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他们(十一月)  

2011-12-01 09:55:06|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一小笔钱和几次争吵,老夫妇毫无预兆地死于十八岁的养子之手。根据孤儿院的记录,养子的生父也是杀人犯。这类事情让一些警察至今仍然认为血统、面相、体征应该作为线索甚至证据。120

 

一群医生竞相责骂如今的小学教师毫无廉耻,逼着孩子上班主任办的收费补课班,过年过节暗示索要财礼;与此同时,一群小学教师在挖苦着时下的医生丧尽天良,伸手收患者的红包。119

 

她的生活是逃亡和捕猎,当初的冤屈几乎已经退居其次。狡诈地绕过层层护卫和随从,她捕捉到了这个极大的干部,出人意料地头顶诉状跪倒在地,解开衣襟露出一身重孝,大声哭嚎。短暂的面面相觑。大干部凝视着她上空的空气:“按政策办”。旁人如释重负,现在轮到她是猎物了。118

 

远近都知道这个女孩子:眼睛看不见的爸前几年死了,妈是精神病,喜欢把自己的粪便和她做的晚饭一起抹在墙上。女孩子在妈疯得不那么厉害的时候爬到吊铺上去写作业,她只能在课本里逃避,学习成绩不错。她每个月去社区领一次救济金,最大的进项是记者采访以后收到的捐款,她学会了如何用专业态度演示不幸。117

 

婚宴上有一桌留守被裁撤掉卫戍区机关的军人,神色凛然,挺拔得像墓地里的树。他们唯桌上军阶最高的长官马首是瞻,长官命令干杯,就以整齐划一的动作喝光杯中酒,每一轮消耗两瓶白酒,每三、四轮倒下一个。不省人事地被抬出去时,像极了马革裹尸上的悲壮。116

 

某名校的某名系聚集了各省的尖子生和多名理科会元,课程之难曾全国闻名,称为“牲口棚”。我认识一位榜样人物,在那里用睡眠节省下来的时间拼命苦读也只能达到勉强及格。十几年前,一个北京的冬日午后,他敞怀穿着一件高仓健式风衣,里面一丝不挂,晃着冻得缩成一团的小鸡儿,跑遍了校园的每个角落。115

 

在一个居民楼里见过一家私营的小养老院:简易折叠床摆放得像是轮渡上的统舱,男女混居,二十几位老人中有一半不能自理,只有一名动作缓慢的护工。几乎每餐都是齁咸的炸酱和挂面。经营者说,外面有很多排队等待顶替死者入住的老人。114

 

我小学班上,有一对早慧的男女同学,五年级第二学期,双双逃学去晚春的江上泛舟,拍了很多张亲密的照片在同学中传递。我们发现一张照片里,有半具浮尸,肿起来的脸正冲着镜头。我一直觉得是某种隐喻。113

 

她不知道她完全无顾及地购买并不上身的名牌衣服确实是一种病,直到她在银行工作的丈夫入狱。她在外面继续挺着大肚子疯狂地买,等他回来。112

 

他俩靠着从南方以极低的价格批发皮包,堆在车里以稍微低的价格零售,逐渐在城里站稳了脚跟。大学生冬季运动会前几个月,她欢喜地对理发店里的人说,几年来,他们终于有时间回老家去一趟了,因为从现在起的半年,政府都不许他们出摊了。111

 

蔬菜店里从来只有一个女人,没见过她的丈夫,她的丈夫存在的证据是她日益高耸的肚子。根据女顾客们的估计,她的肚子挺到一定程度之后,她果然不再看店了,继之以自称是她嫂子的女人,二十天后,她就回来继续卖菜,像变魔术一样。110

 

配钥匙的对面是个擦鞋店。店主是一对年轻的表姐妹,和每个顾客都很要好。她们还请了个修鞋的师傅,修鞋师傅的手艺是我遇到的鞋匠里最好的,常常顺手赠送一些价格以外的维修,他的要价比附近那个其实不会修鞋只会从下往上偷看姑娘大腿的老头子还要便宜,但是人们往往被老头子的长相迷惑,误以为他的价格更低。109

 

我家门外的街上,有对夫妇在门口摆了个小小的配钥匙的摊。男的将近五十岁,女的也将近五十岁,生的白白净净,互相很像。两个人都会操作机器,男人看摊的时候,女人就附近和老太太们闲聊,帮她们摘菜。女人看摊的时候,男人骑上自行车外出或回家做饭。复杂些的钥匙他们领你去楼上家里仔细加工,家里也是干干净净的。108

 

把结婚和离婚登记都放在大厅相邻的两个窗口,不是糊涂就是天才的恶作剧。离婚登记这一头排队的男女或者面呈羞愧的厌烦或者出离厌烦到彻底麻木,直到一个男人冲窗口里喋喋不休的女人大声怒吼:“都给她!我刚说了,都给她!”107

 

我大学时的女校党委书记脸上,除了五官之外还有“党委书记”四个字。我刚入学那年听过她的一件事迹:早晨六点半,她在自己家阳台上冷却的时候,目睹一对男女生乘出租车离开校区,她飞下楼蹬上自行车紧随其后,穿过半个市区,四十分钟后,在旅馆房间把他们活捉。她于次日做出职权内最无情的处分,告慰折磨自己多年的妇科病。106

 

多年前,在本市一条阳沟边上发现过一个被整齐切下的黑熊头颅,有个兽医说,这是本地一些权贵们别出心裁的饮宴的残迹。105

 

