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望笼投止   

2014-07-03 11:54:46|  分类: 姑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历史是门外汉,这点自知我有,虽然十余年来混社会混得贼胆不小,但历史话题的邀稿向来不敢应承,被误会“拿搪”过。表面上是藏拙,其实我既胆大当然不要脸也久矣,只是对本国的历史残存着一点儿尊敬。吉卜林有句话,“人拿起钢笔,在日记本上记录一点儿感受,没人会以为他是在炫耀”。在形同日记的博客里瞎说几句,希望也没有人怪罪我胡说八道。我并不是真想妄谈历史,只是对当下的一些事儿不得不有感慨,有些事情,以现代化框架做工具,反倒没有用历史返照贴切,可能是因为我们仍不是个现代化国家。醉汉喜欢在酒桌上妄谈国事,“公开运用非理性”,我不喝酒,只好在这里。

 

最新一期《上海书评》上登了一篇余英时口述的长文,在获台湾第一届汉学唐奖之际,为治学经历做一番漫谈。(可惜编辑操作上有个不大不小的失误,从照片看,给本人发去的记录稿是小字横排的简体版。)其中谈到,“教科书式‘通史’中也有不少名著,可以在史学史上占重要地位,但是作为读本,它的生命大约很难在著者身后继续流传”。我懒,最爱翻通史,起初喜欢看费正清的。著通史,最好是“一家之言”,我作为门外读者,能看到著者对历史动静之间的独立判断和思维脉络,高兴如白捡了东西。“群策群力”兼有个指导思想时,所谓通史,像一堆散在地上的劣质零件(因为没有辨识力,我对翦老伯赞、郭老沫若、范老文澜编著的通史消受不了。前年有人命我去书店采买白寿彝主编的兵书十二卷,我自作主张夹了本吕思勉的《通史》进去,望他去去油腻,结果被不客气地择了出来)。因为这个原因,又喜欢回了张荫麟薄薄的半部《中国史纲》,张兼是位哲学家,“入处”和“出处”都异常精彩,因为是预备做中学课本用,这本书的写作难上加难,倒是便宜了读者。与西学的冷眼相比,张于科学精神之外,更有内发的热忱,“我们正达到分水岭的顶峰(该书起草于卢沟桥事变前后),无论四顾与前瞻,都可以得到最广阔的视野。在这时候,把全部的民族史和它所指向的道路作一鸟瞰……”。要论热情,首推钱穆。《国史大纲》因以中学为体,被许多人视作过时,诟病为带情感上的偏袒、主题先行。余英时的口述中,说到这部通史,“文章写得太简洁……他有一个倾向,基本上是反对傅斯年他们那一派的。他要看中国历史,要说中国历史一种特殊性,特殊的面貌,有个特殊走向,不是能拿西方东西来套的。”我觉得,钱穆的下盘稳固,气象浑厚,即便去掉一些理想化的、以民族为号召的主观,其通盘的把握,对大问题的辨识,依然大致准确。余英时说,无学力而贸然学他擅作宏观论断,是危险的。没有学术高度,无法对钱穆有真正可靠印象。

《国史大纲》所提纲目下,还有一本《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因为是演讲集,更明白晓畅,口语很多,其中“中国古已有之,又岂是……”之类的话,如有会心会很感慨,如无会心,略去也无妨。我十多年来看过大概两三遍,不当历史书,而是作为看政治新闻的注脚。所讲的制度体系,从汉起,唐、宋、明、清,即大一统时期的五个重要朝代,取五个静态的切面,前后对比(封建时期的散漫政事,对今天的政治来说,或许已意义已不大——对思想则仍有重大意义,钱的注意力应该是如何以一个统一的制度体系来管理大帝国)。按照选举、政权和监察组织、土地、财政、军事等分类,应是他认为政治体制中至关重要的环节。他反复强调:制度必是一个体系,制度的产生,并非私心和阴谋,随时代推移,制度的问题会出现,也必然要做相应改变……这貌似常谈,但我总要联想。比如,一项现行制度明显是恶,也还要详细地回顾它制定时的情境和初衷,以及它在当时的收效,才知道是本来就恶还是日久变质,才好估计去掉之后会不会有新的来者。他的着眼点,最明的线索是君权与相权,如钱穆形容宋的文人轻薄自卑,没有世家子弟的雍容(读书人的仰人鼻息至少是绵延至今,或者还越演越烈),皇帝一授意,便举着朝廷养士的大包子,敲锣打鼓地拱手让出以相权为代表的制衡力量——笼子上开了个洞,便有徽宗这只美丽的小鸟站在胡地冻枝上歌唱。以及中央与地方,极言郡县制设计之精当。此外,对从察举制度讲到读书人执政,再到士族的形成。这框架和方法,观察今天的一些事情,至少有启发。

制度笼子,听着是以一项制度为一根铁条,那么,铁条全部完毕至多是一半功课,还得胸有笼子,然后逐根焊起,另外,在谁的胸中?谁来焊?凭什么?是笼子就有门,中国政治素有强劲绵延的弹性,我不知道这是优点还是缺点,反正就是这样,最要紧的事情,反倒模棱两可。

说起传统观念浸淫,前几天,新闻报道一位男大学生,考入部委做科员,抱怨自己虽然每天出入武警站岗、石狮子干净的牌楼,案头摆着全国各地的公文,但部里不给分房子,工资折上只有几千块,回到出租屋,才醒悟自己只是个打工的——那他又以为自己是什么呢?考上公务员又不是殿选进士,想游街夸官,想集资建房,那公主什么的要不要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29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