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来到了太阳岛上  

2010-09-28 16:20:30|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阳岛在外人看来莫“明”其妙,过江去一个说大不大的半岛,沿岸几圈野草、灌木,鱼塘和江岔子。从码头下客轮,上到堤上,再向下走,走到比江水还略低些的地方,有几条柏油路,路两边榆树和柳树长得还算茂盛,有几家菜馆、几幢疗养院和不知道用处的小楼,路尽头是个公园,本地人称为“水阁云天”,票价很贵,里头依然没有什么景致,不外乎是芭蕉和艳红艳红的花围出来的花圃,逢五一七一十一摆成天下太平意思的字样,几个没精打采的馆里养着几头鳄鱼或者孔雀,供百无聊赖的人看。西面,很远的地方有个虎园,像养猪一样地养着几百头老虎,因为路远,南方人来了,总算有一天可以打发,无可无不可。

——这事情要说清也容易。本地没有春天,江水开化就近五月了,到了那时候,脱了棉衣出门去干什么都会有兴致。二十年前的过去,六月以后,草木刚生出一层嫩芽,人们就开始想念阖家到江沿上去,一天的游艺里,要背着几个大包早起去赶通九站的汽车,礼拜天时候那几条线路特别拥挤,家家男人背着个大包,斜刺里插着两柄雨伞,都抻着脖子向车窗外的北面看,嘴里嗯啊地答应着吵闹的孩子。在他们的眼里:防洪纪念塔一带,如织的行人,放风筝的,滑旱冰的,举着一块贴面黑白照片的牌子来揽生意的,钓鱼的,河漂子一样游水的,洗衣服的,都值得一看,有心情到这里来的人,都还没有被逼到绝路上。放孩子下到堤下踢几脚水,看看今年江水到哪里了,就轮到自己这一船了。

轮渡分上下两层,没有等级,上层多是游客,下层的船舱里多是推着自行车、背着行李的江北居民,江面不宽,航程只有二十分钟,浓烈的柴油味和江水里淡淡的腥味掺在一起,在舱里乱窜。

江北的鱼虫不怕人,蜻蜓、蚂蚱品种特异,长得比市里大,蛤蟆和癞蛤蟆跟着人在路上一起蹦跳着走。那时还可以用手绢儿从江里捞出指甲盖长的小鱼,据说,再早的时候,江水退了,沙洲的坑里有搁浅的鱼小的也有半斤,三花五罗,往疏松的网里撞,偶尔还有鳖,但松花江上的打鱼人彼时视其为河神,遇到了就早早收网回家。

到了江北,花几毛钱套圈儿、打气枪,赢上两包假烟卷之后,就该找地方吃野餐了,在公园里外捡块平整的地方,踢开上周的遗迹,铺下一块大塑料布,主妇们就开始往外掏罐头瓶和饭盒。我记性不好,当年除了各种罐头和自己家做的熟菜,好像也没什么吃的,自然也会比平日吃得略好一些。比较狂放的家庭,会去买用塑料袋装的生啤酒以及半臭的酱排骨和炸鱼吃——罕见有到饭馆去吃炒菜的。整个太阳岛上弥散着一股懒洋洋的气味儿。孩子们会边吃边跑到水边儿玩儿,我五岁那年,在野餐之际跑出去,顺着台阶跌进五六米深直上直下的塘里,在我的眼前是一片寂静的青绿,下面不远处晃动的水草像无数双手,随即,我就被一位少女提着裤带拉了上来,她把我提回岸上,就像随手关上个开关一样转身走掉了(我没有见过她的面),站了一会儿,我也若无其事地端着胳膊湿漉漉地回去找家里人了(当时因为从桌子上摔下来弄断了右手腕,我的胳膊上打着石膏)。

还有的时候去划船,几块钱一小时租一条船,船上有两对桨,多说能坐七八人,江水经过历次的起落,很多选址不慎重的建筑不出几年就淹进水里了,江北江岔子里的人家,院子建在芦苇丛上,门口的台阶有几级也常泡在水下,他们的门外也系着这么一条木船。爱游泳的人等到了没有漩涡、干净的江段,就跳下去游上几圈。我母亲年轻时,到了七八月下班以后,经常和几个朋友骑车来江边儿游一个来回,有几次,赶到水流突然变急,被冲得筋疲力尽无法上岸时,他们是被渔船搭救上去的。

下午回江南的船是四五点钟,再晚就要走铁路桥,铁路桥两头有两个驻军的碉堡(因为建得很结实,我总觉得是日本人盖的),桥上的木板不全,在上面走一趟在我小时候就算是历险了。

那时候,青年人有的是时间,大院里有三个小伙子在夏天划了一条充汽船,带着渔具和铁锅,一直漂流到佳木斯才上岸回来。他们讲,有一处河滩上,一条百年前的木船突然浮了上来,有几十步长,船板很厚,船帮油成鲜红鲜红的颜色。在经过某处背风的江湾时,一阵风从灌木丛深处刮出很多张大团结,随后他们就看到里面半躺半卧的许多具死尸,都是上游漂下来在这里被挂住的,那里的鲶鱼极肥,大的有二尺多长。我也见过一次被江水冲上岸的浮尸,肿胀得很巨大,看不出男女,有个少年为了取下戒指,正聚精会神地挥舞着菜刀去剁那根手指。

八月的那天,一和热宝的爹都在江沿儿。一的姥姥因为听说江上沉了客轮,发疯一样地找他们,到晚上才知道他们并没过江去。那天下午四五点钟,两岸的游人亲眼目睹了那条突然侧翻进了江里的船,江面上的黑压压一片扑腾着的落水者主要是上层舱的乘客,下层的乘客已经随着轮船迅速沉到了水底,附近的船茫然地原地打转,小心地接近着现场。当时传说的死亡人数是两三百人,后来精确成一百七十一人。晚间,人们在下游拦截了几十道带钩子的绳索,每次都能捞起七八具尸体。船舱底的死尸几乎都呈互相死死搂抱的姿态。

据热宝他爹回顾,他家本来也买了那张船的船票,但他在登船以前突然跑掉了,全家在捉拿他的时候,那条船开走了。他是在被揪着耳朵责骂的时候看见那条船沉没的,但他此后并没有因此获得任何感戴和奖赏。当时,还有另外一家刚会说话的孩子也突然开始哭闹,挣脱的力气大得令人惊异,事后大人问他看到了什么时,他怯生生的说“前面上船的好多人,没有脑袋……”我哥的一个水性很好的同学也在船上,他落水以后的第一反应是向下潜,奋力挣脱和踢开了无数抓他的手臂以后,他潜到十几米外才浮上水面。

那是一个人们对人为灾祸安之若素的年代,但这起假日里发生在窄窄的江面上的的奇怪惨祸依然使有关部门感到尴尬,根据调查,事故的起因是两个在船上打架的人,驾驶员也不知道为什么卷入其中,于是跑舵的船发生了倾斜。这三个人居然都找到了,四个月后,法院判处两个打架的人枪决立即执行,开船的人十年徒刑,这是一个标准的一九八五年式的结果。

很多人觉得使太阳岛远近闻名的是那首歌,那首歌最后唱到“明天,会更美好”。如今,我们这里的人,几乎都放弃了类似等待。

  评论这张
 
阅读(216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