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2014年08月27日  

2014-08-27 11:34:18|  分类: 识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骤雨不终日,雨后的云移动得也快。日暮以后,天色近幽蓝,云的轮廓愈发清晰,像巨鲸过海,一层层推挤着向前,后面的刚卷积起来,前面的已变淡了。地上还是这些事,天上的景象却惊人。

看云也是种姿态,王维的闲适总有富贵气,挑地方,还得坐着看(后人由此阐述求学义理,无聊地浪费了这个情景)。其实,一仰头就是了,云不区分观众。看云无助交流,月可以寄情,远隔千里,看的也还是一个月亮,如果敏感,会因为那个人看的竟也是这个月亮而生出悱恻。云则说变就变,如刚想到的事情,转瞬就忘了。天空中留不下有重量的东西,云是片带湿气的空濛,无一刻不消散生长,变成其他的云、被其他的云变成,像身体、记忆、知识,我们以为构成为“我”的,也是瞬忽来去的。我这些年逐渐懂得自私是权利也是好事,但也越来越不明白“自己”算是什么了。

我是站在个离家不远的体育场上。晚饭后,附近的人都到体育场上,围着跑道逆时针走,有倒着走的,有边走边挥舞着胳膊拍打前胸的,也有跑的。我总想起《我和地坛》里写的那个在地坛里长跑的人,有腿的人借长跑给自己挣一些东西,路过轮椅里的人,聊两句,难免不怀恶意地想到“我还有腿呢”,而没有腿的人,把他和园中草木都收在眼里笔下。太阳雨前就不见了,如今过了日落的时间,却写回忆录似的窜出来,照得天际由蓝而紫,夹杂着奇诡的红色。自然界可以随心所欲的用色,因为它就是尺度。人设色和写作,被视作俗艳、拘泥、滞郁、纤巧的,应该是偏离了这个尺度。有人把自我看得很重,作出世间没有的颜色和事物,极惊险动人,其内心有另一种自然——我逐渐不相信“突破”之类的概念了——这天才和勇敢我都没有,就试图能把自己看得虚一些,放外面的世界进来。

云形又变,压得很低,细而长,整齐地排起来,远处高高地翘进黑夜。古人觉得天上有人居住,乘着云来去,又觉得总有希望能上去,只需要吃掉些石英和硫磺,很有道理。永恒的题材即是说滥了的题材。诗歌神圣,它翻来覆去地表达大同小异的情感,我们一代代因孤独而读诗,因诗歌中的孤独而感到不孤独,这是从生到生的过程。天空是一种莫名的真相,有人去思考它,有人去感知它。

最近常听人念张枣的一句诗,原来是周云蓬把它放进了歌里。那首诗时常印在他诗集的封面上,“不如看她骑马归来”。诗人写久了,有些词就属于他了,比如镜子、国王、“在我最孤独的时候 我总是凝望云天”。

人难免要表达,只能写恶劣诗歌的诗人,哪怕因此得到了鲁迅文学奖,也是可宽恕的。如同我写了这么篇日记。原谅他们吧,原谅我吧。

  评论这张
 
阅读(395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