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乡愿之见  

2011-10-26 09:06:08|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一年前,在网易微博上的旧事,当时教师范美忠在线接受一个小型的访谈。我当时自以为对他的权利有足够的尊重,说了一句大意是“您有那么做和说出自己见解的自由,但或许那时候和那种情绪的网友说,不是一个好时机”的话,范老师看到这条评论回复道“我那时候说正是时候!”(也是大意,好像还有下半句,是批评我的,想不起来了),此时,恰好有一位不知道是范老师的朋友还是路见不自由拔刀相助的先生也给我评论:“你这么说只能代表你的丑陋!”(或是“肮脏”,仍然是大意)。我当时就惶惑了,起初只觉得自己犯贱,继而吓出了一身冷汗,反思我是不是真是一只乡愿?这是件令我对自己的道德耿耿于怀的事,倒不是说我觉得范老师们没资格认为我丑陋,没有现实经历过,我绝对不敢说自己能做出舍己救学生的事情来,且做出来了,也不能认为这就有资格看不起不做的人,不宽容的人断不是真高尚(对“敌人”秋风扫落叶者的“春天般的温暖”也是可疑的)。

——这段垫话,是因为小悦悦事件想起来的。如果当初地震中的是一班幼儿园的学生,不知道我对范老师的事儿会不会换个角度看待?当然幼儿和高中生完全不同,高中生有能力自行逃生。我不是继续人身攻击,而是觉得这和我看待小悦悦事件时的摇摆近似:对待监护权上,要把直观上的恻隐和法律责任区分一下。到了小悦悦的事件里,也可以置换成:假如不幸死于车祸的是这家行动不便的老人呢?

 

听说一位印度裔的脱口秀演员在美国有这么一个段子:“我们东方民族都打孩子,你们美国人看了大惊小怪,但是请不要以你们的习惯要求我们。试想,一帮东方孩子在校园交流昨天晚上被家长胖揍的经验,你的孩子因为你奉行了美国价值观,没有被染指,他多么孤独,多么觉得自己被和自己的文化割裂了?”还听说,鲁豫老师的拿手问题之一,是知性亲和地凝视嘉宾三至五秒,微笑地问他:“那你爸爸小时候打你么?”

哪有不打的?你表现再好,架不住家长经常有不高兴的时候。在咱们“自己的文化”里,孩子向来不算人,来的不凑巧或者性别不合计划,家长随意就可以扔掉或者淹死,遇到灾年,爸爸是个孝子,说埋就埋了,爸爸是个吃货,就拿去和邻居换着煮煮吃了,至今法律对“遗弃罪”和虐待子女的处罚操作起来仍很轻微,救助仍很不及时,闹的中国“孤儿”在国际上的行市很不错,美剧里将其作为中国仅有的优质产品来宣传。所以我们这一代小时候一边挨揍还要一边被教育:“你们比我们那时候幸福多了!”

按照这种思维顺下来:一个孩子因为家长看管不慎死于车祸,大意相同于过去孩子没看住,掉进村口的井里了,四邻的反应第一是井水不要被污染,第二才是“好好的孩子,可惜糟践了,好在只不过是个小丫头而已”——在我们不动声色的“自己的文化里”,夭折了叹息两句、装进粪桶里丢掉、遇到荒年吃了,这些可怖的行为都是那么悠闲。

人们对小悦悦的强烈关注,最大的推手可能是“计划生育”,一个家庭把全部倾注到唯一后代之后,只要不是政治上过硬,对他人的孩子多少会有感同身受的痛惜。我们又指责不了残害小依依一家的凶手,只能将被“有关法律规定”(是何规定我不知道,应该和被屏蔽的网页所根据的法律相同)限制得很严格的一点儿人性倾注给小悦悦。

