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行色(3)   

2012-10-26 16:34:15|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滥情一点儿说,齐齐哈尔被抛弃过两次。由省会而普通地级城市是一次,齐齐哈尔的街路宽阔(路网比哈尔滨合理得多),城市骨架魁梧,当初比照的是设置省会的标准,和四煤城、牡佳黑绥的气质殊异;由炙手可热的重装基地而全面转制是又一次,旧有的资本倏忽变为负担,落差恐怕至今没有落完,至少是仍迷茫,转型和振兴还无从谈起。行政区划和国家导向上的落魄,属于“自我得之,自我失之”,也不是就一定看不开。我就更喜欢齐齐哈尔的街景。旧楼房居多,间距大,楼间多绿地,街道因为原本就宽,路边的树都能长到粗大,枝杈在街路上空合阴。除江以外,市中有几个相连的大湖,湖边的景致也自然疏朗,人工的干预相对少(近邻的大庆新近自命“百湖之城”,其实,湖和盐碱地里的泡子是不同的,一活一死。大庆暴发式户财政下,什么都模仿北上广的地标再老尺加一,求新求大。湖滨修成广场状,带喷泉,带彩灯,多数人觉得好看,但我觉得还是泡子乃至不如从前的泡子)。城中的水气很盛,却并不因而变得娇弱或轻灵。夜里,路灯能亮的不多,亮也是鸡蛋黄大小的一团,可能是没到中心地带,同行的说“齐齐哈尔缺电么?齐齐哈尔不缺电啊”。我觉得这也好,说一个城市夜景好看好比夸一个女人浓妆之后好看,是拐弯抹角的挖苦。机缘已去,要那么多路灯干嘛?其旧与没落,与盛极一时的固护相比,反倒更踏实了——我承认我的心理晦暗病态。

齐市以鹤行。扎龙离市区不远,是片湖水清浅的芦苇荡。路赶得很急,说是为了看整点的放鹤。所谓放鹤和哄鸡差不多,人把几十只鹤从山坡后面撵出来,呼扇着翅膀,慢腾腾的飞几圈,就下来吃桶里的鱼。其姿态,用古人的乏味生活和精细眼光来看,确实神妙,游客只是忙做一团的照相。草木鸟兽君说,“黄鹤一去不复返”说得是鹤雏,鹤雏是黄毛,再飞回来时变为白鹤,不认识了,所以说不复返。这个说法有多正经不知道,鹤雏确实是遍体黄毛,长脚鸭子一样的。在路边的笼子里歪歪斜斜地学飞。草木鸟兽君不思无邪的一面说:什么野外驯化基地?扯淡,这里的鹤一辈子也不带放走的,就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一样,初级,摸石头,你过吧,且过呢。

以鹤行的另一面是许多本地商标都带个“鹤”字。有个老板,鹤字头的商标注册了几十大类,张着手全国各处找商品,贴上自己的牌子,市场上也没见过。又开了一堆影视公司、文化公司,生产出来的电视剧、动画片、电影,恕我孤陋寡闻,也没听说过,工艺品里最好看的是个木头狗窝。据说其麾下又散养了几十位闻名全国的本土著名作家、剧作家,黑龙江文坛什么时候这么兴盛,也不知道。终于在当地供热集团瞻仰到总裁本人,是位油滑的胖子,书法家、摄影家、策划兼导演、台球选手,北大国学班毕业(我特地搜了一下,北大真有个国学班),精通传统文化。谈论的主要是企业文化,三教融合,佛光普照,为全市输送温暖,女职工要给老婆婆洗脚。副总在一旁介绍,“我们刚请著名国学大师翟鸿燊来给集团两千名员工讲座。”我终于忍不住问“于丹教授您打算请么?”“有计划。”“文怀沙也该请。怀瑾刚死了,这怀字辈儿的老艺术家糟践得差不多了,得抓紧。”

我一直有个疑问:他究竟是干嘛的?他这个集团是干嘛的?对经营和盈利情况,一直王顾左右而言他,只说我们给政府做供热项目,服务全市百姓,只赔不赚。然后捧出自己的摄影集塞到你鼻子底下,里面一堆鹤和月亮。“干嘛的?”另一个白手起家从饭店到重装吃配的老板对“改制系”颇不屑一顾,“全市供热集团改制,装兜里了。赢什么利?接收的公产房有的是,卖去呗。”当地有个名牌,产白酒。改制的时候作价五千万,现在市值几十亿,厂房或厂房下木头酒海里的基酒便远不止于此,但不卖则什么也不剩,当下的事,正义盖不住,理性也盖不住。同行某君说话莫测高深,自谓“你听懂我的话就说明你听错了”,淡然道“这是个高手,这类企业赚钱不重要,忽悠住了就行。”

当地还有家著名的奶粉厂,产品定位不俗,比明治的贵,厂房也极干净,只是规模不大,简直像是为了参观而建。厂里的高层谈论三鹿仍然感到愤愤不平,觉得是奶源控制、国家标准的问题,以及消费者愚昧,企业属于代人受过,三鹿冤枉。或许由于厌倦,他没回答两个外行提出的问题:知不知道三聚氰胺的危害?知不知道自己的产品里有?

个别的不知有汉,有位做帽子的就对所谓危机懵然无知,从不贷款也不放账,帽子一直买进北极圈。俄国人冬天里别的随便,头上必须要有顶帽子戴。多数为破落的、稀薄的、沮丧的行业,十个月没有订单,要借印子钱,不开机舍不得开机干赔钱,每天早上都考虑一会把厂子卖了算了。顶着“新兴科技”的,在大庆园区里见了一家。是位年轻人,口才很好,近期要做第二个HAO123,中期要做第二个大众点评网,远期要做第二个Taobao或京东,以便投入十几个人七八条枪为伟大祖国扎回来美国股民的钱。应了海客兄的话,互联网行业现在是传统行业,难有真正突破。这种饼在全国见了几千张,葱油的,手撕的,韭菜鸡蛋的,上外国转转之后撒上层奶酪香肠回来的。本地IT业不发达,估计他还能把当地有关部门哄得心潮澎湃。(一路所见的园区也多数如此,三年前规划图板在路东,三年后规划图板在路西,反正政府不过五年一届。草木鸟兽君赋诗一首“地里插块牌,雇个讲解员。镇长一白话,农业科技园。”)我见他的业务主要是在论坛里发广告、删信息和代管网页游戏网站,倒是知道了是什么人在弄这些弹出垃圾了。

纯粹的东西无法形容,东部平原,平。沼泽内无法居住,除草甸外无景物,一直看向地平线,几里内有一棵矮树,树上必有喜鹊窝。大庆境内有一座假山,规模不小,用途不详,或许只是因为地势太平了,需要一座突兀的假山。车过林甸杜蒙,要看棚室和温泉,要被扯进水泥砌的蒙古包里。上来整个牛头,先蒸后熏烧,自己切割,像是落草为寇了。到烤全羊前就借故尿遁了,躲那两杯酒。更躲那条质地粗劣的哈达,发餐巾纸一样的献哈达,是外界悄悄施加给蒙藏的侮辱还是其商业性的自渎?起码也算是庸俗——在自己看来是贵重的,外人却不以为意,又何必拿出来呢?

  评论这张
 
阅读(385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