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我恨上海   

2016-07-18 12:13:19|  分类: 姑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漫画像唐诗一样热闹,影视业径须沽取,这才是“集体智慧”——我们习惯中的集体智慧,是摘帽去尖。差不多每部漫画电影里,纽约都得毁灭一遍,漫画家和超级英雄都流连于这城市,比世界大——世界用距离拉开记忆,而在这里,两个街区里的不同生活,会使印象重叠拼接。比自己的梦想也大,千万人各有梦想,都极其生动。恐怖分子也爱这里,按照萨义德的说法,应该称作暴力分子,此外,萨义德也死在纽约。这城市代理着现代,赶不上它,就丧失了很多资格,砸去它的尖塔,也是摘帽去尖。暴力有诗意的话,莫过于此。我看过本小薄册子,访谈对象是哈贝马斯和德里达,访谈的局限在于提问者的问题多是设问,提问者认为毋庸置疑,“恐怖时代”到来了,似乎挑了个好时段寻求背书,尽管哈贝马斯强调这件事和法国大革命还不能进行意义上的比较,不过,从昨天的纽约写到今天的巴黎,方便的写法,确实总从那件事写起。法国似乎也没有如他所愿,“提供危机中的典范”。

电影投入越大,收益目的越明确,镜头语言也就越单纯,不能拍超级人对打时的无关死伤和血腥场面,如果拍了,一定影响票房。喜欢大城市的,都拥护人与现代这两个概念,投票给人应该凑在一起过活,通过相互行方便和取悦来谋生,也该相互攀比处境,交换念头,尽可能地满足欲求。异乡人说在北上广深的理由,众口一词是“机会多”,可惜没碰见一个直接回答“更容易满足欲望”的。我起初看伍迪艾伦的电影不知道好在哪里,后来想想他可能注意力不全在人物故事,他还拍城市和器物。有部电影叫《赛末点》,乍看实在平庸,只够一集电视剧,又一想,伦敦城、家具摆设、上流生活的细部,凑起来另一半。伍迪艾伦片子的伦敦、罗马,也许只是纽约的投影,他不只是爱纽约,据说他即纽约,起码是犹太人眼里的。

周末还看了部老片子,叫《天国王朝》,讲十字军和萨拉丁争夺耶路撒冷,拍得有点儿笨,男主角很好看,就是和贾斯汀.比伯争风吃醋的那个。萨拉丁攻取圣地之后,耸耸肩说“耶路撒冷什么也不是”,是片子里的头等聪明人。今天的相同信仰者,如果认作他的后代的话,只好说是极其不肖,一点儿出息都没有,只能懦弱地选择暗杀和针对平民的袭击。三年前,国内媒体报道推倒萨达姆像的巴格达男人后悔了,感觉美国人欺骗了他们,这个男人是个举重冠军。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说有一个台湾女媒体人,叫“胡同台妹”的,死于抑郁症。表达得很委婉,省略了一系列动作。这个ID我有印象,网易微博没有倒闭以前,经常看到转发自她的消息。新闻附带她的绝笔截图,提到她对大陆感到恐惧和绝望,她没有经受过暴力训练,所以按照我们的标准,“太脆弱”、“太有局限性”。因为时候不好,正在犯民族主义癫痫,新闻下的网民评论的大意是“活该”、“台独分子就该死”。另一位自媒体从业女士,据说是我给她起外号叫“微信巨匠”的,则从这种恐惧绝望里窥见商机,写了篇爱国文章,又从点赞和广告中赚了一笔。虽然没有收益,我不妨也表个态,我爱不爱国呢?我爱的,是被她这些人毁坏的,其中之一,过去叫廉耻,另一个,过去叫宽厚。

香港也被市民宠爱、屡屡拍成影片,最近那次混乱,正好当晚投宿在那条街上,那件事被定义为暴乱,我觉得是一种慌乱情绪,发乎情,但并没有真的失控。而且是始自一个路边食档,香港人还是拥抱着自己的生活。我理解,也因为面山背海,无处可逃,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总要定期抒发惊惧。最近看的第三部片子叫《树大招风》,片中有三处细节,一是香港走私贩向大陆的工商局科长、公安局局长行贿,用个瓷瓶做媒介,有瓶子在,就有的可谈,这是老广的礼貌,最粗俗的交易也要有个信物才好。二是片子拍的是1996年,但出现了中国梦的口号,是故意的。三是港产贼王的愤怒,是因为被香港警察认作大陆人。二十年后,他们还是如此恐惧,或者更加恐惧。

我原本以为中国的大城市粗看也似乎很现代,不该在情绪上和恐怖分子离得这么近,看来还是乐观了。四座巨型城市,我只觉得广州不坏。就说地铁吧,别处的地铁都煞有介事地摆放安检机器,广州只随意放两个年轻人拿着手持安检仪敷衍一下,这是和官僚相处日久之后“不和糊涂人讲话”的智慧。广州的节奏也很好,忙中有闲,闲时不慌张。只有一次从海心沙地铁站像土拨鼠一样钻出来,看见周围明晃晃的地标,分辨不出任何一座建筑的用处:很大的地下商业,细花瓶一样的塔,半圈对着空虚的看台。

看这个题目,好像是我预备打开地图炮来诋毁上海:其实,自打它使周立波成名,任何诋毁都多余了,这题目不过是个代指。这二十年,我一直幼稚而造作地回避上海,有几次绕不开,要在此中转,就吃喝拉撒在车站机场,不敢向外张望,像晕船的出海者,默念着交通枢纽算不上城市的一部分。前几天看一则微博,是个美籍人士——看写微博的语言是经过暴力训练的,和胡同台妹不同,应该是大陆出去的崭新美籍。说他在上海机场被几个警察拦住,要求他作证刚刚乘坐的是黑车,他不配合,这些警察就一直在阻挠他登机,他害怕地给公司律师打电话,确认自己可以不合作,但是警察仍然围住他们一家恫吓,吓得孩子哇哇大哭,当然并没有动手,一是大庭广众,二是,或许是因为杨佳吧?我唯一那次在上海,感受到的也是类似的无话可说,我只记得最后一个中午,我在外滩街头,感觉狭窄街道上空的高楼都要倒塌下来,突然怒不可遏,要把一个拒绝我的问路的上海男人扑倒在地,我那天就是个恐怖分子。

  评论这张
 
阅读(195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