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婚姻与迷信   

2013-09-16 11:31:08|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铺陈一条十天前的饭否:程注《论语》说“计利则害义命之理微仁之道大”,要少说,说多了被动。顾炎武说“性也命也,夫子所罕言而今之君子所恒言也”,时风越来越庸俗,君子越来越口重。“匡人其如予何”,被视作有天人合一的自信,或许是孔子识时务的一种:发生了就发生,没发生就没发生。以没发生的事情寄托情怀是幼稚病。

故作严谨地话,只能说孟子大概主张性善。有一回顺着《三字经》说走嘴了,说“性本善”,一纠正说是“向善”,我有点儿奇怪,觉得她不像考虑这种空洞问题的人。问你听谁说的,说是刚听了傅佩荣讲座录音。我听了录音的开头几分钟,口才真好,能把握驱驰听众,以至于要饰以木讷包藏着:对照孟子和荀子,从“四端”说起,说孟子重视善的发端,看的是倾向(倾向不也从性质里来么?),荀子看结果,两派开出的药方又大体一样,所以或许没有那么大的对峙必要。偏驳点儿领会,大概是说二三子在盲人摸象:作为业余哲学家,两位大师居然连“本”都没有明确触及。劝架该这样,不必矫情是非,在动手之前分开为要,有下次再打架的隐患才可见劝架者的价值。讨论其实重要的是相互碰撞挤压,给旁人尽可能多的启示和信息,不必有结果,相逢诡秘一笑,实在不知道是大音希声的玄妙还是“仁兄你的裤裆拉链开了”的私事。我们希望他们的启示明确些,就希望讨论激烈些,嘴架被化小化无,讨论也被没收了。

先知道李斯和韩非而后知道荀子,容易对他有误解。我的理解很浅,觉得荀子出身经历和孟子不同,更重实际,追本溯源的时候不多,但韩李都是坏学生,未免太实际了。且吕思勉干脆“与许多典籍对照,极疑之”,认为“性恶”和“法后王”都与儒家之义不并立,如此异军苍头历先汉两百年却无反驳之论,可能么?我们常说的诸子实在只是对书名号的简化,书又只是常见通行本(不过,如今“郑孔门前不掉头”得太过了一些,毕竟有些人是吃这碗饭的)坚持认为“性善”和坚持认为“向善”的人,拿出有力证据大多重合,对《告子》那几段的传译也针锋相对。主张“向善”的人大概还有个苦心:就是“向”的压力小,易于在社会实施,多情却被无情恼,说得就是这类苦心。

何为善?多数的认知和恋爱中的少女差不多:“对我好的就是善。”少女型名言还有“你不知道他有多努力?”——我的反应总是“为什么要对你好以及我凭什么知道他”,可见至少我的“本”是恶,见母牛未见羊。

善有什么了不起?“人在怎么生活和人该怎么生活”,好像不解决后者不行似的,哪怕是个梦呢:“来,你说说你的梦,你坐下慢慢说……你说错了,给你五分钟,你再想想,想好了再回家。”我上街就很痛苦,到处都是标语,我不重视中国,我很重视梦,一个梦做不好整天都没精神,但这么私人的话题为什么要拿出来说。奥古斯丁问“没有正义,国家和大的抢劫团伙有无区别?”起码相当一部分国家就是有能力规范正义的抢劫团伙。你有钱,我发动穷人抢劫你就是正义;抢完之后,把东西交给我统一分配也是正义;饿死的守秩序,没饿死的学雷锋,更是正义。学校里教识字,首务就是普及这种朴素正义,融化在血液里,落实到被抢上。鄙国在规定人民正义方面小有成就,孟子不是始作俑者,但有文化上的功劳,他可能是为这个才配享的,反正不是“君为轻”的天真。

哲学家鼓捣这些概念的时候,人类学、动物学已经捷足先登,用观测和试验把竞争、合作、公平等等介绍为存在于自然界、大脑里的客观存在(化学里我只懂酒精灯),庄子听了会很高兴。这时候该政治家登场了,科学家们都很“轴”,私生活里常不好相处。政治家虽说“善的个人和善的社会结合起来”,鼓吹道德合法性,但清楚大可不必搞清楚,平衡调和即可而不必探究在平衡调和些什么,善良的价值依靠恶人,“道德缺失”是因为该自私的人在忧国忧民。在理解之前,不太可能有值得珍惜的自由。

 

【八卦】其实我是想说八卦的。最近约人吃饭,日期的纪念价值越来越小。9号吃饺子。11号吃狗肉,回忆回忆当年今日是怎么想的,那天我们在寝室里一起仰着脖子看电视,至少我是个冷酷看客。昨天只能纪念王菲和李亚鹏的离婚。“所言私,王者无私”,现在连董存瑞都不能乱说,和尚无儿孝子多,某将军视董存瑞和刘胡兰如父母,不知道刘胡兰乐意不。又说这是个重大倒退,我看也未必,一贯的粗野蛮横而已,失望说明你希望过,应该先检讨自己的希望为何如此无依据。要感谢娱乐圈。我听认得亚鹏老师的人说,他擅长博女性欢心,原话是“情商特别高”,几句话就使人念念不忘,且不保守,普照四野。他说王菲是个传奇,在我看来,他也是个传奇。因为社会造就的性别,人们对男人假婚姻改善经济社会境遇的评价更苛刻(这是歧视妇女,灰姑娘好看即可,穷小子做驸马就要杀几条恶龙),当儿子和做女婿,差的不过是先天后天,何况,你怎么知道人家没有爱情?但也没必要不承认经济境遇改善这个明面上的事实。能拿捏这个尺寸,不一味坦荡,才是传奇所在。现在传奇还有后半段,就是双方各自的归宿。和王林交往的佛教徒大可不必出家,王菲属于红尘。亚鹏听过高处风雨看惯琼楼上层,该考虑姿态问题了。娱乐圈里的婚姻得公认的美满结局——即死掉一个,好像只有退出娱乐圈一条,像山口百惠夫妇,保持婚姻是有悖自然法则的艰苦私事,整天在欢场里和精心修饰的异性来往是不利的,意志坚定也不能这么考验何况意志还不坚定,但那样一来群众损失惨重:培养你们这么多年,你们怎么可以自顾自幸福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601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