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书评  

2011-07-12 13:12:08|  分类: 相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贾行家”这个名字所致,有关相声题材兼没人爱写的题目经常找我,甚至书评。这本书我之前也没读过,读完了觉得会去读的人可能不多。一时间真能代表人们生活的是俗的文学,俗文学不该标准低下,俗的美好很珍贵,能滋养的灵魂更多。我觉得相当多的“严肃”作家是因为写脍炙人口的东西实在让人昏昏欲睡才不得不雅的,否则他们的生活和为人的境界为什么那么庸俗呢?侯宝林的瑕疵是对俗字过于敏感,过于不认命,当然非如此也就不是他了。人生活在世俗里,该学会欣赏它,过去,沉浸在书斋里的天真学者是最容易玩味世俗的,几句骂人的村话也觉得很有意思。市井里的人能把平淡的捞面、小麻将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革命眼光认为是沉沦,我觉得是庶几近道。没头苍蝇似的参加代表自己最惨的一段生活的大合唱才叫沉沦呢。

旧相声的所谓理论都是表演经验和对一些术语的解释,没有体系。需不需要体系?不好说。演员以半文盲居多,好的演员和作品最多,现在左一个大专班、右一个MBA,术语和流派自封了不少,站到台上会说几句人话的,一只手能数过来,连曾经不错的老演员也除了嫖娼以外没见任何长进。我曾觉得相声对二人转有自己的优势,这个优势不是高雅而是沉积的、值得一听再听的世俗文化。如今。在相声里品味不到世俗乐趣了,那种优势变得更像是假设。

 

《相声溯源》:他们谈论相声时在谈论什么?

如今,一些具有专业背景的头衔的学者和草根作者一道,正在出版社的鼓舞下,致力于以市井的趣味和眼光著述专业话题,统称为各种心得、新读、“那些事儿”,虽有草根的粗浅,却无草根的真诚,迄今为止,我所知道的既赚到钱又顺便发挥了普及而不是误导作用的,不算多。与此相反,真正来自市井的侯宝林先生,当年却致力于像学者一样去思考和阐述,把自己的经验主动向专业研究去“靠”, 试图归纳提炼为理论体系,为相声留下一些可兹立足的理论。愿他们各遂心愿,各得其所吧。

署名侯宝林、薛宝琨、汪景寿、李万鹏的《相声溯源》就是其中的一册。丑话说在前面,这可不是本读起来松弛有趣、适合“三上”的书,和《江湖丛谈》也不是一类,书里没有段子、掌故、春典和八卦,没有相声门儿的恩怨秘史,它大概更像一篇以相声构成为专题的学位论文,以草蛇灰线的思路,爬梳的方法,在整个中国俗文学史里寻觅索引相声的蛛丝马迹。

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们能听到的相声是执行侯宝林及其再传的标准。我个人对他的主张的印象是:洁癖、进取。他以使相声登堂入室为目标来归置文本和表演,努力在官方文艺理论体系里为相声寻找体面的一席之地——跳出那个时代,他的见解颇可争议,但其自尊自重是可敬的,能把一种从前世俗眼中的贱业推向艺术,成为当之无愧的大师,不知道比那些把原本深邃的学问糟践成骗术的人高贵多少。必也正名乎,可能侯宝林的初衷是不满于相声来自清末张三禄的八角鼓以及戏法儿“圆粘”的垫话,是江湖“玩意儿”中的一门的通说,要为相声寻找更辽远的源头,融入整个中国文学史,使其由来有自。

常听相声的,大概没有不知道薛宝琨的,南开的薛宝琨教授一直从事曲艺和相声研究,当年每天的固定时段,都听他在中央人民电台的广播,这个名字挺亲切,他与侯宝林合作多年,说他是侯宝林最大的粉丝,我想薛先生恐怕不反对,北大的汪景寿教授也是不多的和相声界走得很近的专家,李万鹏主要从事民俗研究,这个阵容至今也足以代表相声理论界。

《相声溯源》成书于八十年代初,带有当时此类读物比较清晰的特点:勤奋、拘谨。

从前的曲艺演员里不识字的居多,又以秘本和“道活儿”为荣,以口传为主,文本都欠缺,遑论历史和理论。为相声溯源,要走经子正史以外的小路,多数的地方没有路,笔记、小说、以及变文、鼓词之类的说唱文学都要尽可能收集,这类材料是最容易散佚的,以当时的条件,难度和繁度不小,能收拢排列起来,就是一个功绩。书中很多行业性的描述分析应该来自于侯宝林,与历史材料对比的相声文本特别是新作品,大概也都是他选编和评注的,从中能够看出他的艺术见解,很值得一读。

本书只是以“说”、“学”、“逗”、“唱”四部由来为架构,在历史里一一寻找对位,无形中还是在“四门功课”的窠臼里打转,缺少向上的一跳,实在是有些遗憾。那时候的很多研究助跑充分,却缺少这一跳。“四门功课”背后的历史心理积淀,是非常值得挖掘的,解析相声的源头,至少还有美学现象和中国文化里特殊的幽默精神两条线索可供发微阐释。说它是个遗憾而不是待填补的空白,是因为现在虽然有说相声的硕士,却恐怕不肯做、也做不来类似的研究了,相声理论大概也就这样了。现而今的时新相声,连我们这些听众都觉得不好夸,以侯宝林的苛刻标准就更不堪了,相声表演八成也就这样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0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