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活个姿势   

2014-05-26 15:04:06|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书上受的启发,是原本就有而被唤醒的,还是完全由外在注入的?与所说的顿悟、渐悟又是个什么关系?我很庆幸当年读到《逍遥游》,这是书中浅显的一篇——浅不是缺点,浅而打动人,是大开方便之门,各种“经”都是浅的——所以看到之后,似有所得,“懂”则并不真懂。全班同学都在复习,我按照心得行事,不和他们比,借尿遁溜出了校门,往江边儿上去。铁路桥下有个卖烤鳕鱼的,塞一肚子香菜大葱,外面刷蒜蓉辣酱,穿在竹签上。据说朝鲜海里除了鱿鱼就是鳕鱼(即明太鱼不是较名贵的大银鳕鱼半尺多长,卖的时候去头,传言里面有虫,吃了好多年也没见过鳕鱼的全貌),没有鲜味,优点是肉厚少刺,还有就是便宜,才两块五一条。啃啃嚼嚼地吃完两条,正好走到江心处,那时水瘦,脚下是裸露的沙洲,有人划船上沙洲,支帐篷钓鱼。江北也有个桥头堡,驻武警,使铁路看起来很神圣。“咣当咣当”的声音近了,把一毛钱硬币放在铁轨上,“咣当咣当”的声音远了,硬币轧成了铝片,上面有变形的花纹,握在手心里是温热的。我所得的,就是给逃学之类的事找借口,这很珍贵,使我得以心安,不和人比,被拿去比也不害臊,不为其他人在教室里复习而烦恼(至于我四处游荡给没给复习的人添烦恼就顾不上了),还觉得人生在世,大可以如逃学对待。“追求幸福以扩大生命意义”,在所难免。至于我的个人幸福何在,班主任说了不算。

隔了很多年,一篇篇地往后翻,虽分辨不出里头有不同阶段的思想,但觉得越往后,越丧失了近乎经的光彩。而且次第变难,理解既难,更没法实践。看着头头是道,心里仿佛有团冷火,拿来用世则无处着手。也不是只有我这么觉得,张中行的记两位故人,一个是律师,年轻时被绑架受过惊吓,从练达精干逐渐成了半疯子、疯子,五十年代便不能做事,也幸运地躲过了历次运动,篇末,张写道:《大宗师》里有逆来顺受的美妙说法,做得到么?(这人生)不是庄子的,是叔本华的。另一篇写一位向来清醒而不问世事的教师,篇末的一句是“每次忆及张君,就联想到人生的不易,不禁浮起一些淡淡的哀愁。”正是如此,即便成功地隐蔽在人群里,也是有哀愁的,还要引人哀愁。心中有哀愁的人,并不是没听过那些超脱而美好的说法。

将那些视作是庄子的说法,是从权,图方便和亲切,千年来,对每篇都有详细或针锋相对的校注考证,普通读者还是希望书后面有个具体的人。前两年看到篇国内经济学家的论文,说杨朱就是如今某派经济学的先驱和同道,我在微博上嘀咕:杨朱是谁无定论,著作也亡佚了,所知道的只有几句话和一些轶事,虽有系统可揣测,但其所在的大概时代和资本主义千差万别,所属的也并非经济学,就算价值观有相似,也不好吊膀子。不慎,被该派巡夜经济学家看到,惹得人家老大不高兴。但杨朱的一句至少顶百十句,比如,自我之贵重,天经地义,这个原则,不可以做丝毫妥协。或许还可以引申:君有什么了不起、父又有什么了不起?禽兽好过牺牲。儒家之徒未得势时,喜欢与异己辩论,得势了,便一禁了之。

这也就有了后遗症,是不关注时事。时事的全面真相,很难获得。想“引导”舆论,其实都不用造假,只要选择哪一面真实朝外:更新一次新闻,观众的情绪就被拨弄一次,有时候,对骂双方的区别是看的不是同一天的报道。纵然千辛万苦地翻墙获得相对可靠的真相,还要自己去甄别筛选,用于得出个不能公之于众的结论。好莱坞的动作电影套路是:英雄撞见邪恶阴谋或黑幕,历经枪战、追车,最后偕美人将黑幕戳穿,使阴谋公之于众,故事圆满,可能是对水门事件之类经验的简化,这类故事有个默认原则,是天下人看到罪恶就会战胜罪恶,换算成我们的语言就是“相信群众”。然而,这套路放在我们的群众中间恐怕行不通,那些黑幕和阴谋原本就尽人皆知,甚至人人有份(还给起了很多小名,如“你懂的”、“潜规则”)。有冒失鬼要做好莱坞英雄,立即见罪于“不能涵容万有的世路上的英雄”,届时,想离开自己的村庄都难,窗外总有戴红袖箍的人影晃动,半夜将八节电池的大手电光直直捅进斗屋来,一直照到你的噩梦深处,逼得人又想招供又想揭发。自以为有荣誉的悲壮,成了聪明人的笑谈,还要就一壶浊酒——老子或庄子的被滥用,往往是如此这般的无羞耻、无是非,且以此为荣,自作聪明地将其解释为全生或贵生,尤以庄子为无辜。

我觉得世界一如既往,并没什么真正的怪事发生,就像到了雨季,今天下一场还是明天下一场,轮到哪里、淋湿了谁,没什么分别。遇到别人说“现在怎么这么乱了”,我总宽慰“向来都这么乱,现在你能知道,还算是好事呢”,或者“乱的起因已经很久了,现在还看不出能怎么办,还得乱下去,得适应”,可惜效果不佳。

  评论这张
 
阅读(4321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