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恋物   

2016-01-30 22:59:09|  分类: 将毋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素:所受教育越高,文字世界和感官世界距离也就越大,……你再也没有希望做一个诗人

 

看过部日本纪录视频,想起来就有点儿惶恐。工程师们拍下剑士的动作,输入程控机器臂,机器便能立即挥剑斩断空中的橘子。恐怕,我们以为混沌不可解的修为,皆能换算成数位。日本人找到了容忍剑道和机器手臂共存的情绪,片子拍得镇定,似乎是:不着急,机器还不会审美呢。

 

剑术是反复磨练后所演出的哲学,持剑的人,身体心意合一,化作一击下的锋芒。不像刺客只求结果,剑客要印证,求面对面、一对一、互怀敬意的决斗。决胜负即决生死时,技艺,血勇,生命的局促,均绷到最紧。剑尖染过意志和性命,摆在柜子里看,仍传奇有灵。有了火器,剑客就忽然消失了,现在,连(除少数疯子)女人都懒得下毒,拉开化妆包就掏出把小手枪来。

琴也动人,低音维奥拉琴之后,大提琴获得了三百年的独奏。琴各自有命,最显赫的一把出身斯特拉迪瓦里,遇上大卫朵夫,便以其名行。天才的少女杜普雷矫健天鹅一样飞临,只电光石火地闪耀了十年,就在病榻上将它转予马友友,说这琴实在难以把握。历经几辈伟大乐手,琴的声音会逐渐打开、伸展变化,有了留声设备,世间得以追踪它的声音。世人表达事物的尊贵,只好炒个价钱出来。陈丹青在视频节目里讲他的本行,反复提及一张梵高未完习作,那是个海边的小小身影,连脸都没有,因为实在画不下去,我们外行看,莫名其妙,他一见觉得惊心动魄。刘小东看到这小画片,连说,“操,画得真他妈好啊”。梵高获得定价前,只有同行高手懂他——更多的是踩在时间楼梯上的后世同行。琴的命运好一些,有贵人襄助,马友友获得收藏家的成全,携带着大卫朵夫的响声巡回世界,让我们随便就能听到。

计算机发动起来,碾过了无数路标。“深蓝”战胜国际象棋大师时,新闻说还有围棋,安慰说围棋的运算难度极大,不易攻克,俨然人类智力的最后碉堡。这次,围棋高手输给了程序,双方表现都近乎职业水准,更可怕的是,不说的话,看不出谁是机器。这或是人脑对机器的最后一眼平视,战败国手只是时日问题了。又看一条财经新闻,说已经有基金公司使用无人操盘,买卖全由系统决定(咱们贵国再没卵子找茄子地指责“恶意做空”,要睁眼看看长城外是不是活人了)。

职业生涯是围棋水准的鸿沟,不是挟智力就能逾越。机器能复制的消息传来,会勾起细腻的感伤,但仍不妨碍爱好者的观棋体验,欣赏人类的行为,是欣赏局限。若说不安,还是有一点的:人除了智力,还有情感、信念可供自以为是,假如机器看得上,是不是也会被技术再现呢?

我们不知道整个机器或整个动物在死亡之后是完全消灭,或是换上另一种形式。……我们连自己的来源都不知道,又怎能知道我们的命运呢,让我们安于这个不可克服的无知吧。这是我们的幸福所依托。”(《人是机器》)拉·梅特里与斯特拉迪瓦里同时,那时提琴的设计正定型为经典,蒸汽机正在测试,假如见到计算机,他要说机器是人。拆开机器看,不过是一堆电器元件,如同人体不过是血肉,你自信有灵魂,凭什么就说机器没有,你下棋又没下过它?他在扉页所引的伏尔泰的诗句,“精神与官能同生同长,同样枯萎,一样要死亡”,近乎我理解(恐怕是误解)的轮回:意识不过是因缘际会,生命终止,只留下些因果被回收,念头是无所谓的,也是留不住的。若说没有灵魂,差不多正是如此,若强说有,也罢。我常想,活一次的意义,比如早起出门看到太阳,它比我大好多、久远好多,我竟然能面对面看到它。即便我的存在不过是投射,即便太阳也不过是投射,也不要紧,有乐趣在。

  评论这张
 
阅读(384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