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记梦器:不是好和尚的一隐  

2011-11-29 15:07:31|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隐和尚结束了六年面壁,一无所获地出关而来。第三天,他把脚伸进旧木屐,要出寺去游方。弟子恭谨地问他:“师尊,是您有什么醒悟么?”一隐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回答说:“坐得太久,实在只是想出去走一走而已。”

他在山里慢悠悠地踱了近一天,让身心适应空气和日光,贪恋地玩赏溪水和水边的石头。他打算日暮前去山下的村子里借宿,村民们都认得他。

村外的田地荒芜了很久,草长得齐膝高,房屋倒塌了近一半。只有几个老妇人迎接他,共凑了粮食,熬野菜和薯根比米粒多的粥,又从罐子里拿出两条咸鱼摆案上,低着头捧到他面前说:“只能给您吃这个了,赶上这个年月,实在是抱歉啊。”

“男人们都到哪儿去了?”

一个忍不住啼哭了起来:“请您明天向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为他们念经超度吧。我能活着,只靠着幻想他们都去山上郊游了,到了天黑就会回来。”

和尚默不作声地转动着木碗。

越过一座山,就是根城。

他在河里洗了冷水澡,穿上做法师的袈裟,走到城前。这座城还在修缮,又加固了一层厚厚的瓮城,鎏金的屋檐尖上挂着大大的铜铃。守门的武士认得他,不必通禀就直接将他引进了城堡。城堡里的地板为了防备刺客,踩起来咯吱咯吱做响,他觉得很有趣。

“大人在接待重要的使者。请您等候到夜晚,他要和您彻夜畅饮。”

夜晚,城主大人的厅堂灯火通明,只有他们两个人,大人微笑地看着和尚,“距离上次见面,快要十年了。除了瘦了一些,你没有什么变化么。”

“那是因为剃掉了头发。否则和你一样,也都两鬓斑白了。”

大人仰天大笑,“时间越少,就越急着想做完剩下的事情。”他感谢一隐刚刚出关就前来为他排解寂寞。酒到半酣,他兴致勃勃地提出再做一次过去喜欢的游戏,彼此各拿出三件得意的物品出来一起赏玩。

大人说:“当年你总是背诵新作的和歌,展示新得到的宝刀,我总是卖弄华丽的器物,现在还是没有改变——我所举的第一件东西就是这座城。”

和尚微笑点头,“确实是座坚固美丽的城,比过去更雄壮了,距离从前的边境也更远了。而我能想到的第一件东西是这六年打坐用的蒲团,我以为六年可以把它坐烂,至少要在自己的膝下留下很深的印痕才对,我出门时特意看了一眼,觉得它还是完好如初,这是帮我认识自己的第一件东西。”

大人向他敬酒,一饮而尽之后没有将酒杯放下,将杯底翻转过来,给他看里面精致的狮子图案:“我们用的酒杯价值连城,超过上次的金壶玉盏。这瓷器烧造的秘方已经失传了,即使在中国也难得一见。我费尽周折才得到了这一对儿相同花纹、相同重量的,其中的一只让我的一个敌人得以多活了三年。”

和尚低头抚弄着青色花纹的酒杯,回答说:“第二件东西并没有出现:在我决定节食和面壁的那年,正好有一对燕子在我的屋檐下筑窝。今年春天,它们没有回来,我心想是不是外面成了一个悲苦的世界,那对燕子到哪里去了?随即我就明白自己惦记这些,说明我还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就走了出来,这是帮我认识自己的第二件事。”

大人高声唤了一声,向闻讯而来的侍从低声耳语了几句。“这第三件东西,会让你不虚此行。”拉门进来的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子,披着长发,穿着丝织的袍子。大人颌首示意,两个女子熟练地脱去长袍,露出半透明的肌肤,像他们手中的一对杯盏一样,珠圆玉润,匀挺不可方物。

大人再点一次头,两个女人穿上衣服。“这是前年的征战所得,是西面大名的双胞胎女儿,今年十五岁了。我猜,她们是想要杀死我吧……占有的东西比有胃口享用的多,老年人真是贪婪啊。”

“我来的路上要经过山下的一个村庄,村里的男人们都死于战乱,女人们被掠到城里来做女佣。我在作战的时候不知道,前线每毁掉一个村庄,后方也毁掉了一个,还以为是为了他们。供大人欣赏的第三件东西,我随身带来了……”像枯树根一样的老者,快得像是转瞬即逝的念头,双脚点地腾空而起,从架上抽出了肋差,在空中,和尚用闪电的目光欣赏了一下刀身雾霭一样的百炼花纹,从腋下欺进了大人身后,左臂紧紧勾住了他的脖颈,青筋毕露的手掌捂住了他的嘴,和尚的右手将短刀从大人肋骨的缝隙里缓缓刺了进去,像斟一杯茶,他在大人的耳边说:“就是村里活着的人的哭声,也是帮我认识自己的第三件东西。”

大人静静地倒在了自己的血里,很少的一点儿,和尚准确地刺中了心脏。廊上传来了吱吱嘎嘎的脚步声。为了避免死于乱刀的羞辱,和尚褪下一只衣袖擦拭了肋差,稳稳地跪坐在自己的脚掌上,将刀尖指向了左侧肚腹,他默想了一下走刀的方向,发现自己还是三十年前那个爱逞血勇却总对刀下的敌人心存怜悯的武夫,轻蔑地笑了笑:“我实在是个差劲的和尚。”

面壁中的和尚缓缓睁开眼,继续默想道:“实在是个差劲的和尚。”

 

【记梦器】的说法是从@艾自 老师的饭否里看来的,好像是豆瓣上的小组吧。自打半夜摸索着起夜不幸踢到一只哑铃片,我的记梦器就变成了一只感光夜灯。我在夜里梦见自己读到了这个故事,用几分钟复述了一遍,就又睡了回去。

  评论这张
 
阅读(237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