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莱夫

现在,这里

 
 
 

日志

 
 
关于我

【阿莱夫】是一篇伟大故事的标题,于是任何事物都可能是阿莱夫。也叫贾行家。对转载没有态度,各自自己看着办。

网易考拉推荐

聊生笔记 94   

2016-08-05 17:33:49|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路对过有了一个挺新的公园,垒起土丘,挖了片池塘,草木是四五年前种上的,到今年夏天,轮廓和颜色好了起来,能够算得上风景了。池塘里的水依雨势起伏,今年雨大,有人在上面划船。池塘两头是条时而地上时而地下的河沟,应该通往松花江,因为去年塘里有江里的野鱼。鱼都不到半寸,背上有道白鳞,大群地极快游动时,像水下的一团暗火,像反复在写一撇一捺。鱼习惯投喂以后,聚得很快,习性也有点儿像公园的鱼了,就有人拿网去捞。捞上来看,形状像江鲫,背鳍很高,鳍上带菱形花纹,这么小的鱼,一点儿用处都没有,但是不光是孩子,成年人也有去捞的。管理员来管,回嘴说鱼是顺着江水来的,又不是你们养的,就为了这么件事吵了起来(东北人吵架,我的印象,是必要性不强,讲理少而抒情多,口才不佳时,只得硬着头皮动手)。常来池塘边坐着的老头劝解,你们这水放得太浅,不到一米深,过俩月全冻上了,鱼也活不了,叫人捞两条捞两条吧;又说那个:连酱都炸不了,你捞它干嘛,到家过一宿就死了,还不如倒回去看它游。双方也觉得没劲,就拾级散了。

入冬以后,池塘冻成冰面,树变为黑色枝干,雪后,线条简要模糊,和水墨画出来的差不多。周末,很多人把车停在路边,带孩子进公园打爬犁,顺着土丘滑向池塘的冰面,我想那人说得没错,池塘里的鱼活不了。

今年暖得很早。池塘要到开始下雨时才有水,裂土上铺着垃圾和干鱼,它们在塘里游了数月,还是不到半寸。越向塘心,死鱼越多,最深的(也就是深不到半米)地方有一洼积水,这里呈扇形地堆了密密匝匝的一层死鱼,个头比池塘边上的要大,除了小鱼,还有鱼缸里养的长尾红鲫雨,居然有两条半尺多长的,不知道也是被放生的,还是生有异秉,在池塘里长大的。看来,天冷后,鱼群逐渐向水深的地方逃,强者在前,弱者死于路上,直到几日以后,结束在这块地方。

今年池塘里蛤蟆多,鱼少,和去年那些没有关系。

近来,常想到几个月前那一小洼水坑里的情景。人看花鸟鱼虫,都差不多,对动物产生细腻的代入情感,可能起码要同纲同目吧,让我耿耿于怀的,应该是目睹这场微小灭绝后的空虚。


我见过一位研究老虎的动物学者,她的心得是:常年在野外观测老虎,对科学有点儿怀疑,变唯心了,意思和威廉.布莱克咏叹的差不多:背后必有神力和天目。东北虎园的主管者闹心不已的是,死虎的尸骨无法处理,销毁无凭,只能冻成没有行市的干尸,历史经验:这类事“灵活”不得,一灵活,麻烦就跟着来了,这本是法律的用场,纵然不健全,也有不健全的用法。动物园的老虎吃人,事实清楚,该上场的也是法律。姜昆掉到老虎山下时,想到自己的谥号不过是“一青工游园不慎”,这种事,场面惊人,意义和每天都发生的闯红灯被汽车撞一样,没什么更多好说,而且,说给谁听?不该下车,用说么?其他的,说给老虎听,还是说给被吃的人听呢?看网上的评论,都是长期苦于别人的不守规矩,借此来个抒情合唱,至于抒的是什么情,恐怕未必都清楚。

见老虎吃人而内省,我不是非常遵守交通规则,比那个女人走运点儿而已,看到视频之后,以怕为主。至于恨不得让老虎把某些人都吃了的愿,不敢许,私心是:我也不怎么样。

第三天,有个人问我知不知道这事儿,我说看了视频,她说我这儿还有照片呢,那个女的和她妈被老虎咬了之后的脸诶呀妈也可惨了你要不要看我微信上有你等一下我找出来给你看,我慌忙截住,哀求说不看不看,她根本没有听我意见的意思,低头舞动着右手食指说你别急啊我慢慢给你找,我知道她一旦从朋友圈里寻获,会立刻塞到我面前来,于是起身便走,听她在背后嘀咕:“诶,咋删了呢?昨天还有呢……”拍这种照片传到网上(我猜很可能是假的,但也来自于其他惨祸)的人,不知道归于哪种病态——据说我这种观点叫“圣母病”(还有叫婊的,这字不敢领,有买主赏识才配叫婊),但“分享”色情影像的我理解,毕竟活色生香,传播如此令人不适的东西吓别人一跳,应该不算精神正常。我小学四年级时被《新闻联播》这么吓过一回,那时候没见过什么、记忆又极好,好几宿睡不着觉,闭上眼就是那几个镜头,觉得人人都疯了,纳闷为什么要这么吓唬我,我他妈不是祖国的花朵么?之后就是在本时尚杂志上看到萨达姆俩儿子的尸体特写,暗笑都不过如此而已。


《失乐园》背面印了一句雪莱的话:“弥尔顿巍然独立,照耀着不配被他照耀的一代。”这话比里面的诗还常被引用,诗人夸人,是为了骂更多的人。那时候胡思乱想,猜弥尔顿依仗信仰和修行,究竟算不算自家本事。还在书页里夹的纸上胡写乱画:既然人世虚幻,应有个更高去处,这更高去处是不是也是虚幻的,而另有去处?又说魔王未尝不是更高明的怀疑者。拿抬杠冒充思考。

前几天有个宁夏某县清真食堂的新闻一闪而过。我本来吃牛羊肉就比猪肉多,更不常吃狗肉,只有别人仗着自己精神不正常禁止我吃时,才不高兴起来,变得特别想要吃一吃,跑去精选了一扇猪耳朵、一根酱口条。

接着前一篇日记说,最近时事里,最使人紧张的就是动辄袭击,那些袭击或者说成功地触动了宗教神经,或者用我们的语法“提振了宗教信念”,但也是绝望的宣战,像是要从注定的失败中获得些什么,究竟是要获得些什么呢?近看《老残游记》——感慨和少年时不同,奇怪当初会对《序》和开篇那个焦虑的中国梦毫无印象,再有就是作者是维新刚健的人物,连福尔摩斯也知道,但读起来,仍是隔着至少一层世道和年代,倒不是因为兴致勃勃地细写替妓女赎身。而同时读的几本欧美人的书,有些比刘鹗成书还早,倒觉得是近代之人,这就是所谓的“不读中国书”的热切所在:是希望后代能进步得快一些——里面也挖苦到贵教的殉教说辞,新闻报道说,不负少年头的人体炸弹,其实并没有读过《古兰经》,所以,连说辞都可以免了。

这几天出来进去,看居委会贴在告示栏里给少数民族发牛羊肉补贴的通知,难免有点儿心慌眼馋。这种“驾驭”手段,是智慧还是推诿呢。据说中国可以在如今这新的国际乱局中收获利益,但和我无关,我想的只有牛肉。所幸经人绍介,找到家回民开的牛羊肉铺,哈尔滨的回民很好,看不出什么来,牛羊肉也便宜而齐整,还代卖包子,就权当也领到补贴了罢。

  评论这张
 
阅读(257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