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他们(四月)  

2012-05-02 13:49:17|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村所】唯一一件命案发在除夕,死者和凶手是姻亲,酒醉引起的积怨。值班所长来到村部,用大喇叭广播,一会儿线索上来,嫌疑人就归案了,实在是土气得不得了的侦查。值班民警半夜把他放回家去了一趟,“他说,屋里太冷,要回去拿床被窝。”从此,就再也没见过那个杀人犯。270

 

【农村所】每到年底,储蓄所外总要发几次持刀抢劫。干几票好回家过年。有个女人在被划伤了脖子劫走了两万以后,终于愤怒了,到派出所来质问你们干什么吃的,自然嚷嚷一通就散了。民警还觉得怪委屈:真去蹲守,撞上了,自己是上班,对方是求命,怀里揣着剔骨刀,抓住了没什么,抓不住也变不成副民警。破案要紧过年要紧呢?还是过年要紧。269

 

 

【农村所】乡间的缺德行为还有一些,比如烧别人家的柴火垛。有个神秘的吟游诗人夜里出没,洗劫了别人家的自行车、仓房之后还要现场用粉笔在墙壁上赋诗一首,杂以通假字、二简字,年根底下挖洞偷光了某户的年货之后,诗是这么写的:“你忙活一年,我忙活一宿,扛走半扇猪,给你留个小肘。”268

 

【农村所】乡里的人认为,仅次于杀人的邪恶罪行是偷牛,尽管牛在耕种上的意义几乎是象征性的,但仍然完全符合“罪行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的考语。此外的很多事儿居然还算犯法,他们倒不以为然,久而久之,农村派出所的警察对法律的观感也和他们一样了。267

 

【农村所】我被贬到郊区派出所。派出所建在开满野花的土路边,路隐入进苞米地,让人想到爱情。乡民们喜欢自己解决纠纷,终年打着无伤大雅的麻将。民警们在派出所后面开了地,种茄子、辣椒,和路边偷的玉米一起拿回家去,教导员养了四条肥硕的土狗。派出所里有漫长的午睡,“咱这儿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觉”,第一天,他们这样介绍自己。266

 

【职业】老干部退休以后,觉得自己虽然只是调研员,但老百姓不懂和处长的区别,且隔几个月能拿到一本老干部参考,断不可妄自菲薄,与花园里晒太阳、搓麻将的野老头儿混为一谈。想返聘,单位不要,想出去考察,没人报销,自己花钱又舍不得。只好选择在家干呆着以在邻居中保持神秘感,一个月下不了几次楼,人傻得很快。265

 

【职业】站前的小寄存点儿拥有无可挑剔的声誉,从来没有发生过遗失货物的事情,他们也绝不拆开、乱翻寄存物,大件放一天是十块,放一个月是三百块,此外一切听便。好几具装在箱子里的尸体都是存到臭不可闻时,他们才报警。264

 

【职业】老领导七十那年春天相濡以沫的革命伴侣去世,七十那年初夏选择了位五十岁的革命伴侣继续相濡以沫,羞涩地跟子女解释:“她能照顾我,省你们的事儿。”如今,老领导八十岁了,依然身轻体健,能和保姆一道照顾卧床的革命伴侣。 263

 

【职业】老牙医过身以后,他女儿接着用那张旧椅子,仿佛觊觎已久,“比新的好使多了”。牙医实际上是门手艺,她的手法也好,只是要价不再那么低了,别人替她数着,每天的收入以千计。她的消遣是关门以后到楼下的大超市里,坐在墙角看货架上的畅销书。偶尔看会儿电视,兴趣全在明星的烤瓷牙做得好不好,“没有没整过的”。 262

 

【职业】老牙医过去是大医院牙科的台柱子,退下来就在家里开了个诊所,给邻居和慕名而来者拔牙镶牙,边拔边建议患者皈依主,一直做到八十多,动作仍然平稳,价格还停在十五年前,低到让人不好意思。他修补过的牙,城里有见识的牙医都认得出来,边查看边赞叹。261

 

【职业】十字路口的报摊摊主是小儿麻痹,报纸几乎全是靠挎着报兜子艰难地走到车窗边上卖掉的,有些司机一次买四五份,他自然也知道他们不需要买那么多。260

 

【职业】多年前,他出走去深圳。小城里的人事干部懵了,打电话,不回,去家里,搬走了。领导羞愤难当,直接登报,要他回来报到,否则后果自负,然后走干部免职程序,幻想他回来央求自己,享受到该有的快感。后来,他回忆:过去的生活不过是画地为牢,迈出去,它们什么都不是。259

 

【职业】最早起来、出现在凌晨的马路上的是穿黄马甲的环卫工人,最早被穿城而过、昏昏欲睡的巨型货车杀死的是穿黄马甲的环卫工人,那些大车甚至不减速,像一阵风,刮起他们的尸体像刮起刺眼的树叶。然后,体面的人们开始醒来,自怜生活的不容易,在路上看到没来得及处理的事故现场。258

 

 一年前,环卫工人张景和与孙女在一起的照片被许多人转载过。他死于两天前,病逝。257

他们(四月) - 阿莱夫 - 阿莱夫
 

 

