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2011年07月29日  

2011-07-29 10:14:39|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言论】

在属于中国的灾难里,处理灾难的手段总比灾难本身更恐怖。

当初,汶川地震后耗资几亿元建了豪华的北川中学,实在是条恐怖的消息,如一个长期受虐的妻子收到丈夫的诡异礼物。我预感到今后的事情都将依然如此:温州的车祸和之前及以后的车祸、矿难的处理将遵循同样的原则,在昨天的新闻招待会之前、在填埋坑的附近,匆匆摆上了菊花,洋溢着没有意外的冷血。

疯狂的高铁游戏是中国经济的一个缩影,用几年的时间对赌一个科技和效能都远远超过自己的国家都要几十年才做成的事,像在市区公路上飙车的亡命少年一样任性。很多高瞻远瞩的学者说,中国像那部《生死时速》的电影一样,被装上了定时炸弹,只要速度慢下来,就会引爆,而且从军事的角度分析高铁为什么要建以及为什么要建的这么迅速。我实在觉得人人都去考虑“国家前途”和“战略”是个恶习,我们应该考虑的是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尤其在有责任的人不大考虑的时候。我觉得我们文化里的一个恶习是喜欢千方百计地体谅强者。

这一次几乎所有人都感觉愤怒和如鲠在喉,因为不再是某种抽象权利,而是实实在在的生命威胁,却仍有一些神经坚强者:

《环球时报》在灾难的第一时间发表社论《高铁是中国必须经历的自我折磨》http://news.sina.com.cn/pl/2011-07-25/084022871042.shtml,在数目巨大且有争议的遇难者遗体尚未得到尊重时就放言:“中国社会需要度过温州事故的危机,它的结局应当是我们拥有更安全的高速铁路,而不是把铁路的速度降下来,回到绿皮车时代”,我想奉劝这些刀笔吏:像特权者一样视他人生命为草芥不见得就能像特权者一样舒适安逸。

“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我只能说,或许我们活该。王先生是个有趣的个案,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是不是还是以传统的“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心理推卸自己也是一个人的事实,或许几十年的仕途真的可以把一个人彻底异化。有网友不礼貌地人肉了他的家庭成员,果然,他的子女都在他的羽翼下。这是一类典型的中国家族。这是一个事实:耸耸肩膀、带着微笑说由自己的部门制造的可怜的孤儿是“一个奇迹”的人,不是《蝙蝠侠》里的反派,而是拥有很完整、很健全的家庭和后代的父亲和爷爷。

还是英语培训商李阳老师的微博:“作为中国人,作为网民,在国家发生重大交通事故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冷嘲热讽,不应该大发牢骚。任何一个国家,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都发生过这样的灾难。我是高铁的支持者!美国无法发展高铁,因为美国人已经离不开汽车,他们不愿意乘坐高铁,但中国必须发展高铁!这是对地球、对环境的一个美好交代!”我英语肯定不如李阳老师好,又不懂铁路,不知道美国、日本是不是都发生过“这样”低级错误的灾难,是不是在处理的时候都是这么野蛮。李阳老师同样相信中国的进步要依靠对惨痛不必要的牺牲毫不足惜的豪迈,而且相信肯定轮不到他。

网易注册用户haozjq在《五岳散人的三级宪政》里留言说:“那么长的铁路线,不同地方的气候相差很大,出点故障,也是难以避免的。一些别有用心的家伙就乘机幸灾乐祸。我觉得这些都是小人,自己做事是一无所能,就知道吹毛求疵,对他人指指点点、评头论足。正是应了一句话: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要干点事情,总是要遇到困难的,会犯错误的,什么事情也不做的人,永远不会犯错。我一有机会就坐高铁,我支持这种新生事物。遇到问题,就破口大骂,而不是想法解决,这样的评论家要不得啊。”——对有些人来说,几十上百条人命是“出点故障”。亨德森在普及读物《欢乐的经济学》里有个俏皮的比喻:一个歹徒在逃亡的过程中毁掉了汽车、旅馆的电梯,造成了经济损失,为什么他不在乎,因为损失不由他承担。他将美国政府比作那个歹徒,错误决定的后果由纳税人承担。他不知道有个诡异的地方,歹徒糟蹋完了,旅馆的老板自己出来说没关系,连夜赶制锦旗。

【废死】

    几天前,清晨问我对“废死”问题怎么看,因为他知道我曾在一个法学院里混过四年,其实我们当时没学习过这么前沿的问题,或许学过,而我旷课了。我觉得这事儿和废死真有一些关系:我们如何看待生命。

     我当时概括自己对“废死”的初步印象是:(1)这是一个美丽的、基于对人类美好预期的理想,它如此美丽,以至于在中国的法律体系里只能充当彼岸的愿望,我们可以在立法中无限接近它,比如慎杀、少杀、对一些非恶性犯罪(比如诈骗、思想言论犯)明文废死,甚至直到有一天连续很多年都不再由法院判决死刑了,也要保持足够的警觉跨出这一步,政治和法律最害怕的就是混淆现实和彼岸;(2)如何看待刑罚,要看社会处于哪一个时代,几乎所有中国人对这个说法还是感觉那么不可思议。一些国家包括美国的一些州的废死,是在经济、政治、法律、文化以及社会观念达成了必要条件之后实施的,我们目前没有这个迹象,早早地把这个果实举到空中,下面的枝叶还没有伸展到那里;(3)中国有很多比废死更亟待改善、更有可能实现的法律问题。

现在我对这个问题还没有更进一步的认识。当我发现对待生命的草率冷漠还是一种规则,没有犯过任何罪行只是不慎购买了一张高铁车票的人就要被铲车和“有奖火化”一再侮辱时,我的功利主义不得不又一次作怪,暂时拒绝了废死这个美丽的主张,希望事情可以先做到“别活埋”。

  评论这张
 
阅读(3352)|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