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八卦:男女,关系,禽兽  

2012-03-13 16:18:52|  分类: 姑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常不愿意知道怂恿自己胡思、乱窜、做怪的是什么,只愿意后悔当初不去那个地方就好了、不做那个决定就好了、不遇到那个人就好了,他也知道换个时间地点一切重新复制,他是怕想清楚了就觉得没意思。圣人就没意思,圣人说你多欲,圣人说我不多,我从心,我行不逾矩。当圣人有什么好呢?几千年后,随便冒出个脸歪心斜的货就自诩是他的后代。

伤逝一

我贫乏的法律训练里有这么一条“刑法案例中,严重毁容如果被诉故意杀人是正常操作”。严重毁容,特别是针对年轻女性,是比凶杀还要残酷的。严重毁容所用的手段,焚烧、泼浓硫酸,和谋杀也不好区分。

【饭否】

1)小说家不装公知:梅里美的开山名篇《马铁奥.法科尼》,科西嘉好汉马铁奥得知年幼的独生子出卖了在家躲避官府捉拿的绿林好汉,问他媳妇“这是我的种么?”带着他进了树林,一枪毙了他。冷血残忍之外,干净、慑人。英雄的行径异于常人。自然,今后谁再敢拿儿子的事嘲笑马铁奥,他也有权一枪毙了对方。

2)早报记者在该组照片中发现,周岩与几名男生的合影均比较亲密,大部分都是男生的手搭在了周岩的肩膀上、两人头靠头的合影——逻辑:“1,姑娘交往的男的多,就该被毁容。2,凶手为我出气。3,情有可原,改挺凶手”,心得:撸瑟的嫉妒是网络热点的G点。

3)从安徽那个事儿看,黑手党的群众基础比较扎实:傲慢的犯罪,没有对话余地的阶层,不配得到信任的司法行政体系。

还说梅里美吧,何塞为了卡门改变了自己的生命轨迹,却依然无权拥有卡门的未来,因为嫉妒和自卑选择杀死了她,小说家讲故事的时候,对何塞不失尊重。如果何塞用火焚烧了卡门的美貌,他还配得到一点儿同情么?前者或许还有丧失理智已久的迷恋,而后者只是占有而已。所以我非常乐于向年轻的凶手的父亲推荐那篇短故事,或许,他当初没在孩子踩坏抢不到的玩具时对他加以制止。还有种说法是:这类人生来如此,不在于后天的管教。如果相信这种论断,人类社会的所有法律和教育都将被颠覆。我还是宁愿相信不是如此。

随后的事情就和我们看客有关了:一些暗示受害者“生活作风”的图片被“恰当”地披露出来以后,新闻评论里的说法基本上就转向了。我当时有点儿奇怪——我就已经是个嫉妒心很强的病态患者了,也还觉得她喜欢和谁交往、和多少人交往、交往到什么程度,是她自己的事儿,未成年阶段,是她父母的事儿。这些人青春期得被多少追求者拒绝,得多么孤愤,得多么不幸福,才能在她受伤毁容之后还觉得不过瘾呢?这和严重的犯罪行为有什么关系么?获得这些人的同情比获得爱情还难,好在,这些人的任何情感都毫无价值。

狂浪二

狂浪这个词儿,线装黄书以外久不见书面,主持人张绍刚新近用过一回。有关饭否:

1)顾城明明是疯了以后用斧子杀了他生前亏欠很多的妻子雷米,为什么当时被诗歌界煞有介事地像痛惜一个英雄似的哀悼呢?当年我以为长大了就懂了,现在还是没懂。原本不该这么比较,但是广为人知的诗歌界人物中,顾城的意境诗艺抱负学识和精神病档次都无法与只杀自己的海子相提并论。

2)据爆料称,白静提出离婚的理由是婚前不知周成海有过婚姻和孩子,甚至不知他比自己大18岁,还说周成海对其有家暴及婚外情——不是被人贩子卖给周家的吧?

    3)有位演员在微博里说别人“身在娱乐圈却出淤泥而不染”,我足足琢磨了十分钟他的立场。

4)爱情是个中性词,为了一个普通人看不出什么优点来的女人改变自己的人生充分体验各种必要性不强的苦恼并给身边的人带来麻烦,最后和她同归于尽,这是爱情,这不美好。

事实是什么,不知道,事实的版本太多,能看到的是结果:我总觉得这位男士自始至终是满怀爱情的,一个成功的商人必然精于计算价值、投入和产出,他在整场婚姻里都表现得如此糟糕,只有一个解释:他结结实实地恋爱了,还有一个细节存在争议,他杀了自己妻子多少刀,如果真的多达十三刀,那么就一定是爱情了。很多人的爱情都是如此,多砍了很多刀。

也只有满怀爱情的人,才能在对方身上看到许多我们看不到的,或许对方也根本不具备的东西。我要是商人,一定得看看合伙人的家事决定策略:如果用MBA手段管理三个以上的情妇,要信任;如果小儿子的女友生了三个儿子还不许她进门,要投靠;如果娶了个演戏很烂、有健身教练男友的女人,要脱钩。