【职业】鸡头(古称老鸨,南称妈咪)是个为人不齿的行当。他们也有壮烈的尊严,比如如果连账本都落在了警察手里头,就算彻底栽了,再也没脸做这一行,他只有一种选择:在上厕所时,趟着镣子爬过小窗,头朝下,用四米的高度和若干牛顿定律什么的把自己弄死。256

 

【职业】二十年前的真事儿,怎么听都只是个笑话:有个惯偷向耐心耗尽的家里人发誓戒偷,拿菜刀切掉了右手的两根手指,家里人送他去医院。下公交车的时候,他左手里又多出钱包来,满脸痛苦。255

 

有位在大机关工作的,不说是谁吧,在居民大院里搭铁丝笼子养了条藏獒,方头阔口,两只小眼深不可测,像节日期间天安门广场附近的便衣警察一样沉郁。他喜欢拉住个人解说这条狗除了他谁都不认,凶狠得可以几口咬死一条狼狗,每个邻居心里都沉甸甸的。我觉得,无辜被禁掉的狗都是托了这类人的福。254

 

【禁狗令】就出在我们这儿,我不喜欢狗,也就不知道大型狗如今的命运,只是街上确实看不到了。今天天气奢侈,那对夫妇终于忍不住出来遛他们熊一样的松狮了,脸上带着戒备和不可思议的慈爱。我不知道是否真的可能从他们那里夺下这条狗,是不是真有这个必要。253

 

 一位学声乐的姑娘因为当街给病倒的乞丐做人工呼吸而成为了新闻热点人物,正在晚会上演唱一首定制的呼唤大爱的原创歌曲。听曾和她当面聊过的人说:她和她的朋友声称当时是因为手机欠费而无法拨打120的。那么,祝她好运。252

 

 他是个拘谨的讲故事天才,时常流着鼻血晕倒在稿纸上。他抚摸着图书馆整架整架的书籍时,说:“那么多人写了那么多书,我真的什么都不想写了。”251

  

飞往拉萨的航班上,一位身着全副原装户外装备、戴着墨镜和阔边儿帽子的小伙子呡着果汁儿,紧张地看着下面嶙峋阴冷的景观,试图记住他将要声称自己亲自翻越过的每道山脉。250

 

三十年前的青年人因为可做的事情更少而更单纯地喜爱艺术和美,在周日带着手风琴、两张反复听过多次的唱片、塑料袋里的散装啤酒和简单饮食,在狭小的宿舍里聚会,在晦涩的诗句里通宵达旦地痛饮。如今,他们中的一些人不在了,剩下的对往事绝口不提,他们聪明地懂得:孩子们不会相信他们也年轻过。249

 

【职业】从广州买来的电子钥匙,只能偷某个批次的日本车,卖四台不抵一辆好车,不如偷奔驰。奔驰难偷,他们最后想出了简练的办法,找辆停在偏僻处的、车况“板正”的热门型号,伺副驾驶只剩一个年轻女人时,快刀杀了她,把车开走。248

 

【职业】如今,几乎只有大医院里还有开电梯这个行当,基本上都是中年女人(当然都说是院里什么人的家属吧)。彩色塑料方凳一、大水杯一、脖子上大串钥匙一,按钮板是她的权威和禁脔。她们对如何使用八部电梯有一套近乎星相学的神秘理论,她们造成了每天的拥堵,当她们偶尔不在时,电梯才会顺畅一会儿。247

 

【职业】闹市十字路口的交警把驾驶证掐在手里,信步踱着,仿佛牵了根线,司机随着这根线亦步亦趋,越收越紧,低声地警察耳边说着什么,警察面无表情,继续变换着步伐,像钓鱼一样,让那人每走几步就矮下去一块。246

 

【职业】在机关喝了四十几年的菊花茶,喝坏了许多把水壶,同其他老娘们打了几百仗,嚼了无数的舌根子之后,她退休了。办公室里这面镜子什么时候买的?忘了,她照了照,觉得应该哭一下,哭不出来。 245

 

拼起来的欧洲团里,有公款旅游,有蜜月,有从大城市来的的老人,还有个某市两个小官员领着各自的情妇。在瑞士,那两个原本趾高气昂的小城女青年落寞地看着土气的山西老太婆买了上百万的金表。244

 

去往南方的卧铺车厢过道,衣着入时的姑娘和男友严丝合缝地粘在一起,把话吐在彼此的嘴里。车启动前,手指隔着玻璃互相摩挲。姑娘抹干眼泪,收拾好铺位,掏出手机玩,想了想,拨了个号:“妈,我上车了,今天走,不用,烦不烦?挂了。”243

 

农垦兵团医院唯一专业的科室是精神科,几十万的青壮年单身汉面对广袤黑土,寂寞无边,生出了大量的躁狂和抑郁。242

 

在大厦屋檐下睡觉的流浪汉,总能想办法弄到点儿白酒,让自己在入睡前暖和一些,他的十个脚趾一个接一个烂没了,伤口附近生满冻疮。有一天来了辆120,把他拉走了。他再回来时,两只脚彻底没了。241


  评论这张
 
阅读(400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