每次在家门前的麦当劳吃饭,都能碰上一对儿二十岁左右的情人。女的有一点风尘气,穿着很入时,男的比她矮一些,是在校学生的模样,又长又油的头发,表情像个冤死鬼。女人来了就坐下打开一只铝制化妆箱化妆,男的托着餐盘回来,虔诚地用双手喂她喝水、吃东西,崇拜地凝望她。我想他们天天如此。104

 

他说,我们在这边太过孤独,简直像个传销的一样诱骗国内的亲友来这里居住。103

 

他熟练地从十年前那座南方小城讲起,雾气葱茏,石板路在山坡上连起来几十座木楼,城里的人古朴、干净,又说起那个女孩儿住在靠水的一家,美好得令人绝望。然后说在大城市的酒会上再见到她时的时髦和圆滑,就着一段唐朝的初恋下了很多酒,完全没想过那并不是他该判别的人生。102

 

防空工事改的地下商业街里的另一个行当,是为摊主们运送捆扎起来的货物,黝黑、矮小、驼背,穿着红马甲,就叫“地下扛包的”。货物一立米一件,轻的大约一二百斤,一趟要在万头攒动的人群里上上下下几百米。收入不错,几年前的地震里,其中一位披着红马甲默默地捐了五千元,上了报纸。令人遗憾的是,钱直接汇给了中国红会。101

 

防空工事改的地下商业街里有一个行当,是给服装的摊主们当“托儿”。最著名的一位表演起来一句台词也没有,只是风尘仆仆地在摊前摊开一张包袱皮,拼命地往里放其实已经积压滞销的衣服,浑身都是戏,形体语言能拿到陈凯歌和姜文默默梦想了很久的奖,具有无法言说的煽动魔力。雇他一次,摊主能多挣1000块,分他二百。100

 

防空工事改的地下商业街是本市低档服装的集散地,摊主和店主们都家道殷实。很多在发达地区和时尚杂志上看不到的穿法都是从这里流行出去的:很多女人无论年龄身材以及季节,都喜欢外穿夸张的黑色丝袜配紧身短裤、豹纹紧身上衣、长筒皮靴,满身混乱的符号。她们觉得日常穿着这种性工作者谋生时才穿的制服“男的都贼爱看。”99

 

他从一个农民起家,做能想得出的一切事,相当一部分是坏事,他经历了几倍的屈辱,挣下了如今时时向人炫耀的产业。他命令女儿毕业后去考公务员,像他一样不惜一切地升官,35岁要当处长,40岁要当副局长,45岁要手握重权,他将全力资助她。他觉得自己不是浅薄和疯狂,而是对这个世道知道得太清楚了。98

 

当上所在单位的小领导之后,第一件事是动用公款买了一辆车自己开,第二件事是从家里搬出去和女朋友住在一起。酒后撞车撞得比死人多一口气之后,第一件事是新房子被失踪了的女朋友降价卖掉,第二件事是过去的媳妇为他料理让人嫌弃的琐事和身体。他在昏迷中听见女人冷冷地对别人说:“就算和他没感情,起码也得做给孩子看。”97

 

我们亲眼目睹他从一个和善的老邻居一点点儿变成了“酒魔子”, 眼神从奇怪的欢愉到癫狂、混沌,喝光家产以后,就用殴打妻儿来下酒。在夏天,我们难过地看着他穿着结满油垢的棉裤,拎着装着散装白酒的矿泉水瓶子在附近马路上晃荡。他成了住在过去的躯壳里的陌生人。他死的那天是他们家久违的假日。96

 

小公务员之间的和谐氛围是诸多乏味的荒谬之一。每三五年中的大多时候,他们表现得如同远房的亲戚,交换一些廉价的礼物,热络地聊天和互相吹捧,聚餐、酒后山盟海誓并在事后想尽办法报销掉发票。只有在竞聘的几天里,流露出吞噬掉对方的凶残,捏造谣言,举报,但这凶残是令他们彼此惺惺相惜的,在一切过后不需要任何解释就可以愈合。95

 

儿子和其他十几或几十个工友一起死在透水的煤矿下的第七天,他被请到矿上去,得到了厚厚一摞的钱,他们拉着他的手亲昵地问他还有什么要求,他磕磕巴巴地说自己正在垒猪圈,要点儿砖,今天早上,800块红彤彤的砖就送到了。他坐卧不安,觉得该去感谢一下领导才符合礼貌。94

 

她要解脱自己的病痛,其次要解脱没有公开背弃她的男人。她不断地写遗书,直到人们误以为她不会真的采取行动。除了她是如何把自己挂在暖气管子上以外,没有人对整件事情有异议。一切都合乎情理。在唯一没有公开的遗书里,她以健康人所难以理解的感激之情要他一定要和那个女人好好地生活。93

 

在官场里厮混的半辈子让他能感觉得出围绕在身边的不正常,隐约猜测着窥伺侦查进入了哪个阶段和双规的距离。他故意用办公室的电话打了一个电话,内容只是意思含混的寒暄。数年的苦心经营,就是为了让电话那头的人震慑住暗处的办案人员。92

 

#他们# 患者家属们带着一具罩着白布的尸体来了,将医院大门围得水泄不通。他们打算要尽可能地发泄几个月来的怨气和猜忌。几层密密匝匝的花圈是五元钱一天从主动来揽生意的人手里租来的,那几个相貌凶狠的闲汉也是。91

  评论这张
 
阅读(371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