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以猫为例   

2013-06-28 11:09:43|  分类: 姑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福气,小时候在斗室被一百瓦的音箱弄伤耳朵,成了个半聋。因为说话声音小,很多人没发现——也可能和其他聋子一样,只是我自以为说话声音小。直到前天夜里,我才听到楼下那母猫的叫声,其实已经叫了多少天了,附近野猫奇多,连毛掉光一半儿的老母猫都有两三雄猫助理一样贴身尾随,这匹猫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才始终畸零,可能是个诗人。有的人养母猫,怕它找不到路回来(新知是自然法则为了提升种族质量,要猫在求偶时走出很远,避免和近亲繁衍。但猫又实在很容易近亲繁衍,血缘关系混乱得像古代中外宫廷),不肯放出去,邻居半夜就辗转反侧骂猫兼佩服主人全家都是聋子。我睡不着,特地百度一下猫叫春是怎么回事儿,顺便翻了翻一个养猫人的论坛,知道了很多说法,惊讶于猫奴(系一些爱猫者自称,爱狗的人则不会自称狗奴)竟然有一套有科学根据、很像样子的价值观念,从而发展出理论系统来和世俗偏见相抗衡,如“宠物猫不是野生动物,没有自然界帮忙优胜劣汰,只能人为指定标准,帮其优胜劣汰”,这句话我看不出有什么毛病,否则就别想吃肉蛋奶了。在它的指导下,纯种猫中,有的有权或义务交配,有的就必须骟掉。狼曾经和人是竞争对手,聪明狼懂得与人合作,随后又像一切不对等的合作一样,由伴侣而奴仆、而玩具、而需要人指定进化标准和方向,好在伙食还不错。

爱猫人成系统地批驳了不懂猫的人关于不该节育和限制自由的谬误:过度生育很痛苦,对猫的生命也有摧残,负责的主人应该及时将家猫骟掉,爱猫的人还自筹资金骟野猫(他们说是流浪猫,城市里没有野猫)按照爱猫的价值标准,还有一条规则,叫“不散养”,就是不能让猫随意脱离管束自由活动,它们可能在冶游中吃麻雀(这条很高明,家猫既然不是野生动物,则不应该参与食物链)或被狗吃,可能受伤、中毒(中毒包括剩饭中的味精和盐,猫的口粮规矩很严。还有贴图片展示自己给猫吃蓝莓、三文鱼的,我觉得没什么,给谁吃不是吃?但溺爱或虐待动物,情感好像都来自于不受控制的野蛮,这一点爱猫人未必接受)。

有的爱猫人还认为:如果得不到救援,无法免除沦落为流浪猫的凄惨生活,安乐死是适当的。这看起来残忍,可是在猫不是野生动物(没有独立于人的生命)的前提下也很合理。我如果问你们问猫了么,他就会说你这种臭流氓我见多了。

我总觉得,理论基点除了“为猫好”之外,实在还是因为养猫是件有趣的事儿,希望自己的乐趣不被打扰。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理由,大可直接说在前面。给猫节育和人的自主节育的道理都一样:为了乐趣,人的乐趣。如果不以此为乐趣,结果肯定是随它自己去生、自然界(爱猫者说城市不是自然界,其实也是,有家猫还有家鼠呢)自己去淘汰,爱灭绝不灭绝(幸亏人脑中有一部分是用来怕蛇的,如果很多人喜欢养蛇、溜蛇,提拔它加入伴侣动物,我一定做个恐怖分子)

我应该是偏爱猫的,从来不想尝试吃猫肉(我很少不想尝试吃什么肉),但理智和我老婆都警告我不能养猫,没有时间,祸害家具,近之不逊远则远,易于唤起我不喜欢的情感,等等。何况按照我的理想散养会损害乐趣,爱猫人的经验我相信。顶多是没事儿去看看野猫,看它们一窝窝生,隔年看看哪只活了下来(看到猫憨态可掬,就想抱回来,据爱猫者说这是美德,然而,揪花就是没公德)。幸好这是个想回避就能回避的事儿。

我有许多比养猫恶劣的习惯,我没有嘲笑养猫的意思,我的那些坏习惯都各有见不得人的理论:比如一切花纹漂亮的枫木都不应该运用于非乐器,国际应该出个《保护高共振立体纹理木材法》。养狗也同理,只要不影响和威胁其他人的生活。咬死孩子的恶狗一般都会被处死,据说嗜血以后就忘不掉,其实狗可宽恕(狗没有不吃人的义务,但谁让他的祖先早先要和人类合作呢),主人倒该服过失或故意杀人罪,至少等于是酒驾。

豢养动物是反自然的行为,所以要有反自然的理论体系支撑,究竟起来总有不能让人折服的地方,真理程度视武力震慑范围而定,一般不会是宇宙级真理。生产线上用淘汰的小鸡做鸡饲料,《云图》把这个转换为克隆人的命运,看上去就可怕了,以其像人。电影里维护克隆人的组织被当时的社会视作恐怖组织,我看他们也是个恐怖组织,恐怖组织喜欢在半路上截杀一些已经贯通了的道理,所以难免失败。《云图》里说他们千百年后成功了,那是连续向左转遇到了右面的朋友。人自己发明的东西越多,理论就越完备,境遇就越尴尬。多数人反感克隆技术应用于人,就是因为惹出来的麻烦太大,道德又要颠覆,受够了。唯一不变的守则几乎就只剩下一个:舒适和乐趣。

权力当然是大乐趣。

这就是我为什么反对为了南京幼童的惨祸而推进监护权立法。是否拥护这个主张可以别左右,但我对政治学没有概念,是法学败类(请吴法天教授把这个帽子借我戴戴,过会儿还你),只是从草率的观察出发。

有这个强烈愿望的人不妨想想,国家这些年取得了哪些成绩,让你迫不及待地想把判定自己能不能养孩子的权力交给它?判定别人是否有监护权比把捐款收上来再发下去怎么说都复杂一些,一个孩子算不出2+2,怎么能觉得他在开7的平方根方面会有新的更大的成绩?

如果请人来监控和干预监护权,我首先担忧那些上访者、因为发帖被劳教的人会不会在失去人身自由期间被剥夺监护权,在领导看来,吸毒危险、破坏稳定和谐更危险。我其次担心自己是不是要被叫到社区和派出所填八十多张表、重新办户口,每个月还要再多上几块钱税。我第三担心计生委会重新裂变出来,增殖出个分支机构某某监护委,每张准养证八百六、一年一审,再组建个别动队按照公安信息逐个骟掉吸毒者——说起吸毒者,这个日子正合适,有很多吸毒者其实也有监护能力正如不吸毒的人有很多不配养孩子,如果你想不出都有哪些认识的人吸毒,打开电视,找部电影或者找台晚会,我指给你。

孩子被在单元楼里活活饿死,是非常难以忍受的画面,我觉得超过了洛阳的性奴案,甚至怀疑新闻报道有没有必要写得那么详细。但情感受刺激最大的时候,正是该警惕理智是否还在的时候。对社会生活来说,再有没有比交出自己的自由和权利更大、更需要斟酌的事儿了。上世纪二十年代正直虔诚的美国人觉得不能再容忍酒精的罪恶了,就推出了糟糕的禁酒令,其后不久,爱国的德国人觉得不能再容忍德意志的沉沦了,就票选了个富于个人魅力、从不和多名异性保持不正当关系的希特勒先生。

你觉得自己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么?

  评论这张
 
阅读(610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