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 71  

2011-08-19 12:25:46|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原来市政府广场上崛起的商场麦凯乐,前段儿网上有条消息,原文如下:“(麦凯乐内的)Ermenegildo Zegna店员竟然打人!一位阿姨三万八买了一条裤子,儿子婚礼当天刚穿就开裆了,去找店家,服务员说我家裤子就值200块你傻逼乐意买!然后煽了阿姨的朋友好几个大嘴巴!”可能很多人觉得该店员除了打人,说的是实话。几年前,有位孤老的教授花几十万给自己的爱犬庆生,不少人指责他为什么不捐红十字会,忘了别人的财产如何处分完全是个人自由。何况,现在看来,的确是不如给狗花。

我的几百条杜撰集句座右铭之一是:“文章憎命,富贵何时”,希望有墙可挂的时候,去天津请拾乐老给我写一副。钱的作用是感受,买条四万块钱的裤子能获得捐助一所被无端拆掉的民工小学的快乐,就买呗,不过,一位妇女去杰尼亚这家卖男人西服的店买裤子,恐怕也就是开裆的命运。这件事如果属实,也可能是掐头去尾说的,如果目睹全过程,没准儿会更同情店员。如果店员真说了这话且动了手,确实也不专业,泄露了秘密,对不起自己的雇主,简直是当发言人的料。

中西对宗教问题(实际上是死亡问题)的态度影响了各自对享乐的态度。伊壁鸠鲁曾是洋老饕们在几百年里的护身符,我们好像没以爱吃为耻过,入世来说,食是礼的重要部分,如今江湖乱道,权贵们胡吃海塞,把仪式和等级吃乱了,某人随某领导巡幸,到贫困地区,连随员都燕窝熊掌鲟鳇鱼唇犴鼻子地滥吃,到繁华些的地方供奉得反倒简慢(懂官场就懂这里面的道理);出世去说,填住祸患的出口,吃是寄情所在。王世襄前半生锦衣玉食,后半生从未踏准“时代”节奏,擅长之一是做菜,他在各种场合时常题外话似的感慨现在全北京都找不到好的香糟了,还怎么做糟溜鱼片?是说他的道已经不合时宜地孤了。

时尚人士如果也伙同外国人一道认为国人爱吃头蹄、下水、珍稀动物或宠物,发明松花、臭菜、臭豆腐等为野蛮的话,大概是对于吃有误解,吃到耸人听闻、匪夷所思才说明进化到逾越人伦的高妙境地,蛮荒的表现是单调和半生半熟。这就像周立波的同好们津津乐道的昂贵咖啡豆是从猫粪里捡出来的,为了享乐甚至以享乐填充信仰时,人敢于不计后果地突破禁忌、伤害他人及自己。不吃大粪就不能说会吃。

我过去对“番菜”的印象是其方法论和操作基于科学精神,而我们的烹饪调和是技术,更是含混的体悟,是道,从直觉出发至于直觉,秘方绝学满天飞,不肯推理和量化。国人喜欢直接说出结论,中间尽可能装神弄鬼,使人惊讶于其天才和洞察力,而外国人觉得没有过程的正确缺乏保证,不应该给分。后来看到胡适多年前写的论中国科学精神一文,批驳了这类简单观察,他坚信世上没有哪种文化会缺德到不适合科学精神的。

我们还有一个毛病是信赖通才,少专业精神。以为政治家需要道德高人一筹,历史上一说哪些政治家造孽后斋戒禁欲,默写罪己诏,就真有人自发地为之感动,其实我还是愿意看到他用几十种方法吃对虾,多少算是一点儿人味儿。

吾思夫使我至此极者而弗得也。父母岂欲吾贫哉?天无私覆,地无私载,天地岂私贫我哉?求其为之者而不得也。然而至此极者,”(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结果未予显示)不仅公有,连带“民众”二字都可以说是幻觉,是我看问题方式的转折点。人的安全来自于保持个人想法,追求个体利益,获得自己的财产。比如在房价里,卖地的罪远比盖楼的大,因为前者是不该出现在自由市场里的角色。

去年,有对比说上海的房价和香港的波动结构大概差十三四年,也就是拐点出现后,几年内要缩量跌到高点的半腰去且找不到对手盘,现在好像没人预测这个事儿了,温水里的蛤蟆一样懒了,神经获得砥砺不代表死不会将至,如果成真,身背几十年贷的人该怎么办,我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或许是在央视的引导下骂资本家。聊斋里的主人公常常因为一所大宅院闹鬼狐等原因就弃居搬到别业去住,不知何年何月的事儿。

有这样一个镇子,做什么事都被禁止了。

  现在,因为唯一未被禁止的就是尖脚猫游戏,所以镇上的臣民就经常聚在镇后边的草坪上,成天地玩尖脚猫游戏。

  因为禁令被制订的时候总有恰当的原因,所以没有任何人觉得有理由抱怨,也没人觉得受不了。

  几年过去了。有一天,官员们觉得再没有任何理由禁止臣民做这些事了,他们就派了传令官四处通知人们一切都开禁了。

传令官来到老百姓喜欢聚集的那些地方。

 “听好了,听好了,”他们宣布,“所有的都开禁了。”

  但人们还是玩尖脚猫游戏。

  “明白吗?”传令官重申,“你们现在可以任意做想做的事了。”

  “好的,”臣民们回答。“我们玩尖脚猫。”

  那些传令官一再地提醒他们的臣民,他们又可以回到他们从前曾经从事的那些高尚而有用的职业中去了。但是老百姓都不愿听,他们继续玩尖脚猫,一圈又一圈,甚至都不停下来喘口气。

  看到他们是白费劲了,那些传令官就回去禀报上面。

  “这很容易,”那些官员们说,“现在我们下令禁止尖脚猫。”

  人民就是在那时开始反抗的,杀了很多官员。

  然后人民分秒必争地又回去玩尖脚猫了。

——卡尔维诺《做起来》,毛尖译。在温州之后的沉默里,我看到了这么种恐怖。

  评论这张
 
阅读(193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