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2014年11月26日  

2014-11-26 23:41:37|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李志的歌里有段录音:“还没有熟的,一个果子,然后一些人呢就很饿,饥不择食,然后忽然发现了一个果子以后,就扑上去把它摘下来吃了,一口吃下去,甚至于连嚼都没嚼就咽下去了,咽下去以后发现肚子痛,然后那个就又苦又涩的感觉。你说他应该不应该吃?你要说不应该吃,他饿;你要说他应该吃,他吃的是个涩的,是个不可以吃的东西。”很容易查到是谁说的,在说什么。你不妨先查一下。

现在你知道说的是什么了。

这是段该刻在碑上的话,虽然这碑无处可以立起来。碑文的内容,通常是判断(的碑上虽没有字,我印象里好像倒比李治的碑更高一截)。这段话里没有明确的判断,或许只有那件事换回来的迷茫。另一面,虽然黑不提白不提,但竟也取得了“长足的经验教训”,比方说,以后不许民间随意翻译美剧了。八十年代中期,国产电影挺活跃,拍了不少如今都通不过审查的恐怖片,出版过不少如今要被查禁的书。似乎当初小心翼翼地把“它”留在枝头倒好些。或者是它被过早的摘了下来,或者,它永远是又苦又涩的——这个推论,且不论指责与因果与责任是否对等,其冷漠的聪明恐怕就要生生世世地看抗日神剧,且中间插播无数保健品广告。

人在大河的波浪里,所见的,是白茫茫,凡人都恐惧,也有不怕的(不怕也未必就要作诗),隐约记得来处,哪里清楚去向,不过有个猜测而已。岸上的人看他原地打转,觉得滑稽,或伤感于人力微小。九十年前,凭道听途说加一腔血勇,欲改变一个国家的青年,和提前摘下果子的青年,大概算作一个轮回,如果可以做一枕中国黄粱,不妨问问:如今这个世界,是否就是他们欲建立的世界。

这似乎又是苛求。闻一多论唐诗,有句很漂亮的话:“负破坏使命的,本身就得牺牲,所以失败就是他们的成功。他们的成功,和所有人的成功,未必有多大关系。好在“所有人”和“民心”之类的概念,说有就有,成事不足,倒常拿来凑趣。(我见过一个小城市的书记,多小的一个城市呢,大概只有一区一县,原来是穷得叮当响,后来能叮当响的也都作价卖了。离职的时候,地方媒体发了新闻,说有千余群众自发相送,请他常回来看看,打着条幅,淌着热泪,照片为证,爱信不信。俗话说,“不带这么玩儿的”。)

 

晚上风大,为抄近路,横穿过一个百货店的中厅,我从来没自己买过衣服,永远不会是百货店的主顾。百货店于每个门前都设了个穿西服的小伙子,隔半分钟就朝门外鞠个躬,含糊地唱一句:“您好欢迎光临XX(百货店名)。”过去,我妈见到,总说:“这个你就干不了。”我也总说:“你太小瞧我了。”我今天才知道,他还有另一项业务:拦下一个背着一堆行李进城打工模样的中年汉子,问:“你是干嘛的?你要到哪儿?你找谁?”听了这一大堆哲学命题,中年汉子只有讪笑,然后被半推着出了门。他没有乞讨的意思和盗窃的可能,大概和我一样,也只是抄个近路。这事没什么好感慨。只是各人的本分,开的是店,赚的是钱,四百块一件趸来的衣服三千块蒙出去,需要制造强劲的幻觉。穿西服的小伙子的工资,就是用来拦住有碍幻觉的人。何况,力工瓦匠的收入比看百货店大门高,高一倍都不止。但我倒确实感慨了,感慨的内容很混乱,进门就忘了,只记得似乎有:这就是费了好大劲,死了好多人才建立的新世界啊。

  评论这张
 
阅读(352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