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嫉妒   

2016-01-27 16:22:05|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青春期以后,最早的爱情读物,可能影响对两性关系的预期,少不读《水浒》,没准有这个考虑。我看过的第一篇爱情小说是萨瓦托的《地道》,遂认为情爱里第二可靠的能量是嫉妒,虽说,那并不是本爱情小说,就像前几年美国女孩爱看的《暮光之城》,不仅不是爱情,且不是人类间的。嫉妒一作伸展运动,凡未知均可疑,开房登记、信息记录、摄像头,有迹可查,此时,只剩下嫉妒,嫉妒有耐力。嫉妒就是“凭什么不带我”。未有社会和私产时,起码祭祀仪式上要带上阖族适龄男女,事关粮食安全,巫师渐渐职业化,就不带了,性活动率先有了门槛。观察男女比例数据,青年男性比女性多,城市里着急的却总是女方(有个听说一还剩个弟弟,忙不迭要了微信,把自己的所有条件发过去,先问“结婚么”,再说自己姓什么),估计乡村光棍问题很严重。

“共产共妻”的预期,很有道理:连私产都没有,结婚干什么?难怪延安以外的人信,待到全国都变成延安,原来没有私产的婚姻是这样的啊。今天谈论的婚姻,回归到财产关系,尤其是继承关系,离婚登记所走廊里贴着漫画,提示来者别为了节省2%的房产税(此即劫道的所谓“麻利掏钱,别叫我们费事”),便宜了“小三”,说的也是钱。“开放婚姻”是中产者的术语,这种婚内关系从来都有,就是不知道怎么称呼。中产的意义,在于贡献没有艺术色彩的体面。这件事是很久以前别人讲给我的,写到这儿,八卦泛滥,干脆扩成个无对白侧写:

 

浴室门玻璃透出来的碎光,照到房间那头,马路上晃动的灯,照着这头,暗影里坐着他,一个喘息的红点。

室内陈设贴切的恭维是“有质感”。他坐红木圈椅,仿明式,不,搭无印良品的橡木桌子,得体,称他。连角度也动过心思,采访者在日落,能捉到挺直的鼻梁、额头上的光滑沉思,就和网上搜他名字冒出来的照片一样。架上的书,放大图片细看,品味和版本皆无可挑剔,他在某篇专栏里写:传统出版和报刊业必将消亡,他早已用KINDLE了,风趣地劝告读者们,趁早挥别纸质读物的“情调”,非要在地铁里捧一本读的话,不要穿大红的裙子。他看了几页卡佛的小说,作者穿着皮夹克,像个工人,伟大而不幸的雷蒙德,他几乎没有烟瘾,大酒半酣,或这时候,点上一颗,看妩媚的绕着自己转。头一次听“贤者时间”这词,是在饭桌上,年轻的男女都嗤笑,他愣了一下就明白了。和妻子那场谈话,当时看理性,现在后悔,刚才的姿势近乎逢迎求和浴室里哗啦哗啦的水声。理性的成年人,把虚假弄得明白些,并没那个红点陡地一亮。

女孩儿头像一直也没留下评论,她说的话,即使是匿名的,也看得出。他写了封邮件,留下个号码,是离她上学城市几百公里朋友,说已嘱咐代为照顾她。这种关系里,他笨拙得像穿过整个冰原之后仍一无所获的企鹅。不免笑自己:如果和他们一样,不放过个女人的邀约呢,应承了所有的报酬软文呢,也去开个淘宝店呢,他毕竟是个书生。

在他们看这种事不值一提,还要讥笑他:那些女人也讨论他们,干脆建一个小组,坐飞机过来睡一觉之后,是要给他们打分、点评的。他们也惯于用浪荡口吻讨论这些女人。很少插言,眉毛皱起来,眼里含着笑。谁是猎物谁在捕猎“要拿出交换的敬畏,要拿出对自由的尊敬”,一位“奥派”说,刚一转身离席,就有人讥笑圈子里尽人皆知那是个早泄,拿什么交换

