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非战之罪,共军狡猾  

2011-12-12 15:24:19|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扯个小淡。

从陈志武的微博上看到这么一条:“制度经济学问题:为什么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源于西方?为何保障市场发展的产权制度秩序也源于西方?你会说这些东西方差只是现代事。可自古罗马开始,西方打仗也很讲规则:你不能偷袭(那是卑鄙)而是两方军队先约好时间地点、摆开阵势明打,跟中国传统截然相反。连战场都能规则的社会必然先行市场制度?”

不知道陈教授这是不是深思熟虑的观感,如果是的话,他必定认为“西方打仗”中的规则和财产的私有制有因果关系。可以先按照他的设想走走试试:所说的按照战书要约准时列开阵势的战争在西方确实是有的,甚至电影里的独立战争,英国士兵穿着中了枪不好发现的红制服、列着纵队开步走冲锋的时候也带有这种遗风。从心理来说,这是一种骑士理想中的战争,指挥和参与作战的是贵族,甚至将个人的勇毅和荣誉看得比结果还重。这种场面的后面是西方世界长期存在的领主为单位的封建,他们对各自领地行使相对完整的权力,有和皇权谈判和制定宪章的筹码,所以在争端中时常显示出这样一种个人化、阶层化的风情。可作为参考的是我国的春秋时期,君主彼此间有复杂的种姓和姻亲关系,战争从表面看似乎是个人恩怨的扩大,他们的理想是在一场会盟上获得权威,手段卑劣的胜利常常不被看做是可夸耀的胜利。宋襄公“君子不重伤,不禽二毛”的做法在当时很容易感染人,据此被一些人认为有名誉霸主的资格。

我怀疑的是,这种现象有多大普遍性?

古罗马军事的“规则”更多体现在军队管理和作战时的战术,而不是临阵的公正和礼仪,罗马军团是臭名昭著的入侵者,罗马帝国和日后的“黑暗时期”的厚重少文处处不同,战术上更无所不用其极。至于骑士间的战场礼仪,第一不会带到与异教徒的战争中,第二也不大在事关“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迂腐地适用,偷袭、暗杀、投毒和用间和鄙国一样是屡见不鲜的。那种私人决斗似的战斗应当不是西方军事史的主流。

然后看中国的战争文化是不是一种规则的缺失。战国的战争与春秋有了变化,各国国内,以“下克上”,权力和外交需要战争的催化;国际格局,蛮夷剽悍之国特起,民间思想活跃,谋士和武士瞅准机会,为了千奇百怪的理由纵横于天下,将各自的命运投入时代豪赌。此时的战争是几个强国或积极或被动地去争夺生存。秦汉以后,军制也发生了变化,三国时期各地豪强还拥有自己的部曲,在不断地兼并中(所以汉末被认为是封建制度终结的重要时期),军事制度重新回到了秦所追求的轨道上来。

(清理一下思想脉络上的通说:荀子认为性恶,应该抑恶,他的缺德徒弟想出来的办法是以恶抑恶,老子认为法自然,从源流上观察力量的对比和转化,发展出具体的手段。这些手段不断抽去相对弱势者手里的牌,诡诈之术越用越肆无忌惮。)

军队在谁手上,战争由谁发动,目的为何,决定了军事上的表现。由帝王决策的用兵,和政策一样:巩固王权,直取目的,法术为用。战争中的“不守规则”,或许可以理解为只是政治上的“规则单一”。决定胜败的因素一多半在战前就定下来了(所以现代人恐惧核武器不如恐惧对峙的文化意识始终找不到对话渠道),《孙子》立意高,精髓在于先研究不战,深谙佳兵不祥,“兵者,诡道也”,不战则已,战必鸡贼。

等到军事从政治中逐渐独立,发展出一套自己的价值观念后,过于灵活的战术就更不能简单认为是道德缺失。

军事谋略和制度经济学究竟有什么关系呢,我想了半天,中间链条太多太复杂,没想通什么牢靠的关系,各位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249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