我相信黑手党的许多信条,他们是残酷生活的实战派,比如“男人没有资格粗心大意”,真的,会害死许多人。

熊罴三

有关饭否:

1)对归真堂是大好事,说是它一手策划的我也不奇怪。真要搞它应该争论熊胆是否有效,然而,对上市也无所谓,人民网就配称为媒体么?终于有人对人的新残忍了:十七岁的女孩被烧伤,有些人的爱只是占有不成的仇恨,欲望转向破坏,有些悲剧就是愚昧。世界偏偏需要这种残忍和愚昧。

2)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现状和意图知之甚少,傲慢是最不必要的情绪之一。在自由经济原则真正确立的国家,这样的企业依然会面临麻烦,甚至更大,经济学和方舟子,都需要承认世界维度的复杂,都要知道有些事情非如此不可,如果能接受进化论的话。

3)有权力抗议活熊取胆,有权力维护自己的所有权和生产。爱动物、经济在不同的层面运转,二律背反,出现龃龉向法律汇聚,由司法调解。没必要谁被谁说服。做事情在法律的框架内,抗议不能闯进门不能上高速拦车,先学守规矩,再学坚持。但也不必为自己的害臊,脑子不清楚能学,心底单纯柔弱学不来。

4)屠杀一座城市的游牧,在文明上,或许还有进化的可能,而已经发明和推广出如凌迟等酷刑和虐杀的文明就没有什么希望了,它已经给出了进化的结果。我在这种凌迟文化中长大,眼和心都是黑的。

5)极端爱动物必须要反人类,否则逻辑上就困窘了。我吧,主要是舍不得戒狗肉。

    6)一直觉得就是归真堂花钱雇的动物爱好者。

7)有个法国人在一本闲书里说,本世纪内人类会以素食为主,当时想这个法国人扯淡,全世界人都有饭吃都达不到呢,现在估计他是换一个角度说伦理问题。

8)一个自由的市场,并不能给你它所不能给你的东西。美好的事物依靠美好的有限性。

日常生活中,我更喜欢和爱动物的人在一起,不喜欢经济教徒在一起。就像我不喜欢AA制,我宁愿不出席或做东,我知道这挺傻的,但是宁愿做我。

熊在东北曾是最常见的猛兽,掌和胆都相当昂贵,所以过去只有土枪的猎人还是冒着危险去猎熊,猎人们敬畏每一次未知的命运和幽深的山林,所以他们恐怕也觉得:熊瞎子是半个山神,只该忍受被捕杀这一次的羞辱,不能把它们豢养起来,时时挤胆汁。你问他们为什么,这和挤牛奶不是一样么,他们也说不清。你说“你说啊你说啊,可见你脑子不清楚,人愚昧真可怕”,他就看看枪再看看你。

其实,把熊关在狭小的铁笼里,身上挂个引流管,至少在我们这儿的人听来不算多么骇人听闻,这种技术革新少说有十年了。十年里,耳闻目睹了不少人对于人的残忍,对熊看得很淡。世上的残忍,来自于对他人疼痛苦难的不在乎,这种不在乎到了一定程度,会以折磨他人为乐趣。我觉得把这件事不论证到底是聪明。比如吧,我吃醉虾,不吃糖醋鱼,吃狗肉,但最好别当我面杀。孟子说你还有救,爱动物的人说你是禽兽,随便吧。

人和人的生活和见地是远的,有人追踪探究黑窑工,有人在高速公路上拦截运狗去屠宰场的货车,都义愤填膺,都觉得是难以容忍的暴行,认为是当务之急——我没有和任何非人类发展过类似于人际交往的感情,所以只是承认,达不到拥护。那家靠挤熊胆汁发财的企业预备上市时,热爱动物的人出面阻挠了。与此同时,另外一些信奉经济学常识的人出来奚落:熊是企业的资产,没有法律禁止,你们哪来的权力阻挠人家的经营?何况,取胆反倒促进了熊的保护,你们爱熊,真有本事领到家里去亲爱的养么?

爱动物确实不是违法和危险行为的理由。人有权利抗议和表达,但不能擅闯私人禁地,不能损害他人,意见被人认真对待,前提是清醒。然而,在市场化最彻底、最能容忍各种商业的国家,这样对待动物的企业应该同样要面临大麻烦,世界原本不是依靠商业这么一种规则在运转。

道德和法律,文化和商业,感情和事实,各自有不同的运转层面,一致的时候会推动世界变得好一点,取向不同的时候会有矛盾。承认它们各自的必要,总能想出类似高架桥或十字路口的办法来。最后齐之以法律,妥协出对熊稍微好点儿的结果。站在各自的领域和立场上辱骂和嘲笑,有什么用呢?

其实,长期生活在那种环境里的熊,恐怕都有肝胆疾病,喝它们的胆汁能治什么病呢?爱动物的和经济学家,都傻不过归真堂的顾客。

这篇日记估计要讨多数人的厌,但是,我想起来,我其实不靠讨人喜欢为生啊。

  评论这张
 
阅读(346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