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良心之旅   

2015-06-13 10:15:54|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客时,如果见到墙上悬挂着条幅,那就是主人的自我评价。志为什么非要明,八成是因为办不成。我挺想挂一副“我已不问世事——余秋雨”,这句话里有提上裤子而去的诗意,还能暗示我并不好惹。有信号的地方,世事总要到人面前来。一位警察殉职,妻子悲伤绝望之下也坠落而死,突然见到这样的惨祸,自然是错愕,相关者要检讨执勤和善后的缺陷,但新浪微博上的许多转发是“夫死国,妻死节,警嫂走好!”,几乎要喊“死得好”了,有这样的壮怀,“正在进行的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焉有不胜利之理,他们该把这六个字喜滋滋地挂在自家墙上,作为美好预祝。

 

昂山素季女士从屏蔽的敏感词中走出来,到北京去办外交,可叹“古往今来共一时,人生万事无不有”。她在监禁时,被称做“缅甸的良心”,不知道是从缅甸还是从外界叫起来的,我老觉得这称号并不美好,良心该存在于缅甸人的心里,“外挂”到个弱女子身上,又把她关起来,缅甸人都在做什么呢?我妄生臆测,凡罪孽灾难深重时,最盛产悲凉微弱的民族良心,有几颗良心在,万民得以于刀俎间沉沉睡去,夜起时拱肩缩背,踮起脚尖,借着良心的光去便溺,打几个寒颤。晚明的良心,文有刘宗周,武有史可法——本来还想说袁崇焕,但被百姓不小心给吃掉了,那时的国,不只是灾难,主要是恐惧,恐惧的人民,即便不饿也要吃人——结局是本周流行的一句网络语文“然并卵”(十年之后,中文可能要被替换一遍了)。其后又有吕留良,按常理,帝王会容许吕留良这等人作出口和点缀,但其遗骸和后代偏遇到雍正那么个精神有问题的皇帝,实在不走运。当时的百姓,不光“死国死节”地暗暗称扬,还编了甘凤池吕四娘的故事,这要算良心在被吃掉之外的体面归宿了。

“道德不废,安取仁义”,何为道德,何为仁义,说不得。“道德”是自社会大体组织起来就丧失了的东西,不说也罢,说了也伤心。仁义呢,不说也罢,说了就算你别有用心。真相乃至有关部门的内部规定,都是匿为物而愚不识的,偏偏榜样倒一大堆,各个龄组都有,各行各业都有。从小到大,你从邻居家的小孩学起,学上山抢救国家财产被活活烧死的榜样,学勇斗歹徒身中若干刀的榜样,学身染重病上班到最后一天的榜样,学得惶惶不可终日。后来看电视,见当初号召你学习的原来也和央视女主持人通奸,难免困惑:去你们妈的吧,老子不学了。骂完了又后怕。

前几天看到某“知名媒体人”的一句话,“中国今天的青年知识良心,一半存在于律师界,一半存在于传媒界”,没有读原文,不知道是在什么样的语言环境下说出来的,不管是什么语言环境,这论断我都不敢赞成。我自己是盼望人们都能把良心如隐私般揣起来,只衡量自己的言行,不掏出来把玩展示的。比如广告,拿不出可靠的安全证据,就赌咒自己是良心企业,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个寡妇嫂子,万万干不出蒙牛那些事儿来。这位媒体人上来自己先掰了一半去,指名剩了的一半给律师,让其他青年知识丧尽天良地干看着,忍不住怀疑他想干什么,只是想开个淘宝店倒没事儿,欲号召大家行动起来点儿什么可就危险了。良心是好买卖,这谁都知道。也是最不可指望的事情,这上过几次当也会知道。前几天有位青年在微信里卖藏书,许多人下单去买,买来发现是批发来的打折书,惹了场好玩的小纠纷。按说,涉及金额至少七十几万,从刑法的角度考虑,这位青年应该严肃一点。但我旁观他的态度,起初在谈情怀,事败后愤慨于人们的不原谅,正经话没说几句,又有数家媒体帮腔说他不是故意的。这位青年也是位媒体人,大概从业以来就摸惯了良心,不懂得根据结果考量的江湖规矩,不善于从情理上处理麻烦。这且不论,他已经删除了一切公众账号,驾波音西游去美国攻读大学,钱据称都返还了,那些打折书也不必退。值得感慨的是买书的读者,青年卖书时,说是从自己的一千七百多本藏书里随机发放,这居然是其中的最大卖点。买衣服至少也会问问是什么尺码,何况阅读方向复杂得多,这么买书,上当也是迟早。

照例说,不擅长的东西应该交给别人代理,但权利和良心,不管别人怎么说,是应该自己珍重的。人在商家眼里,不外是一些需求,在政权眼里,不外是一些权利,没了权利,连个人都不算了,只是个“钉子户”或“老上访”而已。我看许多人痛骂连岳反对“最严禁烟法令”,特地找来读了读。他说的话,我不能说同不同意,只能说我觉得我明白他的意思。租了房,交了税,开了家小店,风雨可以进,二手烟或许可以进或许不可以进(这要经营者决定,顾客以脚投票),行政命令本不该说进就进的,即便民众皆支持,但房租到底还是自己掏的。我只是奇怪作家连岳不谈情感问题而在冷静地探讨经济和炒股,果然微信已千年。相反又相符的例子还有之前的陈升,他不喜欢服贸,把大陆网民气得抄起脏话和民族大义就上,陈升是个以情感体验为驱动的歌手,又是台湾人,我实在不觉得他反对服贸有什么好奇怪和指责,尽管服贸或许助益台湾经济与民生,这又和他何干,他喜欢卡拉岗,喜欢游历,喜欢与女弟子几十年如一日地保持暧昧传闻,又与我何干。

  评论这张
 
阅读(561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