“言必称希腊”,现在遇到相似法律缺失的情况则必称美国。微博上经常被转的一个言论是:在那里,会根据法律直接问责小悦悦的监护人,亦即,他们不是受害者家属而是另一起相关案件中的被告。这是整个社会经过长期训练,普遍建立了“这违法”而不是“这缺德”的第一反应的结果。家长未尽到责任而出了美版“小悦悦”,父母需要被问责是因为幼儿完全没有行为能力、家长未尽到法律义务的明确定义而不是孩子可爱、孩子死得惨的直观感受(立法思想是另一回事儿)。这也是为什么国内通行的说法是“那里是老年人的地狱”——在法律的公平上,你再老,你也是完整权利的成人,像幼儿和猫狗(对动物的保护似乎也援引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一样看待和保护对完全行为能力的成人来说是不对称的,所以他们到了公共汽车上也不要别人让座可能是公平和尊严的相互渗透。《格列佛游记》提到一种长生不死只变老的人,到了一定的年龄,政府就没收他的财产,这个假设很有意思,真有这种人出现,或许真会被课以“老而不死是为垄断税”。有的说,“那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那里老人们晚景凄凉!”这就是又把两个层面的事儿搀和到一起了。我在国内目睹的晚景凄凉的也颇不少,很多还不是被遗弃得凄凉,而是被啃得凄凉,老人很想向儿女“乞骸骨”,说谁更凄凉,还真是有待统计。把老人和婴儿放在一起说,是我觉得我们的直观感受有个弱点,更喜欢根据个人的经历和地位,关注时下对我们刺激强烈的对象,类似于爱护动物的偏向于爱护自己喜欢的种类,护猫狗的不大护白鳍豚,其实后者更濒于灭绝。这种习惯不仅对解决问题的帮助有限,总结为文化,发展到极端,再配合官方推广,就又生出“埋儿”或者雷锋这样离奇的道德楷模来了。

小悦悦的父母有没有违法,要看我国的法律怎么规定了(我还真他妈不知道)。前一段看过一组图片,是在某地煤矿打工的农民工家庭里,父母上工时把孩子都捆在屋里,孩子只能就地便溺,状如囚徒,很多人见了谴责家长,稍微懂得替他人着想一下的说,不这样又怎么办?有人给他们办托儿所么?孩子出事儿不是更可怕么?现在看来确实如此。我不知道小悦悦家里的实际情况,所以孩子虽然无辜和凄惨,没有足够的证据,仍不敢认定她的监护人一定该判刑。因为小悦悦生在中国,谁都知道在这里倘若不叫李刚,健康安全地养大一个孩子有多么艰难,在别处可以轻易避免的事儿,在这里真的有可能是在所难免。在这里,造成了无数小依依的歹徒还在过着衣冠楚楚的生活。

至今,我对这件事依旧感到茫然。

 

南京彭宇案因为这件事被再度提及,我是在豆瓣看到的这篇报道,真伪没有确定,很可能这只是泄愤的游戏之作,写得是:徐老太的健康情况很糟,记者采访了她从美国回来的长子潘先生,潘先生说:“彭宇就是一个社会渣滓,就是一个小流氓。这个人打着雷锋的旗号,亵渎了雷锋。雷锋是个精神偶像,而他是毫不负责任的无赖。”他大骂道,“你说‘碰瓷’能碰成这样吗,三年都卧床不起,这是‘碰瓷’吗?”“我是一个基督徒,我总觉得善人总有善报,恶人总有恶报。”在美国加入基督教的潘先生说,“公道自在人心,抬头三尺有神灵,加州好多基督徒都在为我妈妈祈祷,可是在国内却这样。哎,我就不说了。”。如果真有这么位潘先生,在美国真富裕到信教的程度——因为正经教徒应该按时奉献,恐怕就不会为了几张往返飞机票钱无中生有了。我确实见过几位爱像文中潘先生那么说话的人,皈依了基督之后,欣欣然若新认了干爹的郭美美,和人说话也是潘先生这种“兄弟在加州的时候”的威风劲,让我觉得义和团也有可同情的成分。我知道他们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基督徒,好基督徒绝不是这个倒霉德行,这类人里,有不少在国内就踊跃入党,出国去就踊跃新教,喜欢拿信仰当买卖做。当然好宗教也不抛弃这种人,这是宗教了不起的地方,我就没豁达到搭理这种人的地步。有些人的道德阵营变幻莫测,善于入乡随俗或故意反弹琵琶,正属于古俗语所谓只能“法度”的范围。一件事情,道德上我们茫然,只好诉诸于法律,而法律也变幻莫测的时候,反过来又加深了道德的茫然。

  评论这张
 
阅读(228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