔,考证周懿王元年时,根据记载彼时曾出现过日全食,拿计算机算了算,确定那是公元前899年。这项工程耗时五年,耗资不算多,比“绿坝”少,但出动的专家学者达到200多人,连管盒饭的都是博士后。郭德纲在相声《批三国》里,根据《借东风》里诸葛亮的唱词,拿计算器算了算,确定借风那天甲子日是礼拜四,这也够个大学本科了吧?

 

【人物字号】

一般说来,我们的本名之外,再有就是网名。我有时候署“贾行家”,是学习余秋雨解释自己“大师”职称时“大之后才能老,大师其实是老师退一步”的鸡贼式自谦,暗含着被退一步省略为“行家”的希冀,请大家不吝省略。

古人见面问台甫,现代人几乎都没有用表字的了。江湖规矩,初次见面,有公职的,在姓之后缀以官阶,或大哥大姐,或老师老板。道上管成龙称“大哥”,管赵本山叫“本山大爷”,是娱记的媚态,我无缘识荆,就免了吧。老相声《古董王》里:二人在茶馆就诸葛亮和孔明是一个人还是俩人儿打赌,请人裁判,答曰“是俩人儿”,赢钱的欢天喜地的走了,输钱的不服,这位回答“你输两块钱不要紧,他可是糊涂一辈子”。这个笑话里有中国智谋的顽劣,也说明古人的名和字确实给人带来过困惑。

表字春秋就已经有了,有二字也有单字:项籍是贵族,字羽;刘邦是无赖,字季——季字只代表排行,意思相当于“刘老幺”,和没有正经字一样。古人取字,和本名的含义多有关联,五四后的学者,兴起过一阵把名字的发音反切当做字,比如金石家唐兰字立庵,语言学家王力字了一,但是弄得邮差和银行柜员常常糊涂,据说朱自清有一方印,把自己常用的一串本名表字别号统统刻上,一共二十多字,以备取钱用。

名字方面。王莽政变是个创新,但事事又要托古,按照《公羊春秋》关于“讥二名,二名非礼也”的说法,将命名普遍限定单字,风气大致延续到六朝。相对很晚时,才有了家族名字中范一个字辈,取双字名的做法。所以后人都觉得王羲之家里奇怪,他给儿子们取名用玄之、凝之、献之等等,坟地改菜园子——拉平了,于习惯和礼法都不合。陈寅恪考证说,这是因为王家信奉五斗米教,属于教名,胡适则认为“之”不过是个语助词。孔姓使用的辈字,最初由朱元璋所颁赐,天启年间扩充为“兴毓传继广,昭宪庆繁祥,令德维垂佑,钦绍念显扬”,身边例子就很多。

如今,家族排辈字的做法逐渐式微,到我这一代,应该范“文”字,我爸觉得是糟粕,直接给取了个极平凡的单字名。当年的父母们,自己大多叫“援朝”或“建国”,思维刚从“永红”、“卫东”里解放出来,想活泼不大敢活泼,想文艺不太懂文艺,起出来的名字常呈现各种面貌。我的同龄人中,已经开始出现濒危字、英文拟音或叠字。听说为了避免重名,如今派出所不大鼓励单字名,而推广四个字的姓名,只要允许将来本人成年再改一次,也没什么不可以。我以为名字还是不要太尖新了好,太怪容易从幼年开始屡遭同伴嘲笑,造成心灵创伤。

现在父母给孩子起名,竟然不敢信自己,花几百块钱找起名公司,起课算八字,但是买来的名字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伴随一生的称呼却是个江湖骗子胡乱起的,多堵心啊。

 

  评论这张
 
阅读(20960)|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