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和尚组队刷和尚  

2012-04-22 13:22:02|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为门徒着想、替信众负责的哲学纲目会开辟个职业出来。黑暗时代活得最体面的是教士,我们有党校教授,拿的工资高,讲的东西通俗,这类职业和政权有关,佛家没有取得世俗权力,却能由思想而佛教,而和尚、尼姑,而人大政协委员。

我对佛教的欣赏仅限于佛经文本优美,情怀之悲悯在世俗中不可思议。哲学上一点儿不懂,有一些学者讲佛法,如果你不信就没法看,如果你信了就会对作者产生悲悯。梁启超、梁漱溟的研究,大概是归纳分类、算哲学史和说明书。熊十力是儒家泛滥于佛老,讲唯识,拆开来多数字都认识,合起来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王元化向他学佛,写过件轶闻,说熊十力孤身在外时,曾梦见弟弟死在床上,后来得知,兄弟果然殁了,他相信冥冥之中的预兆,当然这和熊的研究未必有直接关系。张中行是熊的学生,曾经主编专门谈佛的学术刊物,一点儿都不外行,他说对熊的东西也是摸不到门,倒是一句话黑虎掏心:说现在已经有了相对论,做研究可以辽远到河外细微至分子,纠结于体用有必要么?张似乎连中医都不太信服,做学问偏向于科学。

我觉得,如果你可以用认识方法去看待一个思维系统,虚相就可以抛弃了:佛说法,不会没完没了地说琉璃世界是怎么装修的,像个土鳖游客;五十年代,中央领导开会,肯定不说等实现了共产主义全国的食堂都吃土豆烧牛肉,而会说上海的资本家要逐步搞掉。

 

2

我追求的观察人的方法是,尽量不做分类。人群往往是幻觉,尽管他们确实因为一些缘故具有共性,但坚持某个地方的人、某个职业的人一定不是好人之类的观念,会损失很多乐趣。

最近网络流行组队刷和尚。

先是有人曝光北京大街上游荡着两个背着LV、挎着蜜的和尚,公安机关又发布了南方某兰若的名主持居然是灭门案的在逃凶手。我好像喜欢挖苦和尚,其实我对和尚挺理解的,这是种社会职业,与它所宣扬的信仰关系不大,之所以是一种职业,在于他能提供某种交换,比如人去庙里烧香,为了祈求发财和婆婆早死,和尚敲罄,说阿弥陀佛祝施主心想事成,你就觉得不可控的事情一定会比不烧香之前提前实现,高高兴兴地回了家,这就是你买到的东西,和枯燥的哲学有什么关系?

鲁迅有篇暖和的散文,好像叫“我的两个师父”,说为了好养活,他小时候做过“跳墙和尚”(北方的说法,南方怎么叫不知道),拜了个大和尚为师,有师娘,师父和师娘生了很多师兄弟下来。汪曾祺的《受戒》也写过这个,和尚是门手艺,生活很世俗,和木匠、杀猪的没什么区别,他也用同样兴致勃勃的同情来看待这些和尚——想想他写《受戒》的年代,就觉得真了不起。

有个笑话,说一个小孩儿说教堂是主和人做买卖的地方,这个笑话其实没错,类似的地方都是做买卖的地方,但严格说来,是人和人做买卖的地方(虚相是可以抛弃的,包括耶稣和佛陀,心中和一点儿若隐若现的光亮相对时,是容不下其他形象的)。比如我知道一位女士,是博士生,毕业之后运用资本运作的方式在黑龙江某县的山上盖了座庙,集资数亿,年收入千万,我没觉得有什么错,庙盖得证照齐全,钱来自掏钱者的自愿奉献,不是靠发布什么税种硬抢来的,掏钱捐给女博士傻不傻是自己的事,在钱的事情上我相信人的自由表达。

后来又有消息说,那两个被正版带防伪度牒的和尚扭送派出所的和尚真实身份是北漂歌手;又说,两位歌手是受了某居士骗,想出这么个办法来玷污所谓信士;后面就没看过了,不知道有没有策划公司出来宣布对此事负责。如果真是为了报复而玷污谁,他俩的行为就太不着边际了。像一个人因为配偶出轨而出轨,把婚姻和性生活这两件事都搞得很没意思。

 

3

寺庙是份产业,书面意义上的好和尚做不得主持。相同的道理,我没事儿拿释永信说着玩,说他一看就不像个信徒,一张油脸吃素吃不出来,一脸鸡贼禁欲禁不出来,也只是说着玩,为了释放性格里的刻薄。他确实是位好经理,成功地把少林寺拾掇成个类似横店的旅游城,旅游城是少林寺的本分,经理是释永信的本分。不是他做错了,是有些人的期望错了,他能不能炼出舍利也是他自己和炉子的事儿。前段时间又有人出来揭苦修的大悲寺僧人的底,没看,因为现在想法和之前不同了,真假都无所谓。如果你买的是安慰剂,就不要想的太清楚。

金庸的小说里,少林方丈是外交家,达摩堂首座是侍卫长,顶尖武术家是寺里的杂役,金庸很聪明,他可能认为武功是修养的体现,世俗地位高,对世外的修养就有影响,但是武侠小说的世界太小。武功实在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少林武僧被日本拳击手打倒在地之后,恐怕连少林寺都开始同意我了。

内位流亡美国的大气功师说,在寺庙里,真正证得罗汉果的不是主持而常常是些职位低的僧人乃至沙弥,别人说这话,我可以棒喝“你听说的你看见了?!”,但对大气功师不行,他已经自称是佛了,所以他也听说了,也看见了。大气功师可能倒最后也没明白和赵本山相比失误在哪儿了。他还说,现在是末法时期,寺里的和尚不能开光了,都堕落了,真如不上那上头去,所谓开过光的佛像上都是些牛鬼蛇神,你拿个佛像,默念“请老师为我开光”,我就替你开光了,底下哗啦啦地鼓掌。我当时想起电影里的一个情景,文革时候,男方骑自行车去女方家接亲,冲着丈母娘家墙上的主席宝像鞠躬,“向您老人家报告:我把她接走了”。这点我平时做不到,我不会和贴在墙上的什么东西说话,但是,在那个年代,我也一定尽量眼含热泪地鞠躬,严肃地说“向您老人家报告:我把她接走了”。老人家是虚相,革委会很实在。

 

4

能够为了追求一种无害于他人的精神状态而选择放弃世俗的享乐和诸般色彩,我觉得很可敬。在虎跑看到李叔同先生的种种遗迹时,心里就充满这种敬意,仿佛得到什么一样,仿佛对世界有了新的认知,他进入一种状态,却可以这样影响无关的他人。

披上袈裟而继续乃至加倍地过世俗生活,也没什么,何况人生总有需要安慰剂的时候,而能提供安慰剂的通常不是正经人。前几天新闻里说,释永信亲自告诫游客,少林寺周边给人算卦的和尚和本寺没有关系,佛经里说了,和尚是不算卦的。佛经里也没说光膀子和外国娘们照相算怎么回事儿,但是释永信其实是从维护经营利益的角度来说这件事儿的,他只是因为提着秃瓢而不得不从佛经里找借口。所以,那些扭送假和尚的正版和尚,大概也是为了维护企业形象吧?

  评论这张
 
阅读(524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