有些局子在高耸入雾霾的四合院,张结了水晶灯的玻璃大厅贵人拿名人来凑趣,脚下平躺着的巨型城市,这蜘蛛网一样发散出去的条条公路,深入国土腹地,尽头是叵测的境外势力,贵人胸有成竹地踞于中央,面对面时也没有网上的义愤,只觉得虚幻和无聊。有的乱哄哄,年轻面孔朝向他,清一清嗓子,包房里就静下来。好像妖精好像女大学生好像女演员、女诗人,男人的眼和手已经在游动,谁是猎物?谁在捕猎?他记得第一次见到女孩,说不上美,只看一眼,觉得好像哪里没看清,忍不住。那天女孩的眼睛,清凉婉转,于四溢的话语、杯盘、闪光灯、又甜又黏的空气里,冷枪一样过来

他花半年时间写过本书,专论婚姻,主要是搜集材料,辛辣俏皮地串起来,结论是婚姻其实已经灭亡,这是事实。又在微博上开了问答专栏,解答婚恋问题,答复惹恼了许多旧伦常,收到不菲打赏,让他赞叹新媒体的力量。和妻子的那场谈话,用的是现成观点其实早就谈起过如何处理这种事情。这是他尊重妻子的方式。除了对主题滑稽有点儿忽视:他在要求妻子同意他去和个陌生女孩儿睡一觉。

类为了传递基因,天性倾向于更多的性对象,年轻健康的躯体,利于繁衍,审美上说,新鲜事物横陈眼前,暗示自己年轻旺盛,只要不照镜子。现在回想,谈话说不上顺利,甚至也不算是场谈话,妻子只是看着她。他尴尬地闭上眼,他们那天没怎么对视,他个一心巴望玩具胖小子,沉浸对那具年轻躯体的妄想,那副女孩对着浴室镜子拍的照片。去吧最后说,打了个哈欠去吧

谁在捕猎。谁是猎物。他掂量过,即使女孩到处散布,也不能隐瞒这个知行合一的情节:他事先取得了妻子同意。叫任何不愚昧的人看,这都足够私人,足够坦白,足够体面。

那件蠢事直接影响到了趣味,女孩小他十来岁,可年轻的骄傲已经使他感激涕零,十几年来,他和妻子以不同的速度衰老下来,他一周去两次健身房,夜跑,对身材有自信。那天的镜子里,仿佛有妻子的窥视,“象镜中映像一样没有分量,永远消失不复回归”。

烟头最后红了一下,碾进了烟灰缸。水还在响,她为什么洗了一次澡?他慢慢站起来,侧着身子向浴室走去。朝里听了听。她的手机没放在茶几上。可怜的雷蒙德啊,他犹豫了一下,从洗衣篮里拣出女人内裤,就着光,里外查看了起来。


且把他留在尴尬的场景里吧,你看,这世界多好玩——只要没升格为刑事案件,都是喜剧,是喜剧就不应该强调理性。小孩子游戏追逐,拍到肩膀,角色就换过来,“该你了”,无关强弱。或者说,只要一方失去信心,隐约感到嫉妒,就处在弱势。当真摊牌,八成会陷进来(据说,比丘只要发一声说欲还俗,就可以下山去成亲,成亲后依然可念经,邻居看他是花和尚,而他此时是居士,忽一日,居士说欲出家,接转上组织关系,又成为比丘,一辈子可以这么折腾七次,连去带来,基本够用了——如果是真的,挺好。“掏生”为人,有机会修道,不先到红尘里来试验试验怎么成。民间恨法海,因为他自己没有还不许别人,也恨海和尚,因为他空手套白狼。负担一次,甚至体会体会嫉妒,好祛三毒)。隐瞒算尊重,还是坦白算尊重呢,换言之,隐瞒礼貌还是坦白礼貌呢?听人说过:被老婆抓到,就认了——他自知没什么好辩白,又不打算放弃“没抓到”的刺激,本来就是自己高兴的事儿,于是始终顾及自己高兴。我不是娘家人,也就没挑出他有什么错。然而,从“世间法”说,顶多到不闻不问,不能再继续了,否则连他都觉得没意思。

有个同学大学没上完就出国了,思念家乡,就找了个留学生女友,学期没完就平淡地分了手,他觉得歉意,因为女方之前没有性经验,我说你和外国人说这套人家都不懂你在说什么,再说,你操心的事儿,恐怕本人都不介意。现在才醒悟:他就是带着这可爱的体贴和愧疚,一直在女人堆里打转的,把内心调匀了,把玩之,听从之,分享之。我在圈外高声冷嘲,向来没轮到什么,别人都有“不带我”的嫉妒和钱孙李的不甘,我竟愚蠢的自鸣得意,不免像被扇了个嘴巴,悻悻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3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